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圆满的解决之道
    

第一百八十四章 圆满的解决之道



    “主公今日可是演了场好戏啊。”

    尽管心下里已是有所决断,然则事关民生,公孙明也自不敢真独断专行了去,一回到了府衙,便即着人将两大谋士都请到了议事大堂,这才刚落了座,庞统便已是笑着打趣了公孙明一句道。

    “军师说笑了,此事突如其来,某也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啊,嘿,谁说好女不如男,寇小丫头可是给某出了道难题喽,此事干系重大,某也自不敢遂决,就请二位先生都先谈谈看法可好?”

    演戏倒是真演了一回,可真回想起来,公孙明其实心中还是不免有些发虚的,此无他,似这等**,一个处置不好,丢了面子事小,丧了民心那才真叫要命,若是可能,公孙明实在是不愿再有似今日这般非得作秀一场方能得脱之情形发生了的。

    “难,此事牵涉到的可不仅仅是世家,不少稍殷实些的人家都有仆佣,多的十数,少的也有三、两人,不少婢女说是下人,实则便是主家的侍妾,事涉纲常,若是一刀切的话,势必会弄得民间沸反盈天了去,于大局怕是有大不利啊。”

    说到了正事,庞统立马便收起了笑脸,眉头微微一皱,先行给出了个判断,显然不太看好全面解放女婢之前景。

    “主公明鉴,前番脱籍令一下,不止是世家怨气冲天,稍殷实些的人家也自难免有所怨言,只是因着主公威压所致,敢怒不敢言罢了,再者,除了各世家之部曲因着军情局之重视,不得不脱籍之外,不少世家之家丁其实并不愿入了军户,脱籍者并不算多,世家真正受到的冲击自也就并不算太大,故而也自能忍则忍了去,可若是准许女婢也脱籍,内院乱矣,怕是已超出了殷实以上人家之底限,实不可为也。”

    徐庶更干脆,直接便断定了此事不可行,倒不是他本人有性别歧视,而是现世就是这么个男尊女卑大行其道之情形,根本不是一两道政令便能解决得了的,在徐庶看来,真要硬上的话,治下大乱恐怕难免,再要想收拾,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嗯,二位先生所虑甚是,某也是顾忌到此间诸多不利,故而不敢遂决,然,依某看来,似寇兰这等决意求自由的恐是不在少数,一体都置之不理,也殊有不妥,终归须得有所处置方好,二位先生以为如何哉?”

    困难总是难免的,对此,公孙明早就有了思想准备,然则在他看来,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肯下功夫,就不愁找不到个能平衡各方利益的办法。

    “主公明鉴,窃以为此事宜缓不宜急,先等户籍登记以及分田事宜过去后,再行定夺也不为迟。”

    这一见公孙明执意要给女婢们一个脱籍的机会,庞统的眉头当即便皱紧了起来,虽不曾直言反对,可所提出的拖延之建议本身就表明了庞统对此事的不看好。

    “主公,某以为士元所言不无道理,事有轻重缓急,终归须得有先有后,若是眉毛胡子一把抓,却恐忙中出错啊。”

    徐庶的看法与庞统基本一致,只不过话从其口中说出,却明显比庞统要直白了许多。

    “二位先生之意,某已尽知,此事确实急不得,某也没打算一口气吃成胖子,只是办法却是可以先确定,待得四月中旬平定了辽西、辽东之后,再回过头来着手解决此事也罢。”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的道理,公孙明又怎可能会不清楚,他之所以没在众百姓面前开列出个解决的时间表,正是顾忌到舆情反弹的要命处。

    “主公打算如何行了去?”

    征讨辽西、辽东乃是既定之方略,此一条,断无甚可议处,在此之前,能将均田令与府兵制完成,便已算是个巨大的胜利了的,无论是庞统还是徐庶,都不愿在此之前节外生枝,而今一听公孙明能分得清主次,庞、徐二人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一松,彼此飞快地交换了个眼神之后,这才由着庞统出言追问了一句道。

    “唔,这么说罢,不少婢女皆是自幼便被卖入他人家为奴,谋生之道奇弱,不少人向往自由之心虽烈,可真若是给了其自由,却恐根本不知该如何活下去,此一点,从寇兰骤然得自由后便不知该去往何处便可见端倪,若是不能先行安排好渴望自由之婢女的生计,好事必办成坏事无疑,故,某打算由官府出面,办一织造厂,用以安置那些有意脱籍之女子,如此,众女可凭劳力谋生路,以还清向官府的借贷,官府也可得大量布匹、军服为用,算是一举数得罢,不知二位先生以为可行否?”

    公孙明没再卖甚关子,先是详细地分析了下那些渴望自由的婢女所面临的可能之窘境,而后方才道出了自己的解决之道。

    “此法倒是可行,只是主公又打算如何界定哪些人该脱籍,哪些人不能脱籍,若无一定之规,却恐讼事众矣,于吏治实有大不利啊。”

    织造厂古来便有,算不得稀罕事,眼下的幽、渤二地也有几间世家办的织造厂,幽州军的军服、帐篷等物便是向这些织造厂购进的,若是以官府的名义办一织造厂,倒也不算难事,然则根本问题并不在此处,而在于如何界定哪些人可以脱籍,以庞统的眼光,自是能一言便道破最核心的问题之所在。

    “且就定年满十五,又未被主家收为妾室者,可按自愿之原则向主家提出赎买,钱数不足,可先向官府借贷,而后以入织造厂劳作谋生并偿还欠款,当然了,若有亲戚愿代为偿还或是嫁人后夫家愿代为偿还者,可提前解除与织造厂之合约,二位先生看此法可行否?”

    公孙明考虑问题素来周全得很,要么不说,一旦说了,那就一准是早已通盘考虑清楚了的,在如何界定可脱籍者一事上,亦然如此。

    “应是可行。”

    “可以一试。”

    ……

    听完了公孙明的解说之后,庞统与徐庶都不曾急着给出答复,而是各自盘算了一阵之后,这才分别表了态。

    “那好,此事便先这么定了,待得平定了辽西、辽东之后,再行宣布也罢。”

    见得两大谋士皆无异议,公孙明也就没再多言罗唣,挥手间便已下了最后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