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兵进青州(二)
    

第一百一十章 兵进青州(二)



    “主公,末将愿往!”

    “末将请命为先锋!”

    ……

    公孙明话音刚落,赵云与张郃便已几乎同时从旁抢了出来。

    “唔……”

    公孙明原本属意的人选正是赵云,不单因着其久在幽州军中,熟悉军情,更因着其与刘备之间的过往,打算让赵云去还了这个人情,作为最后的了断,却不曾想刚加入幽州军的张郃也抢着要去,这可就不免令公孙明有些为难了。

    “主公,云与刘皇叔曾有过际遇,欠了些情分,此去正好还清,还请主公恩准。”

    赵云知晓自己的心思断难瞒得过心细如发的公孙明,索性便开诚布公地将心中之所思道了出来。

    “主公,末将也有不得不去之理由,末将在袁本初帐下多年,终归是受了其之恩遇,此去也正好还清,还请主公成全则个。”

    张郃新到幽州军,本就急欲建功以竖威信,加之也确实想用救援袁谭之功来偿还袁绍昔日的提携之恩,在这当口上,自然是不肯退让半步的。

    “那好,尔二人便同去好了,子龙为正先锋,儁乂为副,统五千骑即刻赶往平原,遇敌死战,务求一战破贼,某自率主力随后续进!”

    见得二人争执不下,还都说得在理,公孙明一时间也自难以遂决,索性便将二将全都派了去。

    “诺!”

    公孙明的决断既下,二将自是不会有甚异议,齐齐便应了诺……

    “主公,用点膳罢。”

    午时三刻,正是用膳时分,然则纵使面前的几子上摆满了各色菜肴,可刘备却并未动上一下,始终满面愁容地端坐着不动,这等情形一出,陪坐在侧面几子后头的孙乾可就有些看不下去了,柔声便劝谏了一句道。

    “嗯……”

    菜肴虽好,可刘备又哪有心情去享用,只因他的心早已是紊乱得不行了去,一想起自己奔波十数年,辗转数千里之地,几起几落,最终还是一事无成,本以为此番靠着袁本初能有个翻盘之机会,却不曾想看似强大无比的袁本初居然也败在了曹操的手下,元气大伤,显见已无再起之可能了,再在其麾下,已无任何意义,问题是刘备此时也不知自己究竟还能去哪儿。

    “报,禀主公,不好了,夏侯渊、曹纯率一万兵马正在向我平原城赶来,距此已不足十里了!”

    没等刘备想明白自己该去哪,就见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军侯疯狂地冲上了大堂,冲着刘备便是一个单膝点地,连大气都来不及喘上一口,便已是心急火燎地嚷嚷了起来。

    “什么?”

    这一听杀来的曹军有着一万之数,刘备额头上的青筋当即便猛然蹦了起来,此无他,概因他此刻只有三千旧部,个中可战之兵也不过就两千出头而已,还都是被曹军杀怕了的惊弓之鸟,根本不可能是曹军之对手。

    “主公,曹军轻装而来,其行极速,须臾便至,还请主公早作决断。”

    见得刘备光顾着惊慌,却半晌无一言,前来禀事的军侯登时便急了,赶忙再度进言了一番。

    “主公,贼军势大,战恐不利,须得先撤为上。”

    简雍原本在侧旁据案胡吃海喝着,这会儿见得刘备慌乱得连个决断都做不出来,强装出来的镇定也就装不下去了,紧着便将手中的竹筷子一丢,冲着刘备便是一拱手,声线暗哑地进谏了一句道。

    “是啊,主公,我军兵力不足,坐困此城中,恐难坚守几日,且,袁本初新败,已无力来援,而今之计,也唯有先行自保为上了。”

    孙乾虽是跟随刘备多年,却根本不懂刘备的心思,见得刘备迟迟没个决断,误以为刘备是放不开面子,这便也跟着从旁进谏了一番。

    “嗯……宪和(简雍的字),依尔看来,撤往渤海可行否?”

    刘备哪是抹不开面子啊,完全就是不知该往哪撤罢了——往邺城撤?他根本不看好袁绍的将来,本正就在寻思着要脱离袁家了的,又哪肯再往邺城去自陷死地,往东?袁谭都已自身难保了,去那儿简直就是去送死,而往南么,青州都已被曹军所占,此路也行不通,就目下的情形而论,似乎只有投奔公孙明这么一条路了,只不过因着上回衣带诏一事,刘备又不免担心公孙明会对他不利。

    “主公,那公孙小儿无赖至极,若是去投其,却恐去得便回不得了啊。”

    身为说客,简雍往昔在群雄、世家间奔走得可谓是如鱼得水,偏偏就在蓟县吃了公孙明一个大亏,没能说服公孙明接纳刘备也就罢了,险些连衣带诏都被公孙明强取豪夺了去,最后若不是赵云仗义出手的话,闹不好连他本人都有着性命之危,早已是被公孙明给整怕了的,此际一听刘备要去投渤海郡,脸色立马便有些个不好相看了起来。

    “唉……传令下去:全军集结,撤往邺城!”

    刘备本来就担心公孙明会对自己不利,这一听简雍也是这般说法,他立马便打消了去渤海郡的念想,咬着牙权衡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决定先赶去邺城暂避一时,至于将来的事么,也只能将来再说了的……

    “报,禀将军,刘备已弃城而逃,其部三千余众,搬运大小车辆数百,正自向西而去!”

    夏侯渊用兵相当谨慎,尽管受命轻兵急进,可一路急赶间,他却是没忘了派出大批哨探侦缉平原城之动向,正因为此,刘备所部的撤军行动根本瞒不过曹军探子之耳目。

    “呵,这卖草鞋的穷怕了,还真就舍不得那么点家当,有趣,子和,尔即刻率‘虎豹骑’急速赶上去,务必拿住刘备,死活不论!”

    这一听刘备果然弃城而逃,夏侯渊紧绷着的心弦立马便是一松,没旁的,他所部虽有着一万兵马,可轻装而来之下,攻城器具全无,要想打破城池自非易事,而今刘备这么一逃,于他而论,省事了许多,于下令之际,自也就轻松写意得很。

    “骑军都有了,跟我来,全速向西!”

    听得夏侯渊有令,曹纯自是不敢有片刻的耽搁,一声咆哮之下,率一千“虎豹骑”将士便高速冲出了队伍,势若奔雷般地向平原城方向疾驰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