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兵进青州(一)
    第一百零九章 兵进青州(一)

    “主公息怒,您想啊,前番究竟是何人举荐张郃提兵北上的,不久前又是何人怂恿主公免去张郃之职的,个中未必无因罢?”

    见得袁绍这等择人而噬的凶相,帐中文武莫不为之惊悸万分,可郭图倒好,竟是不慌不忙地扯处了一通暗示意味极浓的话来。

    “许攸!”

    袁绍虽在盛怒之中,可头脑却并未彻底昏乱,只略一想,便已想起了自去岁以来,许攸就一直在帮着公孙明说话,而张郃的任用以及去职也皆出自许攸的提议,这其中若说没有蹊跷,又怎生可能,一念及此,袁绍的满腔怒火登时转到了许攸的身上。

    “主公,此事余许某无关,实是公则妄言构陷,还请主公为许某做主。”

    许攸贪财,收钱为公孙明办事是有的,可要说他暗中投效了公孙明,那纯属子虚乌有之事,实际上,许攸本人根本就没料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眼下这般地步,这会儿见得袁绍的怒火就要向自己倾泻而来了,当即便被惊得冷汗狂淌不已,哪敢认了账,只能是梗着脖子便喊起了冤来。

    “主公,某前几日接到家人来信,言称许家这数月来在邺城周边大肆收购良田,所费资材巨万,远超出了俸禄累积之可能,某很是好奇,实不知子远何来如此多之资材。”

    郭图此番可是铁了心要借机整垮许攸的,哪肯给其翻盘之机会,紧着便又抖出了个猛料来。

    “许攸,尔还有甚话可说,嗯?”

    满腔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发泄的目标,袁绍又哪会再顾及甚总角之旧交的,这就要跟许攸算总账了。

    “主公,许某冤枉啊,某人在军中多时,怎可能指使家眷胡作非为,此必是公则构陷于某啊,主公万不可信以为真,许某冤啊。”

    这一年来,许攸确实从公孙明处收受了不少的好处,累加起来也确实丰厚得吓人,他本人虽是不曾着令家中人等去肆意购买良田,可家中之情形说来他也没底,毕竟他在军中与家中联系多有不变,也不太可能去关注家中人等的花销,只不过以许攸看来,就家族中那些混账行子的做派,还真就有可能干出这等蠢事,当然了,不管是否确有其事,这当口上,许攸都只能是牙关紧咬地喊冤不已。

    “哼,滚,滚出去!”

    看着许攸那张惶急的脸庞,袁绍越看便越是生厌恶,本想着就此重处于其,然则话到了嘴巴,突然想起了往昔的交情,心头不由地便是一软,最终虽是怒叱连连,却也不曾真拿许攸来作法。

    若是时光可以回溯,袁绍绝对会后悔自己的仁慈,没旁的,只因他一时心软放过了许攸,可许攸却并不领情,连夜便逃出了军营,赶去降了曹操,献策取乌巢,最终的结果便是乌巢被破,淳于琼贪杯误事,一万大军尽墨,囤积的大量粮秣辎重被曹军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彻底,闻讯之下,本就已厌战的冀州军上下大乱,军心一溃,全军顿作鸟兽散了个精光,曹操趁机率部大举追杀,待得逃回了河北,袁绍身旁就只剩下寥寥数千残兵,多达七万五千余的袁军战俘被曹操一体坑杀个精光,规模浩大的官渡之战至此算是落下了帷幕

    自快速吞并了黑山军之地盘后,公孙明并未在方城多逗留,给庞统留下两万大军以负责黑山军的整编,自率主力六万步骑一路南下,渡过了大清河,在滹沱河北岸安下了大营,并未去理睬官渡方向的战事,而是将有限的侦查力量全都投向了青州,此无他,概因官渡之战的结果早在公孙明的预料之中,根本没必要花时间与精力去打探消息,他目下关心的只是夏侯惇、夏侯渊兄弟俩所部对青州的攻势,道理很简单,在己方尚未做好准备前,公孙明并不打算急着与曹军决战,而青州若被曹军所占,渤海郡可就要直面曹军之锋芒了的,这显然是公孙明所不愿见之局面。

    “报,禀主公,袁谭所部连战连败,已兵退蒲山城(今之滨州市),夏侯惇率六万大军衔尾直追而至,恐将于近日内渡河进击。”

    果然不出公孙明所料,官渡之战方才刚结束,原本在青州与袁谭相持着的曹军大将夏侯惇立马携主力大胜之威发起了强攻,一举击败了人心惶惶的袁谭所部,势如破竹般地连下十数城,逼得袁谭立足不住,不得不退过了黄河,在蒲山城安下了大营,试图依仗黄河天险挡住曹军之进攻。

    “诸公,青州局势已然败坏,且都议议看,这一仗该如何打好了。”

    尽管早就已预料到袁谭、袁熙兄弟俩不会是夏侯惇的对手,可曹军的进展之神速还是有些出乎公孙明的预料之外,在打发走了前来禀事的报马之后,公孙明也自无甚寒暄的废话,环视了下帐中诸般人等,直截了当地便转入了正题。

    “主公明鉴,徐某以为夏侯惇用兵老道,断不会正面进击袁谭主力所在之蒲山城,最大的可能是以一旅偏师突然杀向平原,以威胁袁谭所部之后路,逼袁谭不得不仓皇逃窜,如此,方可在追击中一举击溃袁谭所部。”

    庞统不在之际,徐庶便是首席军师,值此军议之际,他自是当仁不让地第一个站了出来,朗声便剖析了下夏侯惇的用兵方略。

    “嗯,元直所言甚是,刘玄德屡败于曹贼手下,已是惊弓之鸟,一旦闻知曹军杀来,断不敢与战,平原必陷曹军之手无疑,到那时,袁谭除仓皇而逃之外,怕也没甚旁的选择了,若欲坚袁谭抵抗之心,平原便不能丢,谁敢为先锋,先挫曹军一阵?”

    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徐庶所言正是公孙明之所想,如今全军赶去恐已是来不及了,唯有以一部骑军长途奔袭赶去,方能破解此局,至于该派谁去么,公孙明心中虽已有了人选,但却并不打算说出,而是不动声色地将问题丢给了帐中诸将们

    x瓜子小说网 www gzbpi 手2 打更 新0更z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