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八面风雨会幽州(三)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八面风雨会幽州(三)



    “大将军,草民们苦啊,生于此乱世,命比草芥不如,纵使在家中坐,也难逃祸从天而降,十数年来,**天灾不断,实难有条活路啊,还请大将军体恤我等,容我等一道去幽州安身立命罢,老朽等给大将军磕头了。”

    这一见公孙明如此和煦相待,十数名跪在最前列的白发老者不单不曾起身,反倒是跪伏得几乎贴近了地面,唯有一名年岁最长的古稀老人却是跪直了身子,冲着公孙明拱了拱手,泪流满面地陈情了起来。

    “老丈不必如此,某允了便是了,来,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尽管明知众百姓们都是被别有用心之人给利用了,然则公孙明却并不以为意,不单不曾怪罪众老者们,反倒是紧着便挤出了两行清泪,满脸感慨之情地应诺之余,更是弯腰伸手去扶起了为首的那名古稀老者。

    “大将军仁爱无双,草民们叩谢您的大恩大德了。”

    那名老者是被公孙明给扶了起来,可十数万百姓们却是全都跪了下来,称颂与感激之声此起彼伏地响成了一片。

    “各位父老乡亲且都请起罢,某,公孙明在此发誓,但消某还有一口气在,断不会叫父老乡亲们挨饿受冻了去,来人,传令下去:着后勤辎重营调出所有帐篷,务必保证父老乡亲们沿途不受冻,若有不足,即刻从军中匀出,另,着令孙弥从渤海郡紧急调运大批帐篷以及粮秣送来,不得有误!”

    演戏自然是须得演全套,在这等收买民心的要紧关头,作秀上一番自是少不得之事,对此,公孙明自是熟稔得很,一番唱作下来,爱民之心可谓是表现得个淋漓尽致。

    “大将军万岁!”

    “万岁,万岁!”

    “谢大将军隆恩,我等当效死以报!”

    ……

    公孙明这等表态一出,十数万百姓顿时便欢呼了起来,高呼万岁者当真不在少数,不多会,后卫部队的万余将士们也都跟着高呼了起来,紧接着,中军以及前卫部队的数万将士们也都受此感染,山呼海啸般的万岁之声就此响彻云霄……

    “父亲,那蹋顿又派了人来催了,说是再不攻城,他便要先撤了,您看……”

    十月初九,公孙度的大军进抵俊靡城下都已是五日了,可除了大量伐木营造攻城器械之外,根本就不曾向俊靡城发动哪怕是一次的试探性攻击,蹋顿对此显然是忍无可忍了,再度着人向辽东军发出了最后通牒,在这等大事上,公孙康自不敢擅作主张,这一打发走了来使,便紧着赶去了中军大帐,向公孙度请示了一番。

    “嗯,算时日,幽州别驾庞统所部也差不多该到了,那就先攻上一攻,让庞统那厮走得再快一些也罢。”

    蹋顿所部那五万骑军的战斗力,公孙度虽不怎么放在眼中,可不管怎么说,都是枚可堪利用的棋子,他自是不能真让蹋顿就这么撤了回去,再说了,在拿下幽州之后,公孙度可是打算连蹋顿也一起干掉的,又怎可能让其从自家手掌心里轻易逃了出去。

    “父亲英明。”

    公孙度在辽东军中向来说一不二,一旦有所决断,便是公孙康也不敢稍有违逆,这当口上,公孙康哪怕心中别有想法,也只能是恭谨称颂不迭了的。

    “嗯,尔且着人去通报蹋顿老儿一声,就说明日一早发起总攻,我军负责东、南二城,着其所部攻打北城,留西城放空,就这么定了,去罢。”

    公孙度根本没在意其子的阿谀之表情,伸手从面前的几子上取了枚果子,一边悠闲地啃着,一边漫不经心地便下了道命令。

    “孩儿遵命。”

    公孙度既是有所纷纷,公孙康自不敢稍有迁延,紧着应诺之余,匆匆便退出了中军大帐,自去安排相关事宜不提……

    “呜,呜呜,呜呜……”

    十月初十,辰时正牌,太阳方才刚刚从山尖处探出个头来,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便即在乌恒以及辽东军的大营里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两处大营的营门几乎同时洞开间,大批的步骑从营中迤逦而出,推着各式攻城器具,浩浩荡荡地向俊靡城逼去。

    “敌袭、敌袭……”

    两处敌军如此大规模的行动一出,城头上轮值的守军岗哨们立马便被惊动了,刹那间,告急的呼喝声以及号角声便即狂响成了一片,大批的守城将士飞速地在各级将领的口令声中从藏兵洞等处冲出,径直赶到了城上。

    “嘶……”

    吕翔一直就吃住在东城门楼里,这一听得外头响动不对,自是第一时间便冲到了城碟处,探头往外一看,见两部联军十数万兵马齐动,显然是打算发起总攻了的,心一沉,忍不住便倒吸了口凉气,整个人顿时便傻在了当场。

    “吕将军,立功的时候到了,只消能撑过今日,我军便胜定了,主公归来,断不会亏待了将军。”

    就在吕翔脸色阴晴不定之际,却见公孙冷不知何时已到了其身旁,低声地提醒了吕翔一句道。

    “啊,哦,明白,放心好了。”

    被公孙冷这么一打岔,吕翔总算是回过了神来,只见其看了看公孙冷那明显杀气四溢的脸庞,又看了看城外那十数万正自紧逼而来的两部联军,吕翔最终还是一咬牙,一把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向城外一指,厉声断喝道:“全军听令:为我幽州百万父老之安危,死战不退,违令者,杀!有敢畏敌不进者,杀!有敢迁延迟疑者,杀!”

    “死战不退,死战不退……”

    见得自家主将如此豪勇,城头守军将士们自是全都为之精神一凛,齐齐便放声高呼了起来,声如雷震间,煞气直冲九霄云外。

    “死战不退?嘿,好一个死战不退,来人,传令下去:前军即刻开始攻城!”

    城头上守军的呼喝声始终没见个消停,这可把公孙度给惹着了,哪怕此番一战他只是想摆个狂攻的架势而已,却也断不能容许守军猖獗了去,一待阵型列好,连派人去喊话的惯常程序都懒得去整了,直截了当地便下达了强攻之令,须臾,但听中军处鼓声隆隆作响间,辽东军率先从东、南两个方向上发起了规模浩大的冲城之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