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铁骑突出刀枪鸣(五)
    

第一百六十章 铁骑突出刀枪鸣(五)



    “铛!”

    饶是那名辽东骑将也算是胆气过人之辈,可被张郃这等狂猛的霸气一冲,还是不免微有些愣神,手下也自不免便是一缓,这一缓不打紧,却给了张郃一个调整之余裕,就在那名辽东骑将试图再度加力之际,张郃的长枪已然斜挑了出去,准确无误地用巧劲卸开了狼牙棒的挥击之势,再一个借力打力,枪尖一闪之下,竟是高速地刺向了那名辽东骑将的大腿。

    “噗嗤!”

    张郃这一枪攻杀得实在是太突然了些,枪速奇快不说,枪势也自刁钻无比,可怜那名辽东骑将不过只是寻常武将而已,根本无法跟上张郃之节奏,连避让动作都没能做出,便被张郃一枪捅穿了大腿,剧痛袭来之下,当即便惨嚎了起来,哪敢再战,慌乱间便一拨马首,惊恐万状地便往斜刺里狂逃了开去。

    “小贼,受死!”

    张郃根本不屑于去追杀那名落荒而逃的敌将,一收回长枪,便即纵马向慌乱不堪的公孙恭冲杀了过去。

    “别杀我,我降了,降了啊!”

    公孙恭早已被吓破了胆,这一见张郃勇猛得有若地狱里来的杀神一般,哪还有甚顽抗之心思,这都还没等张郃冲到面前呢,便已是毫无廉耻地举起了双手,狂乱地嚷嚷了起来。

    “叫你的人全都放下武器,我军优待俘虏!”

    这一听公孙恭愿降,张郃倒是没再向其下杀手,用枪赶开了公孙恭身旁的众亲卫之后,一把便抓住公孙恭的腰间玉带,生生将其提溜到了空中,声线冷厉地断喝了一嗓子。

    “我说,我说,全军听令:放下武器,投降,赶紧投降!”

    公孙恭本就是无胆鼠辈,身形这么一悬空,当即便被吓得失禁了,哪还有甚廉耻心可言,忙不迭地便放声狂吼了起来,很快,本来就被幽州军杀得个落花流水的辽东军将士纷纷丢下了手中的武器,老老实实地当了战俘。

    随着盐场内的辽东军残部纷纷跪地请降,一场短促的突击战便算是告了个终了,渡海而来的两万两千余辽东军两日下来,阵亡四千余,被俘一万三,余者中大部分逃散在了盐场周边,成了散兵游勇,小部分随大部分舟师楼船及时逃离了岸边,惊慌失措地往辽东鼠窜了去,对此,没有舟师的幽州骑兵也自无可奈何,仅仅只缴获了四十余艘来不及逃走的楼船以及近千来不及撤走的辽东舟师将士。

    “燕将军,张某还另有要务在身,无法在此多加逗留,盐场及诸多战俘便交由尔之所部看管了,某留八百骑于此,负责清剿周边逃散之溃兵,就由燕将军统一指挥便好,告辞了!”

    匆匆打扫完了战场,日头都已是西斜了的,然则张郃却并未在盐场多加逗留,向燕高交待了一番之后,便即率七千幽州铁骑径直向西北方疾驰了去……

    “报,禀将军,军法处林军侯来了,说是有要事要禀。”

    戌时四刻,方城大营中,刚率部撤到此处的沈飞方才在中军大帐里安顿下来,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就见帐前亲卫已是疾步行了进来,朗声禀报了一句道。

    “嗯,请。”

    但凡是军中将领,就没谁乐意跟军法处那般冷面神打交道的,更不说沈飞眼下正自烦着呢,自是更不愿在此时与军法官扯那些鸡毛蒜皮的违纪之事,奈何他眼下乃是一军主将,职责所在,却是断然不敢说出不见之言,哪怕心中再不爽,也只能是闷闷地吭哧了一声了事。

    “末将参见沈将军。”

    帐前亲卫方才刚退下,就见一面无表情的中年汉子大踏步从帐外行了进来,这人正是随军军法官林前。

    “林军侯不必多礼了,可是军中那帮混球又惹出甚麻烦了么?若不甚严重,林军侯且自行按条例处置了去便好,某便不过问了。”

    如今冀州军成均所部都已亦步亦趋地追到了离方城不远处,军情紧急之下,沈飞实在是无心跟林前扯淡,也没等其开口言事,便已是不耐地扯了几句,明显就是在下着逐客之令。

    “沈将军误会了,某只是奉命前来送信的,还请沈将军过目。”

    秉承军法官的一贯传统,林前根本就没在意沈飞的冷淡对待,一边恭谨地回着话,一边抖手从衣袖里取出了枚小铜管,递交到了沈飞的面前。

    “呼……有劳林军侯了。”

    这一听林前如此说法,沈飞这才想起如今军法处与军情局尚未完全分开,林前在是军法官的同时,也是军情局中的一员,自不敢再有丝毫的轻忽,赶忙伸手接过了小铜管,拧开其上的暗扣,从内里倒出了卷纸,摊开一看,脸上立马便闪过了几丝喜色,可也没甚多的言语,于长出了口大气之余,冲着林前便是一抱拳,满是感激之色地致谢了一声,对此,林前并无甚多的言语,仅仅只是躬身拱手致意了一下,便即默默地退出了中军大帐……

    “报,禀将军,沈飞所部已在方城停驻了下来!”

    夜虽已是有些深了,可成均却并未下令休息,依旧驱兵摸黑向前赶路,正自急行间,却见一骑报马从东北方向疾驰而来,直抵中军处,干脆利落地滚鞍下了马背,冲着成均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气喘吁吁地禀报了一句道。

    “方城?嘿,好得很,传令下去,各部加快行军速度,务必在寅时前赶到方城,另,着人去催请高使君所部尽快前来汇合。”

    成均率部已是连下幽州六城,所过处毫无阻碍,进展可谓是顺利到了极点,如今偌大的幽州除了沈飞手下那两万兵马之外,再无可用之兵,在成均看来,只要能追上沈飞所部,他便能凭着手下六万大军一举灭掉沈飞,如此一来,不止是蓟县唾手可得,待得高干所部赶到,整个幽州都将是冀州军的囊中之物,面对着这等即将到手的辉煌胜利,成均的眼珠子都已是泛起了层红光,于下令之际,语气里自不免也就满满皆是自得之意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