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三)
    

第一百六十三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三)



    “杀!”

    乌都真正接触高妙武艺虽不过年余而已,可有着沈飞的精心指点,自不会不清楚但凡能用锤、棍等兵器者,皆是神力惊人之士,在不知自家实力到底如何的情况下,乌都自不打算给岑璧留下充分发挥之余地,这才一纵马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便已是大吼了一声,率先攻出了快猛绝伦的一枪。

    “呀……”

    岑璧一向自负力大,先前见乌都斩杀眭元进完全靠的是蛮力,故而方才恃勇来战乌都,却不曾想双方才刚冲到面对面,乌都居然不跟自己拼力量,而是攻出了如此快捷的一枪,心头不由地便是一慌,哪敢再有丝毫的小觑心思,一声怪叫之下,忙不迭地将锤柄一横,奋力便架向了乌都的枪势。

    “呼……”

    岑璧这一架倒是手疾,却不料乌都攻出的枪势看似霸道绝伦,可实际上么,却只是个虚招而已,就在岑璧架击之势刚出之际,只见乌都的双臂猛然一收,高速刺击而出的长枪陡然便是一顿,巧妙无比地让过了岑璧的架击,这都还没等岑璧回过神来,就见乌都双臂奋力又是一送,枪尖已然从锤柄的下端突了进去,急速地刺向了岑璧的胸膛。

    “嘶啦……”

    一击架空之下,岑璧便已知不妙,待得见寒光闪闪的枪尖高速袭来,当即便被吓得个魂飞魄散,慌乱间赶忙将手中的长柄大锤往外一丢,借着反冲之力,拼命地便耍出了个铁板桥,这等反应不可谓不迅速,可惜还是没能快过乌都的枪势,只听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大作间,锋利的枪尖竟是直溜溜地从岑璧的胸甲下缘一直划拉到了其脸上,火花四溅中,岑璧的鼻子当即便被划成了两片,不仅如此,额头也被划出了一大道的血口,末了,头盔也被这一枪挑得飞上了半空。

    “啊……”

    尽管伤得其实不算重,问题是伤着的地方实在太要命了些,剧痛袭来之下,岑璧忍不住便惨嚎了起来,待得想逃,偏偏从伤口处喷涌而出的大股鲜血糊了其一脸,双目当即便被糊住了,根本看不清方向,这一逃,不单没逃远,反倒是一头便冲到了乌都的身旁。

    “给我过来罢!”

    乌都根本没想到岑璧如此不经打,一时间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可待得见岑璧居然策马蹿到了自己的身旁,乌都自然不会有啥客气可言,枪交左手之余,右手一抄,便已眼疾手快地拽住了乌都腰间的玉带,只一用力,便已将岑璧拖离了马背,用力一抖,当即便将岑璧抖得个七晕八素地,没等其接着往下惨嚎,就见乌都已回手一夹,竟是将昏头昏脑的岑璧夹在了腋下,纵马便要往本阵退了回去。

    “混蛋,废物,蠢货!来人,擂鼓,三路齐出,给我进攻,进攻!”

    这一见岑璧一个回合便被乌都给生擒了去,成均当即便被气得个七窍生烟,破口大骂之余,也自息了斗将之心思,咆哮着便下达了总攻之将令。

    “咚、咚咚……”

    成均一声令下之后,中军处一字摆开的十数面大鼓顿时便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冀州军左、中、右三路齐发,大批的步军踏着鼓点声缓缓向前逼去,速度虽不甚快,可气势却是不小。

    随着鼓点声渐渐转急,原本只是缓步推进的数个冀州军步兵方阵的推进速度也自越来越快,待得到了离幽州军阵列只有一百二十余步的距离上时,鼓点已是密得有若雨打芭蕉一般,一闻及此,出击的冀州军方阵立马便发起了最后的冲刺,有若山崩般向幽州军阵狂冲而去。

    “弓箭手准备,给我射!”

    面对着汹涌而来的冀州军步军,沈飞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紧着便是一扬手,朗声断喝了一嗓子。

    “嗖、嗖、嗖……”

    沈飞的将令一下,压住阵脚的三千弓箭手立马纷纷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刹那间,弓弦声暴响不已中,三千支雕羽箭密集如蝗般便向汹涌而来的冀州军先头部队罩了过去,当即便激起了一阵阵惨嚎之声。

    “弓箭手后退,盾刀手、长矛手上前,列阵待敌!”

    在兵力只有对方三成的情况下,沈飞自不敢轻易出击,只能是下令全军结阵而战,尽可能地用战阵之威来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

    “轰……”

    成均手下这六万大军虽不算是冀州军中最精锐的部队,可因着张郃训练了大半年之故,战斗力乃至战斗意志都已不算差,尽管被幽州军的箭雨洗劫了一番,却并未停下冲锋的脚步,就在幽州军刚调整完阵型之际,大批的冀州军步兵便已杀到了近前,重重地撞在了幽州军的盾阵之上,一场惨烈的血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若说冀州军的攻势如潮一般的话,幽州军的防御阵型便是礁石,尽管不时会有外围阵列被突破,可总体上的大阵却始终保持着完好,稳稳地挡住了冀州军步兵的连绵狂攻,而藏身于阵后的幽州军弓箭手们则以不间断的抛射拼命地攻击着冀州步军的后阵,于大量杀伤敌军的同时,有效地打乱了冀州军的进攻节奏。

    “骑军都有了,跟我来,出击!”

    近一个时辰的血战下来,冀州军连着发动了十数轮狂攻,可除了在幽州军阵列前丢下一地的尸体之外,根本无法冲破幽州军的防御,这一见情形不对,成均可就稳不住神了,大吼了一声,便即率三千中军骑兵冲了起来,试图依靠骑兵的集团冲锋之威强行打破幽州军的防御阵型。

    “呜,呜呜,呜呜……”

    就在成均的帅旗刚刚冲将起来没多久,战场东南面四里开外的一处林子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旋即便见大批幽州骑军狂飙而出,当先一员大将赫然正是张郃!

    “全军突击,杀贼,杀贼,杀贼!”

    张郃昨夜便已率部赶到了方城,却并未去大营中与沈飞所部会合,而是率部躲进了林子中,等的便是成均所部发起总攻之时,而今战机既现,张郃又岂会有甚客气可言,率部便有若卷地怒龙般向已毫无阵型可言的冀州军侧翼冲杀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