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席卷南线(一)
    

第二百零五章 席卷南线(一)



    “可恶,赵初老儿竟敢误我,狗贼,老夫誓要杀汝!狗贼,尔不得好死……”

    公孙度到底是地主,尽管因着坚决实施坚壁清野之故,消息渠道有些闭塞,可得知北面六城皆降的消息,也就只比公孙明略迟上了半日时间而已,当然了,相较于公孙明的兴高采烈,公孙度的反应只能用暴跳如雷这么一词来加以形容,雷霆震怒之下,文案上摆着的笔墨纸砚可就倒了大霉了,名贵无比的玉砚愣是被其砸了个粉碎,那等狂怒状一出,满堂文武皆不免为之心惊肉跳,愣是没人敢在此时出头进谏上一句的,全都噤若寒蝉般地装起了木头人。

    “报,禀主公,不好了,贼军前锋已至西门外。”

    就在公孙度大发雷霆之际,却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轮值校尉已是匆匆奔上了堂来,冲着公孙度便是一礼,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嘶……走,看看去!”

    这一听幽州军大举杀来,公孙度满腔的怒火顿时便被惊慌所取代,心悸之下,竟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也就只是仗着城府足够深,这才算是没太过失态,也自顾不得再斥骂赵初的背叛了,霍然起身之下,紧着便向堂下行了去,一见及此,众文武们自是都不敢稍有迁延,齐齐便紧跟了上去,一行人等浩浩荡荡地策马便往西城方向疾驰而去了……

    幽州军确实是到了,并不只是前军,而是十数万主力全都压过了沈水,只不过并未发动急攻,而是在离城三里开外的距离上开始了安营扎寨,至于公孙明本人则是亲率一万五千余骑兵列阵在前,以掩护己方大军的安营行动。

    “主公快看,城头上有动静了。”

    凌锋眼神极好,公孙度领着大批文武方才刚在城碟处露了面,凌锋便已瞧了个正着,紧着便提醒了公孙明一句道。

    “呵,应是公孙度老儿来观敌了阵了,李昂,尔即刻率三千弓骑前出,给公孙度老儿送去份见面礼。”

    公孙明循声望城头看了一眼,尽管因着距离过远之故,并无法瞧清城头上那群人的样貌,可从依稀可辨的服饰上便能知这群人必是公孙度以及其心腹文武无疑,公孙明的嘴角边立马便荡漾出了几丝戏谑的笑意,挥手间便已是朗声下了道将令。

    “末将遵命!”

    李昂早在一旁跃跃欲试了的,这一听公孙明有令,自不会有甚迟疑,紧着应诺之余,率三千弓骑便呼啸着冲出了本阵,急速地向城墙方向冲了过去。

    “嗯?”

    这一见幽州军骑兵大阵中突然冲出了这么一支小部队,公孙度的眉头不由地便是一皱,实在是搞不懂这么一小股骑兵能玩得出甚花活来着,实际上,并不止是公孙度一人不知所以,公孙康等紧随在侧的诸般人等也都是一脸的茫然之色。

    “全军都有了,左转,取弓,给我射!”

    李昂自然是不会去理睬公孙度等人的疑惑,他所会干的便是用行动来加以解释,这不,就在一路狂奔到了离城墙只有七十步左右的距离上时,只听李昂一声令下,三千弓骑浑然如一地开始了急转,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急速地与城墙跑了个平行。

    “嗖、嗖、嗖……”

    于疾驰间,三千弓骑几乎同时拉圆了手中的硬弓,毫不客气地便将一拨拨箭雨连绵不断地射上了城头。

    “盾刀手掩护!”

    这一见幽州弓骑放箭攻城,公孙度哪敢掉以轻心了去,紧着便断喝了一嗓子,自有大批盾刀手很快便抢到了公孙度等人的面前,飞速地组成了个盾阵,以遮挡幽州弓骑们的箭雨之洗劫。

    幽州弓骑们的射术虽是精湛无比,可在离城约莫六十余步的距离上,要想射中有着盾阵掩护的公孙度等人,显然没甚可能性,然则李昂却是根本不以为意,一轮箭雨过后,也自不曾掉头再来,而是高速绕城一周,不断地将捆扎着传单的箭雨往城中射将过去。

    “禀主公,贼子射上来的箭上皆捆了纸张,请主公过目。”

    就在公孙度还在疑惑着幽州弓骑们来上这么一手的用意何在之际,却见一名轮值校尉已是蹿到了其身后,手持着支捆扎着纸张的箭矢,恭谨万分地禀报了一句道。

    “混蛋,小儿无礼,安敢如此欺我,来人,传令下去,收缴贼军所射来之传单,有敢私下乱传者,皆杀无赦!”

    听得那名校尉如此说法,公孙度自不敢大意了去,赶忙抢过了箭矢,一把拽断捆扎纸张的细绳,将那一小卷纸摊了开来,只扫了几眼,脸色当即便黑得有若锅底一般,火冒三丈地便咆哮了起来。

    公孙度的命令倒是下得很是及时,可惜的是李昂所部射进城中的传单实在是太多了些,又是从各个方向射入的,饶是公孙度都已是下了严令了,可一时间又哪能禁绝得个彻底,这不,天都还没黑呢,幽州军劝降信的内容便已在襄平近四十万军民中传扬开去了,有关北面六城皆降的消息无疑重挫了城中军民之士气,而有关公孙度恩将仇报,暗杀了其义父公孙琙一家老少、并强纳公孙琙小妾、女儿为妾之恶行更是传得个沸沸扬扬,闻知此事者,无不暗中痛骂公孙度的寡廉鲜耻。

    面对着城中的人心浮动,公孙度彻底乱了分寸,竟是不管不顾地举起了屠刀,连夜派兵将数十名被怀疑是散布谣言者抓了起来,不经审问,就于次日在菜市口将众嫌犯全都杀了个精光,并暴尸于市,以警示城中军民,此举虽是暂时压住了城中的流言之泛滥,可对军心士气的打击无疑大到了极点,毫无疑问,两军都尚未正式交战呢,辽东军一方便已处在了绝对的下风,一旦战事稍有不利,只怕倒戈者断不在少数,从此意义来说,公孙明所送上的那份大礼可谓是惠而不贵,当然了,公孙明是送得爽了,可收了礼的公孙度却是不爽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