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强取险渎城(一)
    

第一百九十六章 强取险渎城(一)



    “报,禀将军,贼军已大举进至绕阳河边,正在抢搭浮桥。”

    建安六年四月二十日,辰时末牌,险渎城的城守府大堂上,阳仪正自与几名心腹大将商榷着城防事宜,冷不丁却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军侯已是匆匆抢上了堂来,冲着阳仪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惶急不已地禀报了一句道。

    “嘶……传令下去:多派侦骑,再探!”

    前几日阳仪派去辽西侦查的哨探才刚回报说是幽州骑军正在四散安抚辽西各地,阳仪本以为自己还能有个十数日的准备时间,可却万万没想到幽州军这么快便挥师杀了过来,当即便不由自主地倒吸了口凉气。

    “诺!”

    听得阳仪语气不善,前来禀报的游骑军侯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紧着应诺之余,匆匆便退下了堂去。

    “诸公,贼军既已大至,恶战怕是就在眼前了,还请诸公即刻各归本部,提调诸军,加快城防工事之抢建,断不可有丝毫之懈怠。”

    阳仪到底是军中老将了,胆略虽稍欠了些,可战阵经验却是不差,在这等大战即将来临之时分,他也自无心再开甚研讨会了,紧着便下了道将令,将众心腹们全都打发了开去……

    “呜,呜呜,呜呜……”

    幽州军进抵险渎城下的时间远比辽东军将士们所预计的要早得多,这不,午时方才刚过没多久,远处的地平线上便已是烟尘滚滚而起了,尽管尚看不清幽州军的真容,可光看那烟尘之规模,便可知来敌断不下十万之数,被惊动的城头岗哨们当即便狂乱地吹响了告急的号角声。

    “混蛋,贼军即便要攻城,那也是明日之事,尔等慌个甚,还不赶紧关上城门,拉起吊桥,各部加快修缮进度,有敢迁延者,皆杀无赦!”

    险渎城西门守将万涛原本正在城门楼里小憩着,冷不丁听得外头大乱一片,当即便被惊醒了过来,也自顾不得批甲,光着膀子便蹿出了城门楼,大步抢到了城碟处,往远处一看,眼中也自不免闪过了几丝慌乱,显然是被幽州军的兵力给吓了一大跳,只是见得手下兵丁们全都面露惶恐之色,万涛也自不得不强装镇定地咆哮了一嗓子,总算是摁捺住了城头的骚动。

    “全军止步,就地安营!”

    万涛果然没料错,末时正牌,幽州大军赶到了城前两里半左右的距离上,便不再往前逼了,随着公孙明一声令下,除了万余骑军牵马在正前方列阵待敌之外,十数万大军很快便就地张罗上了,砍柴伐木地忙个不停,与此同时,城上的防御工事之修缮也在热火朝天地进行之中,一时间城上城下皆是乒乒乓乓的声音在暴响个不停……

    “咚、咚咚……”

    又让万涛给说中了,次日一早,太阳都尚未升起,幽州军大营里便已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战鼓声,旋即便见左中右三营的营门同时轰然洞开,大批的幽州军踏着鼓点昂然而出,推着各式攻城器具便往险渎城下迤逦而去,辰时三刻不到,三路攻城部队已将险渎城的西、北、南三面尽皆围得个水泄不通,唯留面向辽河的东面不围,可却有大批的骑军不时地在北、南两个方向上游曳着,以防守军突然从东门杀出。

    “都别慌,我城防坚固,檑木滚石充裕无比,非是贼军能攻得下的,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让幽州贼子好生看看我辽东将士之威风。”

    万涛昨日说到今日幽州军会来攻城,不过只是顺嘴那么一说罢了,却万万没想到真就让他给说中了,不仅如此,幽州军的攻击重点还真就着落在他所把守的东城处,到了此时,在暗自懊丧自己的乌鸦嘴之同时,也自不得不强装出一副狠戾的样子,高声地为手下将士打着气。

    “开始罢。”

    万涛的打气似乎还真就有那么点效果,城头上很快便响起了一阵稀稀落落的战号声,对此,公孙明根本懒得去理会,也就只是声线平和地便下达了总攻之将令。

    “贼军上来了,快,各营备战,备战!”

    随着公孙明的命令下达,幽州军大阵中立马便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鼓点声,很快,三千步军将士排着整齐的方阵开始了前移,只是速度却并不甚快,然则万涛却是丝毫不敢大意,紧着便咋呼了起来。

    “嘭、嘭、嘭……”

    就在城头守军紧张戒备之际,幽州军阵列前的三十余架配重式重型投石机以及前置配备的百余架轻型投石机几乎同时开始了轰鸣,但听机簧声大作间,一枚枚石弹呼啸着便往城头上砸了过去,声势倒是浩大得很,可惜准头却并不甚佳,一百三十余枚石弹中,就只有两成不到真正砸在了城头上,虽给守军造成了些损失,却也着实大不到哪去,也就只有一名避让不及的士兵被乱弹乱跳的石弹砸死,另有两人负了些伤而已,相较于多达两千余的守城将士以及民壮来说,这么点损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都别动,藏好了,将贼军步兵放近了再打!”

    尽管被幽州军那三十余架重型投石机的巨大威力吓得不轻,可待得见这些投石机的准头居然如此之差,万涛紧绷着的心弦立马便是微微一松。

    “嘭、嘭、嘭……”

    万涛倒是想等着幽州军步兵冲将上来,可惜的是幽州步兵不单没冲,反倒是在离城八十余步的距离上停了下来,而此时,完成了校验的幽州军投石机部队却是再次开始了轰鸣,这一回所发射的就不是石弹了,而是一只只的火罐——罐子很寻常,样貌也就跟普通酒坛子差不多,只是坛口却是极小,皆用破布堵着,在发射前,所有加长了的破布都已被点燃,除此外,看不出这批火罐又甚出奇之处,至少在万涛看来是如此,他甚至都不曾刻意交待手下将士要保持警惕,就这么无所谓地看着那些火罐子急速地从天而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