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悲催的蹋顿(二)
    

第一百九十二章 悲催的蹋顿(二)



    河心处水本就较深,若是安然而渡的话,倒是不难,可在这等追兵将至的情形下,混乱自是无可避免,不少落了水的士兵胡乱扒拉不已,连带着更多的士兵被扯落马下,结果自然不会有甚意外,整支逃亡队伍彻底乱了套,原本就慢的渡河速度自不免便更慢了几分,很快便被后头冲来的幽州铁骑追到了近前。

    “放箭!”

    前方一派大乱的情况下,若是就这么追上前去,闹不好己方也会被卷入大乱之中,这等险,张郃自是不打算去冒,这才一冲到近前,他便已是紧着下了道将令。

    “嗖、嗖、嗖……”

    众幽州军将士早已抄弓在手,随着张郃一声令下,立马齐刷刷地便将弓拉得个浑圆,冲着前方乱作了一团的乌恒骑兵们便是好一通的乱射,如此密集的箭雨覆盖下,可怜那些落后的乌恒骑兵们根本没丝毫的抵抗之力,但听惨嚎声大作间,大批士兵连人带马都被射成了刺猬,水花四溅中,河心处的河水瞬间便被染得个通红,具具浮尸顺流而下,其景之惨当真宛若人间地狱一般。

    “接着追,务必拿住蹋顿老儿!”

    一阵狂猛的箭雨狂射之后,落后的乌恒溃兵们皆已成了一具具浮尸,而此时,率先逃跑的蹋顿却早已带着千余骑冲到了河岸边,一见及此,张郃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一声令下,率部也自冲进了河心,拼命地向对岸抢渡。

    “呜,呜呜,呜呜……”

    见得身后的张郃所部依旧不依不饶地要渡河而来,蹋顿当即便被吓得个面色煞白不已,哪敢在河岸边逗留,率一千五百余残部拼命地向二十余里开外的险渎城冲去,不多会,渡过了绕阳河的张郃所部也自在后紧紧追赶不放,两支骑军就这么一前一后地在冲积平原上飞驰着,声势自是浩大已极,在险渎城头上值守的岗哨们立马便被惊动了,很快,告急的号角声便已是暴然狂响了起来,原本尚算祥和的险渎城顿时便是好一阵的兵荒马乱。

    “快开城门,某乃乌恒大单于蹋顿,汉贼追来了,快开城门!”

    待得蹋顿率残军赶到了城下,城门早已被关上,吊桥也已被拉起,城上的守军刀枪齐出,戒备已然是森严无比,一见及此,蹋顿不单不慌,反倒是大松了口气,赶忙纵马便冲到了城前,冲着城头便是一通子狂吼。

    “等着!”

    城头上的值守将领倒是知晓蹋顿是何许人,也清楚己方如今与乌恒算是盟友,只是见蹋顿光着上身,狼狈无比,自不免对其颇为的轻蔑,加之远处还有大批幽州军骑兵正在高速冲来,在不确定蹋顿是否是来赚城的情况下,又哪肯就这么轻易地放蹋顿进城,也就只是不咸不淡地断喝了一嗓子,便没了声息。

    “该死,快,靠近城前,依城列阵!”

    这一见城上的守将不肯开门放行,蹋顿当真气恼已极,加之后方追来的张郃所部已近,他哪敢就这么散乱地停在原地,紧着便咋呼了一声,率部便往城前凑了过去。

    “停下,再敢靠近,乱箭射杀!”

    城头守将本来就疑心蹋顿有赚城之可能,这一见乌恒骑兵们呼啦啦地便往城下来了,哪敢大意了去,紧着又从城碟处探出了头来,毫不客气地便呵斥了一嗓子。

    “混蛋!列阵,快反身列阵!”

    蹋顿之所以率部往城下靠,那是指望着能借助城头弓箭手的掩护,以吓阻张郃所部,可惜却被城头守将所制止,心中可谓是狂怒已极,可也没辙,只能是愤愤然地骂了一声,紧着便喝令手下将士赶紧列阵待敌。

    “全军都有了,跟我来,突击,突击!”

    此时的蹋顿都已是穷途末路了,还肯跟随其一道逃亡的,自然都是其金帐狼骑将士,忠心倒是足够忠心,奈何军心士气正自低落无比之际,哪有可能在短时间里列好防御阵型,兀自大乱间,张郃所部已然冲到了近前,这一看城中守军毫无出城助战之迹象,张郃自不会错过这等趁机剿灭蹋顿所部之战机,连停下整队都省了,径直挥军便向乱作了一团的蹋顿所部冲了过去。

    “儿郎们听着,决死一战的时候到了,跟我来,杀汉贼啊!”

    追兵已至,而后退又已无路,蹋顿心底里的戾气当即便狂涌了起来,只见其一把抄起得胜钩上的长枪,大吼了一嗓子,光着膀子便策马狂冲了起来。

    “呼嗬、呼嗬……”

    生于苦寒之地的乌恒人素来不缺血性,待得见自家大单于如此勇悍,萎靡的士气陡然便皆是一振,竟是齐齐跟着发起了狂猛的反冲锋,背水一战之际,兵力虽不多,气势却是相当之惊人。

    “老贼,受死!”

    饶是蹋顿都已是情急拼命了,可张郃却根本不放在心上,纵马如飞般地便迎上了前去,一声断喝之下,双臂一松,手中的长枪便已是猛然刺击了出去。

    “贼子敢尔!”

    这一见张郃如此随意地一枪便攻了过来,明显就是在小觑自己,蹋顿当即便被气得个七窍生烟,大吼了一声,猛力便挥出了手中的长枪,不避不让地迎向了张郃的来势。

    “铛!”

    二将对自身的力量显然都有着绝对的信心,哪怕都已瞧清了对方的来势,却是谁都不曾变招,两柄精钢打造的长枪自是毫无花俏地便撞在了一起,一声巨响中,火花四溅,巨大的反震力道当即便令二将的身体不受控制地便向后狂仰了去,不仅如此,二将座下的战马也自吃力不住地长嘶着人立了起来,从场面上来看,竟是谁也不曾占到丝毫的便宜。

    “轰……”

    就在张郃与蹋顿都在忙着调整失衡的重心之际,两支相向对冲的铁流也自狂猛地撞击在了一起,人吼马嘶间,也不知有多少的双方骑兵惨嚎着跌落了马下,战事一开始便已是白热化之惨烈,情急拼命之际的乌恒残军竟是硬生生地挡住了兵强马壮的幽州军之强突,双方狠狠地便缠斗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