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轻取牛山(二)
    

第一百三十八章 轻取牛山(二)



    “嗯?去,看看都是怎么回事!”

    投石机自春秋时代便有,曹军中也有配备,张喜对此自是不算陌生,只不过他却是从不曾见识过幽州军所装备的这等大家伙,心下里自不免忐忑得很,唯恐这三十四架大家伙会给己方造成巨大的损失,可却没想到幽州军捣鼓了半天,所发射来的居然是一些水囊,张喜惊诧之余,好奇心也自不免便大起了。

    “报,禀将军,贼军投来的水囊里装着的全是油。”

    六十八个大水囊落点不一,有数个就在张喜所在的了望塔周边炸开,派去勘探实情的亲卫自是很容易便搞清了水囊里的内涵。

    “什么?不好!快,传令全军……”

    张喜的武艺虽是平平,可人却并未愚钝之辈,战阵经验极其丰富,只一听水囊里装着的全是油,立马便猜到了幽州军的算计之所在,大惊失色之下,赶忙便要下令各部尽快用沙土去覆盖那些油迹,只可惜还没等他将话说完,最令其担心之事便已发生了——随着张郃一声令下,三十八架弩车齐齐轰鸣了起来,将三十八支火箭齐齐投射进了牛山军寨之中。

    中秋既过,草木已是皆黄,曹军大寨又处在半山腰这等草木最茂盛之处,加之大寨中无论是木栅栏还是布制帐篷,都是易燃之物,又有着六十八枚油弹的助力,经幽州军所投射进来的三十八支火箭这么一引发,牛山大寨里的火势瞬间便到了无可遏制之地步。

    “不要乱,跟我来,出寨杀贼,冲啊!”

    早在幽州军三十八支火箭发射之际,张喜便已知牛山大寨没救了,故而,他根本就不曾考虑过救火之打算,领着亲卫急速地便冲下了了望塔,大步流星地赶到了寨门处,嘶吼着便下了道将令。

    张喜的命令下得虽是及时,可惜这会儿牛山大寨中火头四起之下,军心已然大乱,能听到其命令的本就不算多,而还能有决心跟其一道出战的就更少了去了,绝大多数士兵此际全都有若无头苍蝇般在军寨中四下乱窜个不休,最终跟随张喜一道杀下山的士兵还不到两千之数。

    “弓箭手准备,给我射!”

    冲出军寨就能有活路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这不,张喜所部方才刚冲到半截呢,就听张郃已是厉声断喝了一嗓子,刹那间,早有准备的五千弓箭手立马齐齐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但听一阵暴烈的箭啸声大作间,五千支雕羽箭密集如蝗般便向张喜所部罩了过去。

    “冲,不要停,接着冲,杀啊!”

    张喜倒是好运,冲在头一个的他居然在如此密集的箭雨下毫发无损,可紧随其后的曹军将士们却是倒了大霉了,惨嚎声四起中,大批的将士翻滚着倒了一地,还能站着的已不足四成,一见及此,张喜的心便已是拔凉一片,却绝不肯束手待毙,兀自高呼着鼓勇向山下狂奔不已。

    “弓箭手退后,盾刀手上前接敌!”

    饶是张喜狂猛如魔,可张郃却是根本不以为意,一声令下之后,五千弓箭手很快便闻令向后一缩,从盾刀手们刻意留出的通道退到了阵后,紧接着,四千盾刀手飞快向前一挺进,大盾一合,便已组成了座坚实的盾墙。

    “轰……”

    顺山势而下的张喜所部终于是杀到了盾阵之前,结结实实地与盾阵重重地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声轰然巨响,也确有几处成功地撞破了幽州军的盾阵,可那又能如何呢,突进了阵中的士兵很快便被幽州军盾刀手们乱刀砍翻在地,至于那些被盾阵撞得昏眩的曹军士兵们也同样没能落得个好——只见盾阵一旋之下,大批的幽州盾刀手从后阵汹涌而出,一通子毫不客气的砍杀下来,连同张喜在内的曹军官兵无一幸免,全都被砍成了一地的尸体。

    军寨中的大火一发便不可收拾,慌乱中的曹军将士很快便都从寨门处逃了出来,只是见着张喜等人冲阵不成反身死的下场,一时间都不敢再往山下冲,个个丧魂失魄地糜集在大火冲天的军寨前端,又被热浪逼得立足不住地往山脚处挪,其状之惨,着实令人不忍目睹。

    “传令下去,全军喊话,降者不杀。”

    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公孙明显然不打算造无谓之杀戮,一扬手,便已是就此下了道劝降之令。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公孙明的将令一下,数万大军几乎同时开腔狂吼,山呼海啸般的劝降声中,本就毫无斗志可言的曹军将士们很快便全都丢下了手中的武器,高举着双手,战战兢兢地走下了山坡,老老实实地当了幽州军的战俘,是役,幽州军以伤亡二十九人的代价,一举全歼了九千余曹军将士,个中阵斩一千五百八十余,生擒六千二百余之多,另有千余曹军将士葬身火海之中……

    “报,禀将军,不好了,牛山大寨已失,张将军所部全军覆没,无一幸免。”

    临淄城守府中,满脸沮丧之色的夏侯惇正与程昱商榷着守城事宜,冷不丁却见一名报马匆匆从堂下冲了上来,紧着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惶急无比地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怎会如此?说清楚了!”

    这一听报马如此说法,夏侯惇登时便急了,猛然跳了起来,一把拧住那名报马的胸襟,气急败坏地便喝问了起来。

    “火攻,是火攻,贼军整治出了不少怪器具,以大量油囊投进山寨,又用弩车发生火箭引火……”

    见得夏侯惇暴怒如此,前来禀事的报马登时便被吓得面色煞白一片,哪敢有丝毫的耽搁,赶忙将所探知的消息絮絮叨叨地禀报了出来。

    “该死的公孙小儿,某与尔势不两立!”

    没等那名报马将话说完,夏侯惇已是彻底暴了,只见其一把将那名倒霉的报马往堂下一掼,仰天便狂吼了起来,一张满是横肉的脸竟是就此狰狞得有若恶鬼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