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铁骑突出刀枪鸣(四)
    

第一百五十九章 铁骑突出刀枪鸣(四)



    “二公子,您赶紧下个决断罢。”

    战阵之道向来是只争分秒,在这等紧要关头,又哪有余裕能任凭公孙恭肆意挥霍的,这一见公孙恭居然傻愣了半晌都无一言,站在其身旁的一名将领可就真看不过眼了,赶忙出言提醒了一句道。

    “啊,哦,快,鸣金,全军撤回,集结,备战,备战!”

    公孙恭往昔带兵倒也打过几回胜仗,于辽东军中也颇有几分知兵之名,只不过他打的都是那些游牧民族的乌合之众罢了,真要说到战阵经验,其实缺缺,所谓的知兵也不过就只是纸上谈兵而已,值此骤变之际,心早已是乱成了团麻,想的不是要发兵去救援柳毅,而是打算赶紧收缩兵力,以图自保。

    “弟兄们,援兵已至,跟我来,开门出击!”

    公孙恭倒是想赶紧撤回攻城之兵力,奈何燕高比他更早知晓张郃所部的到来,早就做好了出击准备,就在辽东军的撤兵之锣声方才刚刚响起之际,燕高已率城头守军从梯道处冲到了大门处,高呼着下达了出击之令。

    “咯吱吱……”

    随着燕高一声令下,众守们士兵们立马轰然应诺而动,手脚麻利地卸下了粗大的门栓,将厚实的两扇木门从内里推了开来。

    “杀啊!”

    大门方才刚一洞开,燕高便已扬刀狂冲出了库区,率部向正自慌乱撤退的辽东军冲杀了过去,尽管兵力不多,尚不足千人,可气势却是极旺。

    “稳住,不要乱,都稳住了!”

    辽东军将士们正在撤退之中,被燕高这么一冲,顿时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竟是无一人敢回头应战,呼啦啦地便往公孙恭的本阵狂逃了去,其结果便是连原本尚算阵型严整的本阵都被自家溃兵给冲得个大乱不已,一见及此,公孙恭登时便慌了神,除了高声嚷嚷之外,竟是忘了要指挥手下将士赶紧上前迎战。

    “全军突击,杀啊!”

    正所谓屋漏偏遭连夜雨,就在辽东军已处在崩溃边缘之际,击溃了柳毅所部的张郃已然率部从敞开着的盐场大门处冲了进来,这一见公孙恭所部大乱一片,以张郃的战阵经验之老到,又岂会错过这等破敌之良机,只听其一声大吼,便已率近五千骑兵势若奔雷般地向辽东军冲杀了过去。

    “挡住贼军,快上,挡住贼军!”

    限于运力,此番辽东军渡海而来拢共也就只带了一千六百骑兵而已,个中一千三百骑先前皆已被幽州军所击溃,剩下的三百骑全都是公孙恭的亲卫,按说这三百骑兵都是精选出来的军中精锐,若是公孙恭敢于放手一战的话,就算是败了,也能给张郃所部制造出不小的伤亡,只可惜公孙恭就是一赵括而已,面对着狂飙而来的张郃所部,他根本没胆子亲自上阵,只会狂呼乱嚷地瞎咋呼个不休。

    “轰……”

    时值这等大乱之际,哪怕公孙恭嚷得再响,也没谁有心思去听其指挥的,要想让麾下众将皆齐心抵抗,唯有他这个主将带头冲锋,方才有那么一丝可能性,可惜他早已被吓破了胆,结果自然不会有甚奇迹发生,大批的幽州铁骑猛然便撞上了乱作了一团的辽东军,一声轰然巨响间,也不知有多少的辽东军士兵被撞得倒飞了开去。

    辽东军的单兵战斗力其实并不差,战术素养也堪称强军,奈何摊上了公孙恭这等赵括似的人物,哪可能有丝毫翻盘的希望,被两路幽州军这么一夹击,当场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大批的将士四散而逃,甚至有被追急了便往结晶池、蒸发池里乱跳的,兵败如山倒之势一出,便已是再无丝毫的抵抗之能,被幽州军杀得个尸横遍野。

    “撤,快撤!”

    见势不妙,公孙恭也自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一拧马首,率身边的三百亲卫骑兵便调头往西面狂逃,速度倒是不慢,问题是西面并无出入口,有的只是一圈高大的围墙,骑兵的速度就算再快,也不可能飞跃而过,碰壁之后,公孙恭也只能无奈地率部又兜转了回来,试图趁乱从大门处杀将出去。

    “蟊贼,哪里逃,留下头来!”

    公孙恭的想法无疑很美,可惜他这一拨骑兵在乱军中未免太过显眼了些,张郃大老远便瞧见了被众骑兵簇拥在中间的公孙恭,尽管不知其之真实身份,可一见此獠一身的黄金锁子甲,又怎可能会不知此人必是辽东军中的重要人物,如此一条大鱼,张郃又岂肯错过了去,只听张郃一声咆哮之下,已率数百亲卫从乱军中冲了出来,势若奔雷般地向公孙恭杀将过去。

    “上,快上,挡住他,挡住他!”

    见得张郃来势狂猛,公孙恭哪敢上前迎战,只顾着狂吼个不休,好在其手下亲卫倒也算是忠心,当即便有三骑加速冲出了本阵,试图对张郃展开夹击。

    “看枪!”

    张郃十年间从一名屯长晋升到了如今偏将军之职,靠的可不是裙带关系,而是实打实的战功,战阵之经验何其之丰富,又岂会怕了这等夹击之事,只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双脚猛地一夹马腹,原本就快的马速陡然间便更快了三分,这都还没等那三名冲上前来的辽东骑将反应过来,张郃便已迎上了中间那名敌将,双臂一振间,一枪如虹般地便刺穿那名措不及防的敌将之胸膛,而后双臂再一甩,竟是将那名敌将的尸体甩向了左边杀来之敌,但听“嘭”地一声闷响过后,左边那名敌将当即便被同袍的尸体撞得翻滚下了马背。

    “啊哈!”

    就在张郃方才刚收回长枪之际,右边冲来的第三名敌将已然杀到了近前,这一见张郃身形明显有些不稳,当即便起了趁火打劫之心思,一声大吼之下,手中的狼牙棒已是全力挥击了出去,势大力沉已极。

    “杀!”

    连败二将之后,张郃旧力已尽,而新力兀自未生,加之身形也有些不甚稳,显然不太可能躲得过第三名敌将的全力棒击,若是换了个人面对此危局,十有**会乱了分寸,可张郃却并未有丝毫的惊慌,只见其急速地一吸气,舌绽春雷般地便大吼了一嗓子,声浪滚滚间,一股子狂霸无比的杀气陡然便迸发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