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变天(二)
    

第一百七十九章 变天(二)



    “卢公可知某今日请你来所为何事么?”

    就在公孙冷于王家大动干戈之际,公孙明却是一身便装地端坐在堂上,笑吟吟地看着对面明显局促不安的卢家族长卢邹,大有深意地便发问道。

    “老朽愚钝不明,还请将军赐教则个。”

    自打公孙明崛起之后,卢邹倒是时不时地上门来拜访,可大多数时候也就只是扯些闲话罢了,要说到对公孙明的了解么,其实真不多,没旁的,在卢邹看来,公孙明人小鬼大,油滑得就跟积年老吏一般,要想从公孙明口中套出句实话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某听闻近日来,卢公与王峥走得很近么,可有此事?”

    赐教当然是要赐的,然则公孙明却并不着急,笑呵呵地又出言追问了一句道。

    “将军误会了,年节之往来,实属常情焉,老朽与那王峥也算是熟稔,彼此派人互相问候一下也是有的。”

    这一听公孙明如此问法,卢邹的心头猛然便打了个突,哪敢直承与王家有密谋之事,全都推到了人情往来上。

    “当真?”

    饶是卢邹说得轻巧无比,可公孙明却并未就此作罢,只见其似笑非笑地看了卢邹一眼,不咸不淡地便吭哧了一声。

    “确是如此,老朽断不敢欺瞒将军。”

    一见公孙明这等表情,卢邹心底里的不祥之预感立马便更浓了几分,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是作出了副诚恳状地给出了回应,心下里则暗自下了个决断,打算回去后便彻底切割与王家之间的关系,以免遭了池鱼之殃。

    “如此,某也就可以放心了,呵,不瞒卢公,某已派兵将王家满门拿下了,此獠私藏甲兵、弩车等违制利器不说,还曾蛊惑民众闹事,欲败坏我幽州官府之清誉,若仅仅如此,尤在可恕之列,偏偏这厮竟丧心病狂地矫诏自封,还欲图串谋某些家族与我幽州军民为敌,罪无可恕,卢公以为然否?”

    卢邹的话语方才刚落,公孙明脸上的笑容却是突然转冷,毫不隐瞒地便宣布了抄灭王家之决断。

    “啊,哦,是,该杀,该杀,只是,只是……”

    尽管心下里已有了不祥之预感,可卢邹却是万万没想到公孙明下手会如此之快,又是如此之重,根本不曾有甚投鼠忌器之考虑,心不由地便慌了,一时间都不知说啥才是了的。

    “卢公也觉得该杀,那王家便死得不冤了,某本非嗜杀之人,素来也愿和光同尘,奈何某些人硬是要往某的刀口上撞,当真是自作孽,无可恕啊,然,上天有好生之德,某实不愿株连过甚,但消不是罪大恶极者,能改过自新的话,某也自不会计较那么许多,卢公可信否?”

    威吓只是手段,并非目的,吓人的勾当过后,自然是须得给上一颗定心丸的,这等小手腕,公孙明自是熟稔得很,耍将起来,当真顺溜无比。

    “信,信,将军素来慈爱为怀,老朽对此向不怀疑。”

    到了这么个份上,卢邹哪敢说自己不信的,真要不信,那他岂不是要跟王峥一道去地府里报到呢,别看他七老八十了,却还没活够呢。

    “卢公信便好,时值乱世,兵灾太烈,为自保故,养些部曲为用,也属可理解之事,然,如今我幽州兵锋无俦,政治清明,治下绥靖,诸世家应是无须再拥私兵了罢?若不然,用心可就成疑了,卢公,您说呢?”

    甭管卢邹所谓的信是真信也好,敷衍也罢,公孙明都不在意,要的只是其之端正态度罢了。

    “将军所言甚是,不瞒将军,我卢家也确养了些人手,只是都是些家丁而已,今,将军既是说了,老朽回去后便即都遣散了去也就是了。”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为了不落到王家那般下场,卢邹只求能脱身,又哪敢跟公孙明谈啥条件的。

    “嗯,如此便好,卢公的话,某还是信得过的,这样罢,卢家的兵甲、弩车等物,我幽州官府便以市价收购好了,至于卢家的部曲乃至佃农么,听凭自便,愿意待在卢家为奴的,某自不干涉,愿登记为民的,就按着均田、府兵二制发给粮田,卢公看如此可成?”

    公孙明根本就不相信卢邹所谓的自行遣散之言,根本没打算给其留下丝毫腾挪的余地,紧着便顺着其之话头,将解决的办法道了出来。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将军仁义无双,老朽替那些家丁佃农们多谢将军之厚爱了。”

    一听公孙明这般说法,卢邹的心里头当真苦得跟吃了黄连一般,没旁的,他先前所言的遣散其实不过只是个托辞而已,真正的算计是将那些部曲派往各地的卢家子弟处,以待将来风头过了,再行召回,可却万万没想到公孙明居然连这么个机会都不给,事到如今,卢邹除了低头认栽之外,也自没啥旁的路好走了的。

    “卢公过誉了,某只愿天下人人皆有饭吃,有衣穿,幼能进学,老有所养,如此,也就不枉某来此世上走这么一遭了的。”

    棍子是打完了,接下来就该给糖吃了的,当然了,在给糖吃前,适当地表露一下自己志在天下的决心还是要的,目的么,就一个,那便是给卢家一个信念——跟着他公孙明走,断不会错。

    “将军之宏愿若能实现,社稷幸甚,百姓幸甚,此圣贤之心胸也,老朽叹服,叹服啊。”

    卢邹之所以不敢跟公孙明强扛,一者是真被公孙明悍然拿下王家的狠戾给吓住了,再有一点么,那便是对公孙明的将来颇为看好,真心不愿走到公孙明的对立面上去,这会儿一听公孙明之志果然在于天下,投机的心思顿时便大起了。

    “呵,某有一物在此,还请卢公雅鉴。”

    以公孙明之睿智,又如何看不出卢邹的心思之所在,可也不以为意,没旁的,公孙明虽是不喜世家的自私自利之做派,奈何眼下北方就是世家子弟横亘官场这么个局面,在民智未开之前,也只能姑且用之了的,当然了,在此之前,彼此间的利益却是须得协调好的,而今,也确到了可以上糖果之时了,只见公孙明手一伸,便已从几子一旁拿起了个酒葫芦,随手便递到了卢邹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