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将计就计(三)
    “高览在此,贼子哪里逃!”

    就在公孙康一抖马缰绳,这就准备赶紧入城为安之际,一阵沉闷闷的马蹄声暴响中,高览已率两千铁骑、六千步兵高速冲了过来,其出发地赫然离城墙竟不足一里之距。

    公孙康万万没想到高览所部居然埋伏在了如此近的距离上,心下里自不免暗自懊悔自己没去北门而走了南门,当然了,这等懊丧也不过就是他自以为是罢了,实际上,无论他走哪一个门都没太大的区别——北门处埋伏着的是吕旷所部,而东门埋伏着的是吕翔所部,早在辽东军夜袭部队出城前,幽州军便已埋伏到位了,一体都是人衔枚马裹蹄,等着的便是公孙康或是齐才所部的败归。

    “不好,快关城门,关上城门!”

    心下里虽是懊丧得不行,可公孙康的反应却是丝毫不慢,一边拼命地打马向城内冲,一边声嘶力竭地便狂吼了起来。

    “突进去,抢城!”

    公孙康的命令倒是下得很及时,问题是他手下那两百余骑也都在慌乱地往城中逃,彼此拥挤之下,早将城门洞给堵得个严实,把门的士兵就算想关门,也没个施展的空间,而此时,高览已然高速冲进了乱作一团的辽东军后队中,只听其咆哮连连之下,运枪如飞,转瞬间连杀十数人,竟是以一己之力杀透了乱军,径直冲进了城中,很快,大批的幽州铁骑也已赶到,而此时,城头上的轮值将士们方才刚刚反应过来,大批的士兵在轮值校尉的喝令声中,拼命地向城下冲,试图阻挡住幽州军的进城势头,可惜不过是在做无用功罢了,随着幽州步军的赶到,南城门很快便被高览所部牢牢掌控在手中,轮值的辽东军将士不是战死便是溃逃了个精光。

    “父亲不好了,贼军大举杀进城了,快走,快走啊!”

    大败之余,公孙康根本不敢回身去战高览,领着残存的数十名亲卫狂奔着便赶回了城守府中,连见礼都顾不上,一把拉住公孙度的手,便要往万蹿了去。

    “什么?怎么回事,尔给老夫说清楚了!”

    此番一举派出了两路夜袭大军,公孙度本以为就算不能大胜,也足可重挫一下幽州军之士气了的,却万万没想到公孙康居然带来了这么个噩耗,登时便急红了眼,但见其一把甩开其子拖拽的手,气急败坏地便狂吼了一嗓子。

    “贼军早有准备,我两路夜袭大军皆已尽墨,孩儿逃回城之际,更有贼将高览早早率部潜伏在了南门处,趁着孩儿率残军进城之际,突然杀出,贼军势大难挡,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啊,父亲,快走,快走啊!”

    尽自心急如焚,可这一见自家父亲如此狂暴,公孙康也自不敢隐瞒,只能是语速奇快地将战事经过简略地解说了一番。

    “废物,尔这蠢货,来人,亲卫军即刻集结!”

    这一听是公孙康将高览所部引入了城中,公孙度当即便被气得个七窍生烟,甩手便给了公孙康一记耳光,奈何事已至此,公孙度纵使再恼火,也只能是赶紧集结亲卫军,准备逃往尚在辽东军控制之中的屈就城……

    “将军快看!”

    天已将亮,城中大营方向以及城中都已先后响起了喧天的喊杀声,而北门处却依旧是一派的死寂,率部埋伏在暗处的吕旷本都已是失望到了极点,这就打算先行率部回营了的,却不料他的命令尚未下达,就听其身旁一名亲卫惊疑不定地低呼了一声。

    “嗯?哈哈……,贼子出城了,儿郎们跟我来,杀贼啊!”

    一听此言蹊跷,吕旷赶忙循声顺着那名亲卫的手臂往城门处望了过去,入眼便见城门不知何时居然已被人从内里推开,不仅如此,吊桥也已放了下来,正有大批的辽东骑军从城门中疯狂冲出,一见及此,吕旷不由地便狂笑了起来,也自不曾有丝毫的犹豫,大吼了一声,率部便向正自蜂拥出城的辽东军冲了过去。

    “儿郎们,决死一战的时候到了,跟我来,突出去!”

    公孙度万万没想到北门外居然也有幽州军的伏兵,这一见吕旷所部狂冲而来,公孙度的眼珠子立马便泛了红,牙关一咬,竟是高呼了一声,身先士卒地便纵马狂冲了起来。

    “轰……”

    两支相向对冲的铁流很快便毫无花俏地撞在了一起,惨烈的血战也就此开始了,双方殊死一战之下,士气高昂的幽州军居然没能占到上风,反倒是被困兽犹斗的公孙度所部压着打,这并非幽州军将士不拼命,而是公孙度所部皆其亲卫军,战斗力本就远超寻常部队,加之兵力足有近万之数,并不比吕旷所部少,情急拼命之下,所爆发出来的战力自是恐怖无比,饶是吕旷都已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地冲杀不止,可战局还是不可遏制地滑向了恶化。

    “呜,呜呜,呜呜……”

    就在吕旷所部已然有些个力不能支之际,却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响不已间,吕翔已率部从东门处赶了来,这一见自家兄长有难,吕翔登时便急了,跃马横枪地便率部径直冲进了战场之中,两下里一夹击,公孙度所部立马便吃不住劲了,大批将士纷纷溃散了开去,战局陡然便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父亲,事不可为了,孩儿开路,父亲快走!”

    公孙康一直冲杀在公孙度的身旁,为其掩护住侧后方,可待得见吕翔所部冲进了战场,他立马便知己方败局已定,哪敢再战,拼命地策马冲上了前去,连出数枪,挑杀了一名正与公孙度激战不休的幽州军校尉,而后一牵公孙度的马缰绳,惶急不已地便嚷了一嗓子。

    “冲出去,杀啊!”

    听得其子这么一提醒,公孙度这才惊觉己方将士赫然已溃散了大半,心顿时便慌了,也自不敢再在混乱一片的战场上多呆,一挥手中的斩马大刀,率尚能跟在身侧的千余骑就此开始了凶狠的突围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