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三)
    

第一百七十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三)



    “军师,您就下令罢,末将等自当遵命行事!”

    头脑简单对于时下的武夫来说,其实也不算是坏事,至少有一点是好的,那就是不用动脑筋,只管厮杀便好,这不,被庞统这么三扯两扯之下,众将们全都热血了起来。

    “不急,贼军既是想尽全功,断不止伏兵于路这般简单,某料公孙度老儿必会在诱我军追袭之同时,安排一路奇兵去西取黄崖关,以断我军之归路,若真让其得了手,我军纵使战力无损,也必不战自溃矣,好算计,当真好算计,来人,将沙盘抬上来!”

    饶是诸将们都已是战意冲霄了,可庞统却并未急着下令,而是一派自信满满状地将公孙度最后的杀招点破了之后,这才提高声调地断喝了一嗓子。

    “嗡……”

    随着庞统一声令下,自有数名壮硕的亲卫从后帐里抬出了一床五尺见方的大幅沙盘,小心翼翼地搁在了大帐的中央,众将们限于见识,根本搞不懂此物究竟都是些啥玩意儿,一时间乱议之声顿时便响成了一片。

    “此物名为沙盘,乃是主公所创,诸位请看仔细了,我军大营现下位于此处,往东南一些便是俊靡城,那两座大营就是乌恒与辽东军之大寨,东面那座小城便是李家集,再往东南处,有山一座名曰:五指山,贼军为诱我军去追,撤军时必是先缓而后急,断后部队佯败,将我军诱至五指山处,再以重兵四面合击,以图重创我军,另,其奇兵必藏身于南、北山林间,一待我军主力向东而去,自会趁夜偷入大峡谷,袭取黄崖关,此便是贼军之全盘算路,孙轻听令。”

    庞统笑着解释了一句之后,便即从亲卫手中接过了一支细竹竿,指点着大幅沙盘,将公孙度之谋算详详细细地述说了出来,直听得诸将们皆为之眼神大亮不已。

    “末将在!”

    孙轻在帐中诸将里官阶虽是最高,可论及武勇,却只是中流而已,自是有些没料到庞统第一个便点了自己的名,讶异地愣了下神之后,方才紧着从旁抢了出来。

    “某给尔五千骑兵一万步军,待得敌后卫部队撤离李家集之后,即刻高速追上去,只管大杀,敌若退,也只管追,然,待得到了五指山前,不管敌军如何狼狈鼠窜,都不得进山半步,只消在山前列阵便好,待得敌伏兵尽出,则不可战,全速沿来路撤,尔可都听清楚了。”

    庞统一边从文案上的签筒里取出一支令箭,一边面色肃然地将孙轻所部的任务细细地交待了一番。

    “末将遵命!”

    庞统的命令简明扼要,孙轻自不会有甚听不懂之处,紧着便上前接过了令箭,恭谨地应了一声,便即退到一旁去了。

    “黑耶明、柳齐听令:某给尔二人各两千骑并三千步军,为后卫,待得过了李家集之后,摸黑急赶至李家集东面二十里处的山林中潜伏,一待我军主力诱敌而来,即刻从两翼杀出,务必一举冲乱敌阵型,是时,我军主力即刻反身回杀,败敌于此处,尔等可都听清楚了?”

    庞统再度取出了两支令箭,交待了一番之后,便即将令箭分别交给了黑、柳二将。

    “末将遵命!”

    这一听命令如此清晰,黑、柳二人也自不会有甚异议,齐齐应诺之余,也自就此退回了原位。

    “好,明日贼军必撤,我军先不动,待得贼军过了李家集之后,再行进兵,诸公当各自努力,建功立业非难事。”

    该向众将们交待的事项既是都已交待过了,庞统自是不打算再多言罗唣,鼓励了众将们一句之后,便打算就此结束此番军议了的。

    “军师,我等皆去追杀敌军主力,那黄崖关又当如何守?”

    没等众将们轰然应诺,心细的黑耶明却是突然从旁打岔了一句,当即便令帐中诸般人等全都猛醒了过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便全都聚焦在了庞统的身上。

    “放心好了,黄崖关处,某早有安排,管叫贼军偷鸡不成蚀把米。”

    庞统这回却是并未明说,仅仅只是笑着卖了个关子,对此,诸将们虽是将信将疑,可这一见庞统明显不打算细说了去,却也无人敢再乱说乱问的,一场军议到此便算是告了个终了……

    庞统并未料错,十月二十三日一早,乌恒与辽东联军便开始了撤军行动,只是撤得极为的谨慎,两军交相掩护,每日只撤二十余里,足足花了三天时间,方才撤到了六十余里外的李家集,又在李家集休整了一日之后,方才突然开始了急速撤军,两部联军几乎同时撤离了李家集,除辽东军大将阳仪率五千骑兵、一万步军殿后之外,其余各部一路飞奔着撤向柳城,闻知敌已大举撤退,庞统派孙轻为先锋大将,率一万五千兵马高速赶往李家集,不仅如此,他本人也自率主力一路向东急赶,吕旷所部依旧留守俊靡城,以掩护己方大军之后路。

    “报,禀将军,贼军先锋大将孙轻率一万步军、五千骑兵正在高速向此冲来,距我军后卫已不足六里了!”

    十月二十八日,巳时正牌,阳仪正自驱兵不紧不慢地沿着大道向东撤退,冷不丁却见一骑从西南面狂奔而来,直抵中军,将紧急敌情禀报到了阳仪处。

    “嘿,还真就追来了,有意思,来人,传令下去,全集反身,前队变后队,以中军为基准,向两翼拉开,当道列阵备战!”

    阳仪担心的不是幽州军的尾随追击,怕的是幽州军不敢来,而今一听孙轻所部奋勇来追,阳仪的嘴角边立马便荡漾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挥手间便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连下了数道将令,旋即便听中军处号角连天震响中,正自迤逦而行的辽东大军很快便依令进行着紧张的战前调整。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

    就在阳仪所部刚列好迎战阵型没多久,孙轻便已率军赶到了近前,这一见对面的辽东军有备,也自不敢就这么直闯将过去,紧着一挥手,奔腾的大军很快便在辽东军对面三百余步开外停了下来,急速地按着操典摆开了迎战阵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