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迎难而上(一)
    

第一百七十六章 迎难而上(一)



    “主公,到!”

    今冬的第一场雪终于落了下来,不大,盐沫子一般,恰巧无风,倒也有种飘逸之美感,值此细雪初落之时分,难得齐聚一堂的幽州文武重臣们显然都无心交谈,尽皆静静地赏着雪,直到一声喝道响起,众人方才紧着收敛了下散乱的心思,紧着便都站直了身子。

    “主公!”

    喝道声方停,就见一身整齐袍服的公孙明已昂然从后堂转了出来,一见及此,众文武们自是不敢稍有大意,齐齐便躬身见礼不迭,哪怕是身为长辈的公孙范也自不例外。

    “免了,都坐罢。”

    尽管尚不满十八岁,可连番大胜之下,公孙明的雄主之姿已是俨然,纵使只是句简单的吩咐,也自透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谢主公。”

    虽说对公孙明在大婚的第三天便紧急将大家伙都召集来的用意颇为的疑惑,然则在这当口上,却是谁都不敢胡乱开口的,于谢恩之余,齐齐便都落了座,目不斜视地等着公孙明道出议事之主题。

    “诸公,经一年半之努力,我幽、渤二地之根基已见稳固,周边诸寇虽尚在,短时间里已难对我幽、渤二地有甚威胁,趁此难得之良机,某打算尽快将府兵制、均田制落实到位,诸公对此可有甚看法,且都只管直言无妨,王贺,宣。”

    公孙明往昔最厌恶的便是文山会海的扯淡,于政务会议上,一向力求实效,自不会浪费唇舌去扯甚寒暄的废话,一开口便即直奔了议事的主题。

    “土地者,国之根本也,民赖于此生,国因此而兴亡,自古以来,只患不均,是为动乱之祸源……”

    公孙明话音一落,立马便见主薄王贺手捧着一卷绢书从旁闪了出来,躬身应诺之余,抖手摊开了绢书,一板一眼地便宣了起来。

    “主公仁慈,心系百姓福祉,末将感佩,只是末将却有些疑惑在心,不知当讲不当讲?”

    在此诸般人等中,庞统、徐庶乃至赵云等重臣是一早便知晓此二制度的虚实的,也早与公孙明详细交换过意见了的,此时对二制的实施自不会有甚异议,唯独张郃加入幽州军较迟,尚不曾参与过此事,这会儿有所疑虑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儁乂有甚疑惑且就直说好了,某自会详尽解释个明白的。”

    对于张郃这等智勇双全的大将,公孙明一向是喜爱得很,似此等涉及到军政的要务,本也确该先跟其私下商榷一二的,只是因着其一加入幽州军便逢战事不断,诸事缠身之下,公孙明竟是一直没抽空与其详谈上一番,正因为此,公孙明不单不会去计较张郃的节外生枝,言语间反倒是透着股歉意。

    “主公,某之疑惑有四:其一,我军目下已坐拥精兵十四万之巨,就此散入军户之中,战力恐遭影响,且我军近半兵员不是幽、渤二地之人,于当地皆无家室,若是逃户过多,却恐军心溃散矣;其二,兵之精在于练,今若是按府兵制,则兵马皆零散了去,各军府虽也能练兵,然,所能练着,不过基本功而已,限于兵马总数,于战阵之道恐难施展,骤然聚而战,将不识兵,兵不识将,彼此生疏之下,于战恐有大不利;其三,均田于民固是善政,然,此举必触犯望族之利益,一旦生变,却恐根基动摇;其四,我幽州之地虽广,粮田却也有限,人口滋生一快,势必不敷为用,待到那时,失信于民事小,府兵制也自失其根基,必将陷入无兵可用之窘地,此实不可防哉,还请主公三思则个。”

    张郃不愧有着智将之名,短时间里便吃透了府兵制与均田制的精髓,几乎是一针见血地便指出了二制本身所隐藏着的弊端之所在。

    “儁乂能思及此四条,足可见是用心了的,思维之敏捷与周全,古来名将如孙膑、吴起者,也不外如此啊,某能得儁乂为助,幸甚,幸甚。”

    尽管早就知晓张郃文武双全,可真听了其一番陈述下来,公孙明还是忍不住庆幸自己当初千方百计将此人罗致帐下的英明。

    “主公过誉了,郃愧不敢当。”

    这一听公孙明给了自己如此高的评价,张郃心下里当即便涌起了一股知遇之情绪,一张黑脸都因此泛起了层红光。

    “儁乂先前所言之四条确是中肯之言,其实不止这四条,我军骑兵大半是乌恒族人,长于游牧而不识耕耘,若不能善加安排,我军之战力必骤降无疑,然,从长远来看,此二制确是必须尽快实施,方可奠定将来逐鹿天下之根基,至于五条碍难之处么,要说解决之道也并不算烦难,某先从第一条说起好了,我军兵员确实大半不是幽、渤二地之人,然,无论是来自何处,无人不想有安定富足之生活罢,凡小民者,无不以拥有自己的田地为幸,今,某以膏沃之地许之,以善政抚之,又准其将来打下其原籍时,以幽州之田地置换其家乡之良田,弃我而走者,或许有之,却断不会多,真欲走,那就走好了,某不屑拦。”

    “至于第二条么,轮番时,除各县守备营外,南北二军皆分别大聚,已然足够编演战阵之道了的,虽略有影响,却也尚在能接受之范畴,如此,军、政分离之下,当不致有拥兵自重之可能,利弊权衡下来,依旧可取。”

    “其三,所谓望族,若不能为国效力,只谋自身之利,实毒瘤也,敢反?某之刀锋非利耶,斩尽杀绝又何妨?当然了,某也不是穷凶极恶之人,该讲的道理,自然是会讲的,某可以给那些所谓的望族保留私产之权利,至于部曲么,断不许留,嘿,于乱世中自保尚可理解,今,我幽、渤二地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还留大量部曲作甚,是欲拥兵自重,还是欲谋反耶?个中居心怕是不良居多,既如此,这等毒瘤留来何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