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打草搂兔子(三)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打草搂兔子(三)



    寅时三刻,正值一天中最黑的黎明时分,同时也是最易犯困之时,然则西安城头的守军将士们却是不敢有丝毫的轻忽,众岗哨们皆睁大着双眼,警惕万分地观望着城外,此无他,幽州大军已兵围西安三日了,尽管始终不曾发起过攻城战,可带给城中军民的压力无疑是大到了极点——要知道城外的幽州军可是有着六万余精锐将士,而城中守军不过就两千而已,算上三千强征来的协防民壮,满打满算也不过五千人马罢了,兵甲都不全,就更别提防御器具了,兵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又怎由得城中军民不为之惶恐不安的。

    “敌袭,敌袭……”

    “有贼军劫营!”

    “杀啊……”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城外依旧毫无动静,就在城头的岗哨们以为今夜又将是个平安夜之际,异变却是突然发生了——幽州军东面大营中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呼喝声,很快,告急的号角声也自暴响成了一片,间杂着大军冲营时的呐喊声与厮杀声,不旋踵,幽州军东大营里的火光便已是冲天而起了。

    “报,禀将军,东面敌军大营突发变故,疑是友军正在夜袭敌营!”

    自打被围在西安城中起,张泰的神经便始终紧绷着,吃住都在城头,因着幽州军的主营在北面之故,张泰便将临时指挥部安在了北城的城门楼中,时值东面动静大起之际,他便已被惊醒了过来,正自打算着人去东城探个究竟,却不料一名轮值屯长已然匆匆赶到,冲着张泰便是一礼,兴奋无比地禀报了一句道。

    “走,看看去!”

    张泰虽是做好了死守的思想准备,可若是能趁机突围而出的话,他又岂愿自陷死地,此际一听那名轮值屯长如此说法,精神立马便是一振,也自没多言追问,呼喝了一声,率亲卫队便沿着城墙往东城狂奔了去。

    “快开城门,某乃北海从事薛兰,快开城门!”

    张泰这才刚赶到东城,脚跟都尚未站稳呢,就见城外一彪军狂冲着赶到了城门前,为首一员黑脸大将仰头冲着城上便是一通子狂吼。

    “薛将军稍安勿躁,某乃虎贲中郎将张泰是也,秦使君何在?”

    这一听城外有人叫门,张泰自是不敢大意了去,赶忙冲到了城碟处,探头往外一看,借着城头火把的亮光,倒是能瞧清城下兵马的旗号乃至盔甲,确是北方郡的徽号无疑,然则为保险起见,张泰并未急着下令开门,而是紧着扬声喝问了一嗓子。

    “秦使君已到剧县,惊闻西安被围,特令薛某率部前来助战,不料敌有埋伏,我军夜袭不遂,大部被困,只薛某拼死杀出重围,还请将军快开城门!”

    听得张泰有问,城下那名黑脸将军虽是心急如焚,可还是耐着性子解释了几句。

    “哦?”

    张泰只不过是曹军中的低级将领罢了,对夏侯惇的整体战略部署其实并不甚清楚,可也曾听闻秦琪率北海郡兵扼守剧县之事,这会儿听得城下那名黑脸将军所言不像有假,已是有了要开门迎接之心思,只是心中还是有些不衬底,唯恐中了幽州军的诈取之计,自不免又犯起了踌躇。

    “张将军快开城门,贼军追上来了!”

    “快开城门啊,我等千里来援,尔等岂可见死不救!”

    “开门,快开门啊!”

    ……

    就在张泰犹豫不决之际,火光冲天的幽州军大营中突然杀出了大批兵马,正自气势如虹般地向西安城冲来,一见及此,城下的溃兵们登时便全都乱了分寸,不管不顾地便放声狂嚷了起来。

    “全军备战,打开城门!”

    被城下的乱兵们这么一催促,张泰可就不敢再迟疑了,毕竟薛兰的官阶比他高,又是远道而来的援军,他自是不敢见死不救,略一犹豫之下,还是咬着牙下达了开城之令。

    “咯吱吱……嘭!”

    随着张泰一声令下,把门的士兵们自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七手八脚地卸下了门栓,麻利地将城门从内里推了开来,不仅如此,高悬在城头上的吊桥也被放了下来。

    “快,进城,进城!”

    眼瞅着城门已开,自称薛兰的那名黑脸将军紧着便是一声呼喝,率部便冲上了吊桥,急速地向城门洞里冲。

    “弓箭手上城碟掩护!”

    城门虽已洞开,可近四百的溃兵也不可能一口气全都冲进城中,为确保不被追兵衔尾杀进城中,张泰自是顾不得去城门处迎接薛兰,紧着便呼喝了一嗓子,旋即便见两百余弓箭手齐齐抢到了城碟处,弯弓搭箭地瞄向了远处正高速冲来的幽州军。

    “抢城,给我杀!”

    张泰的部署不可谓不正确,只可惜危险并非来自追兵,而是正在进城的援军——黑脸将军方才刚冲出城门洞,便已是发出了声怒吼,手中一柄大铁枪急速抖出了十数朵枪花,瞬息间便连着挑杀了数名把门之曹军士兵。

    城头上,张泰正自忙着指挥弓箭手布防,冷不丁听得城门处响动不对,心头当即便是一沉,赶忙率亲卫队反身冲到了梯道口处,入眼便见那自称薛兰的黑脸将军正自徒步持枪沿着梯道向上冲,所过处,十数名试图拦截的守军士兵无一不被挑成了空中飞人。

    “狗贼,安敢诈我,受死!”

    见得那黑脸将军如此神勇,张泰的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只是这当口上,已容不得他有所退缩了,只能是急速抽刀在手,咆哮着便率亲卫队往下冲了去,试图靠着地利之优势,挡住那名黑脸将军的冲锋势头。

    “高览在此,蟊贼,死罢!”

    黑脸将军不是旁人,正是幽州军勇将高览,这一见张泰这等无名下将也敢鼓勇来战,高览登时便怒了,大吼了一声,双臂连振间,数十朵碗大的枪花便已就此喷薄而出,毫不客气地便将张泰连同其身旁的亲卫们一并卷入了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