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礼一份(四)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礼一份(四)



    “呜,呜呜,呜呜……”

    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而响中,临淄城的北门轰然洞开,夏侯渊一马当先地从城中疾驰而出,大批军兵紧随其后。

    “列阵,列阵!”

    尽管心中杀意难耐,然则面对着阵型严整的幽州骑军,夏侯渊也自不敢就这么径直冲杀过去,方才出城不过六十余步,便即勒住了座下的战马,一摆手中的斩马大刀,声嘶力竭地便狂吼了起来。

    “大汉雄风,挡者披靡,大汉雄风,挡者披靡……”

    随夏侯渊冲出了城的曹军将士并不多,也就只有三千人马而已,个中骑兵更是只有三百余,可气势却是极盛,列阵极快,前后不过数十息的时间,便已列好了一阵严谨的防御阵型,战号声震天狂响不已间,杀气如虹而起,直冲九霄云外。

    “幽州铁骑,有我无敌,幽州铁骑,有我无敌!”

    听得对面的曹军战号狂响不已,幽州骑兵们也都按捺不住了,同样高呼起了自家的战号,声浪同样是震天狂响,只不过因着个中乌恒出身的士兵站了一半还多,战号声虽尚算齐整,语调上却不免稍显生硬了些,哪怕有着五千人之众,却愣是只能跟对面的三千曹军打个平手而已。

    “赵云小儿,可敢一战?”

    手下兵少,且大多都是步兵,哪怕气势很盛,夏侯渊也不敢真跟幽州骑军正面对战,他所想的只是逼赵云出马单挑,试图以自身之武勇,击败赵云,从而取得一场胜利,以挫幽州军之锐气。

    “手下败将也敢言勇,看某取尔狗头!”

    见得夏侯渊依城列阵,赵云便知此獠根本就没打算跟己方决战,所谓的出战不过只是激励己方士气的一种手段而已,又岂会遂了夏侯渊之意,这便一抖马缰绳,跃马横枪而出,径直向夏侯渊冲杀了过去。

    “斩!”

    前番虽说曾败在赵云的枪下,然则夏侯渊并不以为自己便不如赵云,一心以为自己之所以会败,完全是被手下将士给拖累了的,这会儿再度与赵云交手,夏侯渊自是希望能扳回一局,这一冲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紧着便是一刀如电般劈杀了出去,刀速快到了极点,刀啸声未起,刀光便已突破了空间的距离,瞬息间便已杀到了离赵云的肩头不足两尺之距上。

    “铛!”

    面对着夏侯渊这霸绝的一刀,赵云并未有丝毫的惧色,双臂一个斜横,准确无误地架开了刀势,而后一个借力打力,双臂一颤间,斜着的亮银枪便已抖得笔直,一枪刁钻无比地便刺向了夏侯渊的左大腿处。

    “吼!”

    此际夏侯渊的刀已被震荡得高高扬起,根本来不及以刀头来封架赵云的枪势,然则夏侯渊虽惊却并不乱,只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双臂猛然一个下拉,刀柄的尾端陡然便是一沉,再一摆臂,竟是已刀柄的末端准确地荡开了赵云的刺击,一声脆响过后,两马便已就此交错而过了,第一个回合的对冲下来,一刀换一枪,竟是谁也不曾占到丝毫的便宜。

    “好贼子,再来!”

    夏侯渊素来性烈如火,不上阵时,头脑还是极其清晰的,也能谋划出些精妙的战略构思,可只要一上阵,立马便换了个人,但消战事一起,那就一门心思要全胜而归,此际已然如是,早忘了先前程昱的交待,狂呼乱吼地便跟赵云厮杀作了一团,刀来枪往间,竟是杀得个难解难分。

    “撤,快撤!”

    转瞬间,三十回合过去了,夏侯渊越打越是疯狂,攻多守少之下,豪气顿时大作,竟是生生压制住了赵云的枪势,再战数合之后,赵云似乎已是力不能支,兜转了马首之后,并未再跟夏侯渊对冲,而是滴溜溜地拨马便往本阵逃,不仅如此,一边逃,还一边紧着便下了撤退之令,刹那间,幽州军原本严整的阵型顿时便是一派大乱,众将士们乱纷纷地拧转马首,掉头便往来路逃了去。

    “全军出击,给我追!”

    大胜之余,见得赵云要逃,夏侯渊哪肯善罢甘休,只见其一摆手中的斩马大刀,径直便往赵云所部冲杀了过去。

    “大汉雄风,挡者披靡,大汉雄风,挡者披靡……”

    眼瞅着主将大获全胜,众曹军将士们可就全都来了精神,齐齐狂呼着战号,便有若潮水般向前狂冲了出去,气势如虹般地展开了一场大追杀。

    “不好,快,快鸣金,鸣金!”

    见得己方大胜,城头上的守军将士全都欢呼了起来,夏侯惇这个主将更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唯独程昱却是大惊失色,气急败坏地便嚷嚷了起来,奈何他就一文人,饶是喊得再响,也没法压倒城头将士们的喝彩声,大急之下,也自顾不得甚上下尊卑了,一把拽住夏侯惇的胳膊,焦躁无比地便吼道:“贼军佯败,必有蹊跷,赶紧鸣金,快鸣金!”

    “这……当不至于罢?”

    夏侯惇看了看气急败坏的程昱,又看了看城外己方气势如虹的出击部队,自是怎么也不相信程昱之判断。

    “来不及多说了,您还是赶紧……”

    这一见夏侯惇兀自在那儿懵懂着,程昱当真气极,可也顾不得解释,只一味地要夏侯惇赶紧下令鸣金。

    “呜,呜呜,呜呜……”

    没等程昱将话说完,异变已然发生了——正自纵马狂逃不已的幽州军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号角声,旋即便见赵云所部突然一分为二,仗着马速上的绝对优势,飞速地向两侧拉开,再一兜转,竟是向措不及防的曹军夹击而来了。

    “该死,全军都有了,跟我来,向西面冲,绕城而走!”

    幽州军这一手完全就是仗势欺人,靠的便是骑军绝强的机动能力,偏偏曹军纵使明知不对,靠着两条腿也没法及时做出应变,更来不及布阵守御,到了此时,夏侯渊这才惊觉自己轻敌上当了,哪敢留下来硬碰,咒骂了一声之后,率手下骑军掉头便往西面狂冲,试图回到己方城头弓箭手的掩护范围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