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轻取牛山(一)
    

第一百三十七章 轻取牛山(一)



    对于清剿散兵游勇的命令,幽州骑军执行得很是坚决,行动也很是迅速,在步军开始在临淄外北、西两处安营扎寨的同时,大批的幽州骑军便以营为单位,在城外各处展开了拉网搜捕,一开始的进展也极为的顺利,没旁的,概因曹军实行坚壁清野之故,城外几无百姓,那些溃兵们也就少有藏身之地,只要被幽州骑军发现了,根本没地儿可逃,加之又是刚战败,根本没啥抵抗之心思,往往被幽州骑军一围住,便即乖乖地当了战俘,只可惜这等顺利也就只有第一天而已,随着夜晚的到来,大量的散兵游勇不是逃去了牛山,便是趁夜回到了临淄城中,幽州骑军接连三日扫荡下来,拢共也就只抓捕了八千余战俘而已,个中大半都是第一天抓到的。

    连番大败之后,曹军主力已是折损了近半,战斗力乃至战斗意志也已被消磨去了大半,纵使如此,曹军依旧占据着临淄城与牛山两处要地,若是给曹军足够的时间,依旧有着恢复元气之可能,而幽州军因着运输线漫长之故,补给不易,若是战事迁延日久,最终恐怕还是不得不被迫撤军,如此一来,公孙明所拟定的缓冲带计划势必便有着遭受重挫之可能,为避免此厄,在与徐庶反复商议之后,公孙明决定先移兵牛山,先行拔除调这颗钉子再设法图谋临淄城。

    牛山,从其山体本身来看,寻常得很,高不到两百米,草木虽茂盛,却远谈不上陡峭险峻,可名气却是不小,无他,管仲、齐恒公、齐景公等大量春秋时期的帝王将相便都葬在了此山上,当然了,曹军之所以选择此山作为城外大军的驻扎地,并非是因此山多墓葬之故,而是因此山乃是临淄城周边十数里范围内的制高点所在,有居高临下之势,便于策应各方,只可惜这等优势因夏侯尚的盲动,导致主力被灭而丧失了个精光,目下的牛山大寨里连同逃回来的溃兵在内,也不过就九千余兵力而已,勉强只能自守,却已没了主动出击之战力。

    “元直对取山一战可有甚妙策否?”

    尽管牛山之敌已无出击之力,可要想攻下来,却也不是件容易之事,哪怕公孙明早已连着勘探了数日牛山之地形,心中已然有了个大体的攻山策略,却也不曾轻举妄动,而是与徐庶在中军大帐中就取山之策做着最后的磋商。

    “主公心中必是已有了定策,不若你我各在掌心中写上一字,看是否一致可好?”

    徐庶并未直接给出答案,而是伸手捋了捋胸前的长须,笑着提议了一句道。

    “好,既是元直有此雅兴,某岂有不从之理,来人,取笔砚来。”

    一听徐庶这等名士做派的言语,公孙明不禁为之莞尔,自不会拂了其之意,笑着挥手招呼了一声,自有几名亲随轰然应诺之余,殷勤地将笔砚呈上。

    “主公请看。”

    “一起开也罢。”

    ……

    公孙明与徐庶皆提笔在掌心中草书了一个字,而后各自握紧了拳头,凑在了一起,几乎同时亮出了掌心的字体,赫然同样写着个“火”字,一见及此,二人不由地便相视而笑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

    八月二十五日,辰时正牌,太阳方才刚刚升起,幽州军大营中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两扇大门轰然洞开间,大批的甲士推着三十四架大型投石机以及近四十辆的弩车从营中迤逦而出,浩浩荡荡地直奔牛山而去。

    “报,禀将军,贼军大举出营了!”

    幽州军出动的声势是如此之大,牛山军寨中的岗哨们自不可能不被惊动,告急的号角声暴然而响间,自有一名轮值军侯紧急赶到了中军大帐,将敌情变动报到了暂掌牛山大营的裨将军张喜处。

    “快,传令各部紧急集结,备战!”

    张喜,南阳人,早在曹操于京师任典军校尉之际,便是曹操手下的一名心腹军侯,后,曹操于陈留起兵之际,张喜又弃官千里投之,一直颇受曹操喜爱,只是因武艺平平,虽是早早便升为裨将军,其后却一直未能再得晋升,其人用兵一向保守,自打夏侯尚兵败身死之后,便即掌了牛山之军权,因畏惧幽州军之强悍,虽收拢了众多溃兵,也自不敢下山攻击幽州军,而是竭尽全力地巩固牛山大寨,数日来,早将牛山营建得固若金汤,至少在他本人看来是如此,故而此际听闻幽州军前来攻山,他也自不曾有丝毫的慌乱,于下令之际,语气里甚至透着几分的跃跃欲试。

    尽管军中有着投石机以及弩车等大家伙的存在,可幽州军的列阵速度却并不慢,这才辰时四刻而已,两万步军便已在牛山脚下列好了攻击阵型,更有一万骑军分成左右两翼,在牛山四周游曳警戒着。

    “报,禀主公,我部已准备就绪,请主公明示。”

    大军准备既毕,负责攻山之战的张郃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耽搁,亲自纵马赶到了中军处,气宇轩昂地禀报了一句道。

    “那就开始好了。”

    该部署的早在战前便已部署完毕了,到了此时,公孙明自是不会浪费唇舌去做啥战前动员,也就只是随意地一挥手,就此下达了攻山之令。

    “末将遵命!”

    攻山本来是桩苦差事,然则在一番精心部署之下,苦差事早已不苦,反倒是甜得很,对于这等几乎是白送的功劳,张郃又岂能不笑纳的,朗声应诺之余,策马便赶回了前阵,也自没啥多的言语,只一挥手,便已宣布了攻山之战的开始。

    “嘭、嘭、嘭……”

    随着张郃一声令下,三十四架投石机几乎同时开始了轰鸣,刹那间,六十八个鼓囊囊的黑色皮制大水囊便被弹射而出,呼啸着向处在半山腰处的曹军大寨砸了过去,一落地或是砸在寨墙上,很快便都碎裂了开来,大股大股的液体立马就此飞溅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