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一)
    第一百六十八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一)

    “奴婢等见过将军。”

    连番惨败之下,袁家如今势弱,当真经不得公孙明一怒的,自辛评回去后,仅仅只一日时间而已,袁谭便已紧着派人将袁梅一行人都送过了河,公孙明亲自去河边迎接不说,还很是殷勤地将袁梅并随行人等都护送进了大营之中,安置在中军大帐旁的数座大帐中,在将送行的辛评等人打发走了之后,公孙明领着凌锋等亲卫踱步便到了袁梅的大帐前,早有几名老妈子领着一群侍女紧着便迎上了前来,莺莺燕燕地见礼不迭。

    “嗯,都退下罢,来人,打赏。”

    与袁梅间虽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可对于其当初在邺城时给予自己的帮助,公孙明还是感念于心的,眼下既是即将成亲,多培养一下感情总归也是好的,正是出自此等想法,公孙明也就打算跟袁梅好生聊上一聊。

    “将军还请止步,大礼前,姑爷怕是不好见我家姑娘的。”

    公孙明显然有着太自以为是了,吩咐一毕,抬脚便要往帐篷里走,却不曾想几名老妈子居然不肯让路,毫不客气地便拒绝了公孙明的入内。

    “嗯?”

    被众老妈子这么一拦,公孙明可就有些下不来台了,面色一板,身上的肃杀之气陡然便迸发了出来,当即便令那些个丫鬟们全都为之面色煞白不已。

    “姑爷息怒,此乃风俗,还请姑爷体谅则个。”

    尽管被吓得不轻,可为首的老妈子却愣是不肯退让半步,固执地拿风俗来说事。

    “罢了,尔等且自照顾好梅儿姑娘,到了蓟县,某自有重赏。”

    这一听“风俗”二字,公孙明不禁便是好一阵的头大,可也没辙,只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丢下句交待,悻悻然地转身便走,那等无奈状一出,凌锋等人全都憋不住地笑出了声来,饶是公孙明脸皮素来厚实无比,也自不免微有些发烧了去

    “孽子,混蛋,废物,该死的蠢货!”

    就在公孙明因风俗而狼狈败退之际,俊靡城外,辽东军大营的中军大帐中,公孙度正自暴跳如雷地破口大骂着,起因很简单,渔阳盐场大败的消息终于传到了公孙度的案头,在得知己方偷袭部队已然在五日前惨遭覆灭,大将柳毅战死,其次子公孙恭被生擒,本就是暴脾气的公孙度彻底怒了,砸毁了文案不说,更是将其次子狠狠地臭骂了一通,那等疯狂状一出,满大帐的将领们全都被吓得噤若寒蝉一般,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上一口。

    “父亲息怒,父亲息怒,如今二弟所部既已兵败,我军进击幽州之战机恐已丧失,如今之势怕是不宜久留,不若先撤回辽东,以待来日好了。”

    这一见其父只顾着大发雷霆,却迟迟不曾有所决断,公孙康可就真有些沉不住气了,待得公孙度稍稍消停了些之后,赶忙便从旁进言了一句道。

    “混蛋,尔欲教某如何做事么,嗯?”

    公孙康倒是一派好心,奈何公孙度正在火头上,又哪听得进逆耳忠言,只见其双眼一瞪,竟是就此迁怒到了公孙康的头上。

    “父亲息怒,孩儿不敢,孩儿不敢。”

    眼瞅着公孙度的怒火就要冲着自己而来了,公孙康当即便被吓得面色一白,哪敢再多言罗唣,一边连道着不敢,一边赶忙往边上退了去。

    “使君大人还请息怒,大公子所言其实不无道理,今,战机确已将丧失,若欲成事,也唯有以巧取胜了的。”

    见得公孙康都被迁怒了,阳仪等将领们自是更不敢轻易进言,个个都目不斜视地装起了木头人,反倒是一向不肯帮公孙度出谋划策的凉茂却是突然从旁闪了出来,意有所指地便提点了一句道。

    “哦,伯方可有甚教我者么?”

    公孙度之所以死皮赖脸地扣着凉茂,就是知晓其素有干才,指望着能用其谋,只可惜往昔无论他如何施恩,凉茂总是不咸不淡地应付着,可眼下居然在这等紧要关头站了出来,还口称使君,明显是有意要献谋划策,公孙度惊喜之余,心火顿时便消减了大半。

    “使君大人明鉴,我军屯于此已二十余日,贼军皆闭营不战,足可见庞士元这是要以拖待变罢了,今,我军新败于渔阳,夹击之事已是断无可能了,在此情形下,庞士元怕是更不会与我军对决沙场,其之用心无非是等我军兵退之际,再以强兵追袭我军后卫,既如此,那不妨便将计就计好了。”

    凉茂虽不曾见过曹操本人,可对曹操却是仰慕已久了的,心早已属之,自是不愿见得公孙明这个异数突然崛起,此番看似尽心为公孙度设谋,实则却是想着为曹操谋利。

    “将计就计?唔,某不明,还请伯方详解一二可好?”

    公孙度往昔用兵都是直来直去,征伐四方靠的都是兵强马壮,虽也有些小聪明,耍上一些阴招或是权谋还成,可认真说起来,对于谋略之道,他其实并不是太擅长,哪怕凉茂都已将要诀点了出来,可公孙度皱眉思索了好一阵子之下,依旧不知这将计就计该如何耍才好,不得已,只得将问题又丢给凉茂。

    “使君大人可先着人去庞士元营中下战书,其不肯应乃是必然,以其之智,也定能猜到我军这是以进为退,必已起了退兵之想头,若如此,待得我军撤走之际,其必会起全军来追,我军便可以两策破之,一是半道埋下伏兵,以破其军,其二便是以一支奇兵直取黄崖关,断其归路,两下里一夹攻,走投无路之下,庞士元所部即便不降也必自溃矣,使君自可趁机进兵蓟县,何愁大业不成哉?”

    凉茂能被曹操与公孙度同时看重,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一番剖析下来,可谓是头头是道,当即便听得帐内诸将皆连连颔首不已。

    “哈哈好,伯方果然了得,才不下子房啊,那就这么定了,大事若成,伯方当记首功,哈哈”

    这一听凉茂所设之谋堪称绝,公孙度忍不住便放声大笑了起来,就宛若胜利已然在握了一般

    x*瓜*子*小*说*网 www. gzbpi.com 手2 打更 新0更z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