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礼一份(二)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礼一份(二)



    “报,禀主公,城西五里处有一伙强人路过,不服我军巡哨勘验,杀死杀伤我巡哨多人,高将军率部赶到,正与贼人大战,请主公明示。”

    就在帐中诸将们沉吟不已间,一骑报马突然匆匆赶了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气喘吁吁地禀报了一句道。

    “强人?是甚来历?”

    这一听居然有强人敢跟己方大军争锋,公孙明不由地便是一愣。

    “回主公的话,那强人头领自称是汉寿亭侯关羽。”

    眼瞅着公孙明面露异色,前来禀事的报马自是不敢稍有耽搁,紧着便给出了答案。

    “关云长?嘿,原来是他,走,看看去!”

    报马此言一出,公孙明的眼神立马便是一亮,也没再往下细问,紧着便起了身,大踏步便往帐外行了去。

    “主公……”

    公孙明方才刚抬脚,赵云便已是紧着上前几步,着急地唤了一声。

    “子龙不必担心,某断不会与云长计较那么许多的,且一并看看去好了。”

    尽管赵云也就只是唤了一声而已,可公孙明却知其心中到底在担心些甚,也自不以为意,笑着便安抚了其一句,而后便即头也不回地出了大帐,与众将们一道策马便往事发地点赶了去……

    “好贼子,高某断不与尔甘休,杀,杀,杀!”

    西安城西五里处,高览正自与一名红脸长髯的汉子狠斗不休,口中咆哮声倒是响亮无比,可处在下风的不是对面那名红脸汉子,而是高览本人,这等事实当真令高览气得个不行,要知道他纵横河北多年,也就只有颜良、文丑能与其抗衡而已,可眼下遇到了这个红脸汉子,居然被压着痛打,当真情何以堪哉。

    “子龙,与某一道上去,且将二人先隔开。”

    一路疾驰赶到了战场之后,见高览虽被压着痛打,可性命一时尚且无忧,公孙明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一松,却也不敢掉以轻心了去,一把抄起搁在得胜钩上的长枪,冲着赵云招呼了一声,便即纵马冲上了前去。

    “铛、铛!”

    见得公孙明已拍马冲出,赵云也自不敢大意了去,紧着一踢马腹,高速便跟着冲了起来,与公孙明双枪并举,各自架开了高览与关羽的攻杀之势。

    “子龙,是你?”

    关羽其实早就可以击败高览了,之所以迟迟没下杀手,不过是担心跟随高览而来的千余骑兵会玩命杀来罢了,待得见有两将前来劝架,倒也不曾再出手攻杀,很是谨慎地策马便撤到了一旁,待得见格开自己刀势的人是赵云,不由地便是一愣。

    “正是小弟,云长兄别来无恙否?”

    赵云昔日可是没少跟关羽并肩作战,彼此间感情甚笃,而今见得故人,心情自不免激动得很,只是鉴于公孙明在场,他也自不好表现得太过热情,仅仅只是横枪寒暄了一句道。

    “尚可,子龙此来莫非也是要拿关某的么?”

    这一见赵云表现得虽是客气,却明显透着股疏离之意味,关羽的眉头不由地便是一皱,握刀的手也自不免便是一紧。

    “云长兄误会了,某,公孙明在此有礼了。”

    没等赵云开口作答,公孙明已是从旁策马而出,面带微笑地拱手致意了一番。

    “公孙将军客气了,关某只是路过此地,并无恶意,若有冒犯处,还请见谅则个。”

    关羽显然对公孙明有着很深的戒备心理,并不打算跟公孙明多套近乎,口中虽是在做着解释,可握刀的手却是始终不曾放松过。

    “云长兄可是要去平原寻刘皇叔么?”

    来这个时代已近一年半,公孙明早已见多了历史名人,哪怕面对着的是关羽这么个大名鼎鼎的武圣人,公孙明心底里也自无甚波澜起伏,当然了,一开始还是不免有着几分杀意的,毕竟此人根本无法收为己用,将来必是强敌,若能早些除掉,似乎也没啥不可以之说,只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无他,此獠已被时人公认是英雄,若是无故杀之,自家的名声可就要臭大街了去了,没见曹操这等宁可我负天下人之辈都不敢下杀手么,一念及此,公孙明心中的杀意立马便消了去。

    “不错,还请公孙将军行个方便。”

    关羽显然有些意外公孙明能猜到自己的心思,可也没打算隐瞒,很是坦然地便承认了下来。

    “呵,那云长兄就走错路了,据某所知,刘皇叔已从袁公处辞出,去了汝南刘辟处,云长若欲寻兄,恐须得调头往西南走了。”

    既然不打算动手干掉此人,公孙明也自乐得再大方一点,索性便将刘备的去处道了出来。

    “多谢公孙将军相告,关某就此告辞了,将来若有机会,自当报答将军之恩。”

    尽管公孙明一直表现得很是亲和,可关羽的戒备心理却始终不曾打消,紧着便要就此告辞而去。

    “云长兄走好,不送了。”

    公孙明并未在意关羽这等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也没出言挽留,一拱手,很是客气地便回了一句。

    “告辞了。”

    关羽显然有些意外公孙明的干脆,可也没打算再多客套,拱手还礼之余,领着数十名亲随,赶着两辆马车便就此匆匆掉头往西南方向去了。

    “主公,此獠无礼过甚,当真狂悖,末将请命率部掩杀过去,取了其之狗命!”

    关羽这等说走便走的态度一出,策马立于公孙明身后的张郃可就不免有些恼了,紧着便上前一步,火大不已地请命道。

    “不错,主公,此獠滥杀我军巡哨,岂可轻纵了去!”

    高览先前被关羽压着狠揍了一场,本就火大不已,这会儿一听张郃请命,他立马也跟着起哄了一把。

    “罢了,此人薄有威名,杀之不祥,且待来日,战阵上再灭之也不为迟,都回罢。”

    关羽虽勇悍无敌,可性格上的缺陷却是相当之明显,这等样人看似英雄,其实杀之不难,公孙明并未将其之死活放在心上,笑着安抚了高、张二人一句之后,便即调转了马首,径直往大营方向去了,一见及此,众将们也自没敢再多言罗唣,齐齐策马便跟在了公孙明的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