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先礼后兵(一)
    从石邑(今之鹿泉县)通往下曲阳的大道上,一支规模多达近十万的大军正在浩浩荡荡地前行着,铁甲铮铮间,煞气冲天,中军处,十数名将领簇拥着一名络腮胡大将,此人正是河东郡太守郭援。

    “命令各部加快行军速度,务必在天黑前赶到栾城县!”

    大军的行进速度其实已然不慢了,可郭援却显然还是不甚满意,挥手间便已声线阴冷地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中军处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间,大军的行军速度陡然便更快了三分,多达八万余的步兵皆已是一路小跑着在向前冲了。

    “报,禀使君大人,幽州公孙明又着人前来送信了。”

    就在大军刚刚开始加速没多久,一骑报马突然从东北方向疾驰而来,直抵中军处,一见到郭援的面,赶忙便是一个滚鞍下了马背,单膝一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哼,去,将信取了来,人么,本将就不见了。”

    郭援,钟繇之外甥,年三十有五,乃是并州刺史高干帐下第一勇将,向来执掌并州兵权,为人刚愎好胜,对公孙明这等后起之秀素来不放在眼中,加之这都已是第三回接到公孙明派人送来的劝诫信了,郭援早已是厌烦到了极点,竟是连来使都懒得再去见上一见了的。

    郭援既是有令,前来禀事的报马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很快便应诺而去,不多会便已将一封书信送到了郭援的手中,待得看过了信,见其中又是老一套的申明,郭援根本连理都难得理会,三两下便将信撕成了碎片,不屑地便随手一丢,碎纸当即便就此顺风飘散了开去。

    “东翁,那公孙明于信上可都又说了甚了?”

    郭援这等做派一出,其首席谋士祝奥可就有些忍不住了,紧着便从旁试探了一句道。

    “还能有甚,那小儿又在大放厥词,说甚刘数已归降了幽州,着某速速退兵,嘿,狂悖小儿,无礼至极,理他作甚,哼,若不是大将军有严令,某倒想会会这个自以为是的蠢货。”

    郭援一向很傲,当然了,他也有傲的资本,一身武艺高绝不说,军略才干也自当行出色,这不,率六万大军出井陉关,打了几仗下来,不单不曾损兵折将,反倒是收降纳叛地将兵力剧增到了近十万,如今手中握有的兵力赫然已是袁家势力中最大的一股,别说公孙明了,除了袁绍之外,袁家其余人等,郭援都已不放在眼中了的。

    “东翁切不可大意啊,那公孙小儿素来用兵奇诡,自掌军以来,尚不曾有过败绩,如今又接连吞并了辽西、辽东两郡,军力虽已疲,可士气却无疑正旺,须得提防其突然挥师杀来,不若且就屯兵下曲阳,留南深泽(今之深泽县)不取,且看公孙小儿如何反应再做计较好了。”

    郭援可以自大,可祝奥身为军中首席谋士,却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只见其眉头微皱地思忖了片刻之后,这才谨慎地进谏了一番。

    “不必了,除恶当务尽,那刘数既是敢举反旗,某又岂能容其逍遥了去,自当全力取其首级以儆效尤,岂可因区区一公孙小儿而怯步不前,哼,那公孙小儿不来则已,若是真敢来,看某败之!”

    郭援固执得很,一旦认定了的事,向不肯听人劝,加之其心底里本就有着要跟公孙明见一高下之心思,又岂是祝奥所能劝得动的。

    “……”

    这一听郭援如此说法,祝奥心下里虽不免忧虑重重,却是不敢再出言进谏,也就只能是暗自叹了口气了事……

    “禀主公,薛使君回来了。”

    尽管为了迷惑并州军,公孙明自征辽东归来后,便一直不曾离开过蓟县,可他却是从来不曾放松过对袁家地盘上的战事之关注,每日里除了处置日常公务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耗费在了沙盘推演上,这不,天都已是过了午,公孙明却依旧不曾去用膳,而是手持着把各色小旗,盘坐在大幅沙盘前,皱眉苦思着,正自想得入神之际,却见凌锋疾步从屏风后头转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凑到了公孙明的身旁,低声地禀报了一句道。

    “哦?快请。”

    这一听薛逸已归来,公孙明的眉头当即便是一扬,也自无甚迟疑,紧着便吩咐了一声。

    “主公。”

    凌锋应诺而去后不多久,便见满头大汗的薛逸已是疾步行进了书房,冲着公孙明便是一礼。

    “道远辛苦了,某那位老泰山可都有甚说的么?”

    公孙明笑着虚抬了下手,示意薛逸不必多礼,而后也自无甚寒暄之言,紧着便转入了正题。

    “回主公的话,袁公坚称刘数乃是叛贼,断无可恕,又称常山之乱乃至冀州内政,不劳主公记挂云云,属下按主公之吩咐,与其据理力争,奈何袁公始终固持己见,不肯饶恕刘数,属下也不好强扛,只能就此归来,另,三公子托属下带了封信给主公。”

    薛逸虽已是右北平郡太守,可实际上右北平郡却是在公孙明的实际控制之下,他这个太守不过只是挂名的罢了,干的依旧是总揽外交事宜的本行而已,而这,也正是薛逸最为拿手的勾当,他本人对这等安排也自满意得很。

    “呵,凌锋,传令下去:砸锅行动就此开始,着各部即刻按计划展开,不得有误!”

    袁尚的信,公孙明倒是一目十行地过了一遍,可看过之后,却根本懒得理会,随手便将那封信丢进了废纸篓中,没旁的,概因那信里全都废话,至少在公孙明看来是如此,而今,箭已在弦上,公孙明又岂会因袁尚的那么些套近乎的扯淡话语而更易了初衷,至于说要好生谈谈么,一切等尘埃落定之后,有的是时间扯皮的。

    “诺!”

    公孙明的决心既下,凌锋自是不会有甚含糊,恭谨地应诺之余,匆匆便退出了书房,自去安排传令事宜不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