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冀州剧变
    建安六年五月初六,公孙明下令将被俘的公孙度、公孙康以及渔阳盐场一战中被擒的公孙恭等一并处决于襄平城外,但并未着令悬首示众,而是将其父子三人皆安葬于城郊坟场,并宣布大赦辽西、辽东,按幽州律令,两郡之赋税皆减半,实行均田令与府兵制,晋沈飞为振威将军,率一万兵马驻防辽西,晋路涛为武威将军,与振武将军赵初分别为辽东南、北镇守使,各掌一万五千边军,又任命原辽东长史王烈为辽东太守,任命原军中主薄王贺为辽西太守,原右北平太守田威调任渔阳太守,所遗之缺由原渤海郡从事薛逸接任,任命邴原、管宁为幽州正副学政,总揽州中教化事宜,并从州财政中划拨出三万贯以为兴学之用,其后每年之拨款将逐步提升。

    大胜固然是可喜之事,一下子得了两郡之地更是可贺,然则善后事宜却是繁琐得很,概因辽西、辽东皆是胡汉混杂之所在,民情远较关内要复杂了许多,好在有着十数万大军坐镇,又有着邴原带出来的大批学生可用,诸事倒是尚算顺遂,月余时间的张罗下来,辽西、辽东都已算是初定,然则公孙明却是没能喘上口大气,没旁的,官渡之战的后遗症终于爆发出来了,先是青州北海太守高汝起兵反袁,紧接着千乘郡太守程也宣布归附曹操,袁绍次子袁熙率部平叛,结果惨遭大败,坐镇齐郡的袁谭力不能支之下,不得已,只能发文向病重的袁绍求救,其后不久,就在袁绍派出审配率六万冀州军精锐赶赴青州平叛,却不料常山郡太守刘数突然宣布反袁,袁绍怒而发文并州,着郭援率六万并州军出井陉关征讨刘数,双方大战数场,刘数抵挡不住,连败数阵,紧急派人向公孙明求援,并言称愿举郡归附幽州。

    公孙明早就料到冀州必然会起大乱,道理很简单,经官渡一战后,袁绍的心腹重将基本都已死光了,精锐也基本耗尽,重要谋士诸如田丰等不是死了便是降了曹操,原本实力雄厚的冀州系早已是空虚到了极点,去岁时,若非公孙明突然插了一手,只怕那时的冀州便已是烽火处处了的,而今,袁绍病重,其二子拉帮结派,搞得冀州军政体系乌烟瘴气,再加上曹操与幽州军情局的暗中推波助澜,冀州所属的那些太守不趁机起兵才是怪事了的,而这,正是公孙明所乐见之局面,故而,一接到军情军发来的急报,公孙明第一时间便率十三万主力大军撤回到了蓟县。

    “主公,此天赐良机也,如今我侧后之乌恒、公孙度俱灭,我幽州再无后顾之忧矣,值此冀州大乱之时,正可席而卷之,一举底定河北之局势!”

    战机既现,能看得出来的自然不止公孙明一人,这不,军事会议方才刚在蓟县的城守府大堂上开始,张郃便已是头一个站了出来,朗声进言了一番。

    “主公明鉴,末将以为儁乂所言甚是,今,我幽州兵力已不在袁家之下,精锐更远胜于彼,若战,必势如破竹,并、翼、青皆可轻松荡平,末将愿请命为先锋。”

    要想立功的可不止是张郃一人,自归附了幽州军,尚未立下寸功的原辽东军大将张毅也自不甘落后,紧着便从旁抢了出来,昂然陈词了一回。

    “主公,末将也以为若战,我军必胜,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还请主公早作决断!”

    “主公,您就下令罢,末将愿为先锋!”

    “主公,末将请命出击!”

    ……

    见得张毅都站了出来,赵云、高览等军中重将也都有些个稳不住神了,齐齐出言求战个不休。

    “诸公之心意,某已尽知,然,灭袁家之时机尚未成熟,今,若是强取之,袁家必会投向曹操,如此,与我幽州实有大不利焉,故,某以为此事急不得,步调不妨放小一些,且先取了常山,再寻机入并州,今岁能得并州之地便已算是上上大吉了的,至于翼、青之地么,姑且先给袁家留着,待得袁本初故去后,再去取也就是了。”

    见得手下众将战意昂然,公孙明也自不免有些个热血沸腾了起来,然则头脑却依旧清醒着,在他看来,袁家这个隔离缓冲带还是不能丢,至少在幽州彻底巩固了改革成果前,公孙明还是不打算直接与曹操交锋,道理么,很简单,曹操可不是袁绍那等半吊子的蠢货,此獠手下猛将如云、谋士如雨,实在不是好相与的,若是没有一举灭掉曹操之把握,公孙明并不急于轻启战端,概因时间拖得越久,幽州军政革新的成果便会越发显现出来,相较于曹操的优势便会越大,胜出的可能性自然也就越高,再说了,公孙明本人还年轻,他等得起。

    “主公英明,正所谓鲸吞不如蚕食,拿下了常山与并州,袁家固然会疼彻心扉,却又不致于真生出投曹操之心思,至于其之报复么,我幽州又何惧之有,敢来,灭了便是。”

    庞统原本还担心公孙明会年轻气盛地要一举鲸吞袁家三州之地,可这一听公孙明如此说法,紧绷着的心弦立马便是一松,笑着便出言附和了一番。

    “士元说得不错,我幽州岂会惧了各方强敌,韩松,尔即刻着人去信刘数,告知其若是欲归顺我幽州,且只管率众往下曲阳方向撤退,某自会安排兵马接应,若是不愿,也不强求。”

    基调既已定了下来,公孙明也就没再多言啰唣,紧着便开始了战略之部署,头一个便点了新任主薄韩松之名。

    “诺!”

    韩松乃是邴原诸多学生里的佼佼者,文章书法皆属上乘,因此被公孙明看重,特意调来接了王贺的缺,这还是第一回参与如此紧要的军事会议,心下里自不免有些忐忑,于应答之际,声线里明显透着几丝的颤音。

    “儁乂听令:……”

    “子奂接令:……”

    ……

    公孙明并未在意韩松的紧张与忐忑,自顾自地便连下了十数道将令,一张瞄着郭援所部的大网就在这一道道的将令中悄然成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