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兵贵神速(三)
    

第二百零二章 兵贵神速(三)



    “撤,快撤!”

    赵初倒是有着一战之勇气,奈何其手下将士却根本没这等想法,面对着狂飙而来的大批幽州铁骑,本就是乌合之众的辽东军各部呼啦啦地便全都四散逃了开去,真正肯听赵初之令集结的,也就只有玄菟城七千将士罢了,而这七千将士里还有大半因慌乱之故,不是没了武器便是少了甲胄,要想靠这么点兵马去拦阻幽州铁骑的强突,显然是没丝毫的可能性,到了此时,纵使再不甘,赵初也只能是咬牙下了撤退之令。

    “追上去,休走了那一股贼军!”

    赵初若是肯丢下手下将士独自逃命的话,在这等大乱之场合下,指不定还真能让他逃出了生天,可惜的是他舍不得手下那五千嫡系部队,结果他的部队便成了乱军中最显然的所在,自然也就成了赵云追杀的首要目标。

    “轰……”

    在平原之地上,两条腿显然是没可能跑得过四条腿的,饶是赵初所部都已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也没能逃出多远,仅仅里许的追逐而已,赵云便已一马当先地率部冲进了赵初所部的后队之中,只一个冲锋而已,赵初所部的步军便已被冲得个七零八落,大批的士兵横死当场,余者不是四散而逃,便是被吓得跪地磕头告饶不已。

    “该死,撤,不要回头,快撤!”

    听得身后响动不对,赵初赶忙回头瞄了一眼,立马便发现自家步军已是彻底崩溃了去,心不由地便是一疼,可也没辙,他根本不敢率部回身应战,只能是咆哮着率千余骑兵拼命地打马逃窜,试图一路逃回到玄菟城去。

    按理来说,赵初所部的骑兵先逃,所乘的战马又都是养精蓄锐了一夜的,比之长途跋涉而来的幽州军应是有所优势才对,一开始也确实如此,彼此追逐了一段距离之后,幽州军的大部队很快便跟不上了,可例外却终究是存在的——赵云以及其手下两百亲卫所乘的可都是接近千里马的良驹,速度之快,远不是赵初所部那些普通战马能相提并论得了的,五里的追逐下来,双方间原本的三百余步之距很快便被拉短到了不足五十步。

    “突进去,杀光贼子!”

    又是两里的追逐过后,赵云终于率部与赵初所部追成了首尾相连,到了此时,赵云自不会有甚客气可言,一摆手中的亮银枪,一马当先便杀进了乱军之中,枪过处,总有一名辽东军骑兵惨嚎着跌落马下,十数枪下来,辽东溃军彻底支撑不住了,哪敢再聚集在一块,呼啦啦地便四散而逃了开去,很快便将赵初以及其身后的百余亲卫队给暴露了出来。

    “狗贼,老子跟你拼了!”

    赵初正自埋头狂逃间,冷不丁听身后的响动不对,赶忙回头一看,入眼便见赵云正有若地狱里来的魔神一般,一枪一个地挑杀着自己的手下,赵初登时怒极,也不打算再逃了,急速地一拐马首,往斜刺里一蹿,飞快地兜转了马首,跃马横枪地便向赵云冲杀了过去。

    “找死!”

    赵云一身是胆,又岂会怕了赵初这等情急拼命,只听赵云一声大吼之下,双臂一振,手中的亮银枪便有若闪电般暴刺了出去。

    “啊哈!”

    身为坐镇北面的重将,赵初自然不是等闲之辈,往昔在与高句丽等边境诸敌交战时,也自堪称豪雄,没少于战阵上斩杀敌将,此际见得赵云快枪攻来,他自是浑不在意,同样大吼了一声,猛力便还出了一枪,势若惊鸿般便迎向了赵云的枪势。

    “铛!”

    双方都有心要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细,这一枪自是谁都不曾变招,两柄精钢打造的长枪就这么毫无花俏地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声惊天巨响,火花四溅中,赵初魁梧的身子愣是被震得向后狂仰不已,而反观赵云,不过只是身子晃动了几下而已,足可见双方的力量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杀!”

    赵初的战阵经验极其丰富,尽管身体重心已然失衡,可其脚下却是急速地一点马腹,竟是抢在赵云身形稳住前打斜刺里逃了开去,待得兜转将回来,赵初可就不敢再跟赵云硬碰了,于两马将将相交之际,但听赵初一声大吼,双臂连振间,手中的长枪瞬间便幻化出无数的枪花,虚实无定地便向赵云罩了过去,显然是起了以巧破千钧之心思。

    “来得好!”

    赵云的力量固然不小,可要说冠绝天下么,却也还谈不上,他真正强的其实是枪法,这一见赵初要跟自己斗巧,赵云的嘴角边当即便绽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也自不会跟赵初讲甚客气,一声咆哮间,双臂也自连振不已,同样幻化出了无数的枪花,不避不让地便迎上了赵初的杀招。

    “铛、铛铛……噗嗤,噗嗤!”

    赵初选择跟赵云比技巧,简直就是在鲁班门前弄大斧,双方的招式彼此一阵对碰之下,密集的撞击声响得有若雨打芭蕉一般,只是因着双方每一枪的力道都不是很大,一开始赵初倒也能勉强招架下来,可也就只是一瞬而已,他的手速已然跟不上赵云的节奏了,只听两声闷响过后,赵初的肩头以及大腿处便已各中了一枪。

    “啊……”

    尽管因着枪上所附的力道不算大,两枪都入肉不算太深,可疼痛却是做不得假,鲜血狂喷之际,赵初忍不住便惨嚎了起来,哪敢再战,慌乱间赶忙用脚尖一点马腹,试图赶紧拉开与赵云之间的距离。

    “过来罢!”

    赵初还想着故技重施,可惜这一回赵云早有防备,没等赵初策马逃开,就见赵云枪交左手,身形一长,空着的右手只一抄,便已拽住了赵初腰间的玉带,只一用力,便已将赵初拖离了马背,再用力一抖,可怜赵初当即便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头晕目眩不已,连着挣扎了几下,都没能站起身来,这都还没等他缓过一口气,就见数名幽州骑兵已是快马杀到了近前,几支长枪只一逼,便已将赵初控制住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