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恩威并施(二)
    

第一百四十三章 恩威并施(二)



    戌时三刻,夜幕已然彻底落下,无须再保持隐蔽的曹军将士们彻底放开了手脚,一堆堆篝火在岭上各处熊熊地燃着,将秋夜的寒气一扫而空,总算能吃上口热饭的将士们喧嚣哄闹个不休,可张武的心却是寒得够呛,不为别的,只因他根本看不出己方的生机到底何在——派去南面打探消息的传令兵尚未归来,可不用问,他也知晓主力应是前景不甚美妙了的,至于北面么,却是已然被幽州军彻底封死了去路,换而言之,他手下这五千号人马其实就已是笼中之鸟,再难有展翅高飞之可能。

    撤是肯定没地方撤了的,剩下的路说来其实也简单,就两条,一是全军玉碎于此,问题是生死攸关之际,蝼蚁尚且惜命,更遑论他张武壮志未酬,又岂肯平白死于此处,至于第二条路么,自然是降了,只是一想到远在许都的家人以及曹丞相的铁腕,张武心头自不免便是拔凉一片,更别说他对公孙明根本不了解,又岂敢轻易言降的。

    “报,禀将军,山下来了一人,自称是您的同宗张彪。”

    就在张武苦闷不已间,却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轮值屯长已匆匆赶了来,冲着张武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张彪?唔,去,将人带了来。”

    南阳张氏乃是望族,族中子弟众多,旁系嫡系加起来足有六、七千人,张武哪能尽识,皱眉思索了片刻,也愣是想不起这个自称张彪的究竟是何许人来着,可不管怎么说,来者都是客,能从其口中探探幽州军的底也不是件坏事,有鉴于此,张武倒是不吝与其见上一见的。

    “武哥,可算见到你了,我是南门小奎啊,当年你我可是一起去偷过明月家的大狗旺财,你不会都忘了罢?嘿,这都八年没见了,武哥还是这般英挺,着实叫人羡慕啊。”

    来人显然就一自来熟,这不,方才一被带到篝火旁,便已是絮絮叨叨地冲着张武扯了一大通。

    “小奎子?是你!嗯?你不是去了并州了么,怎会……”

    听得来人这般言语,张武总算是将此人与少年时的玩伴对应了起来,心下里也自不免滚过了一阵激动。

    “嘿,武哥可就不知道了罢,去岁小弟随颜良征幽州,结果那厮狂妄自大,将我等都带进了坑里,一战下来,他自己倒是逃了,却苦了我等兄弟皆险些被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还好小弟见机得快,总算是活了下来,再然后,就跟了我家主公,几战下来,也混了个中郎将而已,比起武哥来,还是差了一级啊。”

    张彪能说会道,一张嘴便是噼里啪啦地倾泻了一大通,浑然没半点的见外。

    “哦?”

    张武这回可就没接话了,仅仅只是不置可否地轻吭了一声,望向张彪的眼神里也自多了几分的警惕与审慎之意味。

    “武哥想必是猜到了,不错,小弟就是奉我家主公之命前来招降的,不瞒武哥,我家主公早在数日前便已秘密派大军潜进小峰口,彻底锁死了夏侯惇老儿之退路,如今谷口处也已被我家主公彻底阻断,尔等已成笼中之鸟,无须战,只消我军两头严守上十日,尔等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岂有生路可言,然,旁人死不死,某管不着,武哥一身步战本事,若是就这么壮志未酬,小弟深为不值啊,且,听闻武哥已成了亲,家中尚有两幼子,若是武哥去了,那嫂子与侄儿在这等乱世中怕是熬不得多久罢?于公于私,小弟都不忍见武哥没个下场啊。”

    张彪虽是武夫,却颇有说客之本事,一番长篇大论下来,竟是连个磕巴都不打的,言语煽情无比,说得张武眼神不禁为之一黯。

    “哼,休得胡言,某若不死,只怕你嫂子与俩侄儿都要死,念尔与某同宗,某不愿杀汝,休要再罗唣了,去罢。”

    张武虽不想死,可他更舍不得自家老小之性命,无奈之下,也只能是一咬牙,就此下了逐客之令。

    “嘿,还真叫我家主公给料中了,早知晓武哥会是这般说法,不瞒武哥,我家主公可是说了,武哥若能于我幽州军中大用,就曹贼那性子,必会设法保全武哥家小,以图留个念想,而武哥若是真战死了,因败仗之故,实无抚恤,嫂子与俩侄儿靠武哥留下之家产或许能度上些时日,却又哪能持久,更遑论这世道夺产之事多矣,嫂子孤儿寡母,又岂能守住家财,早晚落得个街头流浪之下场,武哥信是不信?”

    张彪在来前可是做足了功课的,自是不肯就这么被赶下了山去,不等边上几名亲卫动手,他便又扯出了公孙明的判断,当即便令张武的脸色黑得有若锅底一般。

    “嗯……”

    张武在曹军中厮混多年,又怎会不知曹军的抚恤条例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自不会不清楚许都可不是那么好居住的,也自没少听闻一家之主战死后,家中老少皆遭恶徒欺凌之事例,一想到自家娇妻幼子之可能遭遇,张武的心顿时便抽紧了起来。

    “我家主公说了,只要武哥肯降,当晋偏将军,所部皆不调整,更可从前些时日的战俘中优先挑选补充,将来若再立功勋,封侯等闲事尔,言尽于此,何去何从,还请武哥自择好了。”

    这一见张武明显已是意动了,张彪立马便紧着开出了公孙明给出的许诺。

    “兹事体大,某虽是军中统领,也自不敢擅专,可否容为兄与众兄弟们商榷一二?”

    张武皱着眉头想了想之后,也觉得公孙明所开出来的条件相当之优厚了的,心动自是难免,只是心下里还是有些不衬底,这便面带犹豫之色地提出了个动议。

    “这个自然,我家主公说了,武哥肯降的话,军中所有武官皆升一阶,士兵也皆有十金之赏,武哥可自去磋商,小弟便在此坐等便好。”

    眼瞅着事已成了大半,张彪再度放出了个重赏之诺,当即便令在一旁围观的曹军将士皆为之色动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