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请君入瓮(二)
    

第一百零五章 请君入瓮(二)



    “嗯,辛苦了,且先下去休息罢。”

    公孙明并未打断郑素的陈述,也就只是静静地听着,到了末了,也没甚旁的表示,仅仅只是不动声色地吩咐了一声,便将郑素打发了开去。

    “主公,若是郑素所言俱实,张郃定是不会轻动了,而今万事已俱备,实不宜久拖,还请主公早下决断。”

    郑素都已离去好一阵子了,可公孙明却迟迟不发一言,一见及此,徐庶可就憋不住了,紧着便从旁进谏了一句道。

    “嗯……也罢,张叔于某确曾有恩,能不伤其性命便不伤好了,都去准备罢。”

    饶是徐庶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公孙明依旧不曾松口,又默然了片刻之后,这才满脸苦涩地摇了摇头,语气萧瑟地下了最后的决断。

    “主公宽仁为怀,徐某佩服。”

    尽管有感于公孙明的念旧,然则徐庶却并不打算照做,口中虽是在称颂不已,可心下里却已是下定了斩尽杀绝之主意……

    “侯爷驾到!”

    夏日的夜来得迟,这都已是戌时将至了,天色依旧亮着,然则黑山军左营中却已是张灯结彩地喧嚣上了,此无他,今日可是左营统领孙轻的四十大寿,不止是左营诸将们齐至中军大帐处贺礼,其余个营的将领也基本上都来齐了,正自众人嬉笑寒暄之际,只听一声喝道响起中,张燕与公孙续已是一前一后地联袂而来,身后各自还跟着一拨亲卫队。

    “末将恭迎侯爷,见过公孙将军。”

    听得喝道声响,身为主人的孙轻可就顾不得跟同僚们拉呱了,穿着身大红喜袍便疾步抢到了张燕的身前,恭谨万分地便是一个大礼参拜不迭。

    “老孙就不必跟某来这一套了,今日你最大,某只管来喝酒,若是酒不够,礼,某可就不送了啊。”

    孙轻乃是黑山军中第三号人物,地位仅次于勇将王当,对于其之见礼,公孙续自是不敢平白受了去,紧着便往边上一让,可张燕却是并不以为意,哈哈大笑地一摆手,煞是亲热状地便打趣了孙轻一句道。

    “侯爷要喝酒,末将便是卖了裤子,那也得让侯爷尽了兴,嘿嘿,侯爷,您请!”

    孙轻跟随张燕多年,自是清楚张燕豪爽的性子,回起话来,自是怎么爽利怎么说了的。

    “哈,你家裤子如此值钱啊,都能换酒喝了,回头某若是没酒了,一准来找你老孙要裤子,哈哈……”

    张燕的心情显然是好得不行,没旁的,概因近来实在是太过顺遂了些,瞧瞧,平白得了顶侯爷的帽子不说,还不用去跟人死磕,只消在方城这么一坐,甚至连给养都有人上赶着送了来,此等美事怕是打了灯笼都没处找去,张燕的心情自是放松得不能再放松了去,这会儿开起粗俗的玩笑来,自也就随意得很。

    “侯爷,公孙将军,二位请上座。”

    众将领们陪着张燕暴笑了一通之后,孙轻这才紧着将张燕与公孙续两位主客往上首大位上引。

    “好啦,老孙就别忙乎了,都坐下罢,上酒,今日都放开了量,不醉无归!”

    虽说是在战时,可对面的公孙明乃是自家盟友,而张郃所部距此又足足有着四百六十余里之遥,张燕自不以为己方需要担心些甚,大手一挥之下,便已是豪迈无比地高呼了一声,顿时便激得陪坐的诸将们全都扯着嗓子欢呼了起来。

    “侯爷,某不行了,肚涨,去去便回。”

    黑山军中都是草莽出身之人,人人粗鄙,个个好酒,随着张燕一声令下,自然是毫不客气地便山吃海喝开了,也就只大半个时辰下来,光是空酒坛子就已不下两百之数,身为主人的孙轻更是众人集火的对象,连着被灌了几大坛之后,终于顶不住要告饶了。

    “呵,就你老孙事多,去罢,去罢。”

    尽管是一军之主,奈何黑山军将领们喝开之后也就都没大没小了起来,张燕自也难逃被围着敬酒之下场,同样也喝得有些高了,只不过他酒量豪,倒也还能撑得住,这会儿见孙轻要借尿遁暂避,忍不住便笑骂了一嗓子。

    “侯爷恕罪,某先告退了。”

    孙轻眼神复杂地看了张燕一眼,嘴角狠狠地抽动了几下,最终还是啥都没说,只丢下了句场面话,便即摇晃着身子往后帐退了去。

    “围上,杀,一个不留!”

    孙轻方才刚退下,夜幕中突然传来了一阵纷乱的脚步声,旋即便见一身甲胄的高览已率一千盾刀手从暗处狂冲而出。

    惊变突起之下,正自喧闹狂饮着的黑山军众将们顿时便慌了神,有的霍然而起,打算拼死抵抗,奈何酒已喝高,身上又没武器,哪能挡得住如狼似虎的幽州军盾刀手们之砍杀,有的想躲,拼命地往几子下藏,可惜同样是白费功夫,单薄的几子根本起不到多少的保护作用,被幽州军盾刀手劈砍几下,几子连同藏身其下的黑山军将领都逃不过被斩成肉块之下场,至于那些跪地求饶者么,一样逃不过死劫,有着高览的死命令下,众幽州军将士们又怎可能有甚恻隐之心,不管不顾地便是一通子狂劈乱杀。

    “尔等要作甚,某乃……”

    张燕高坐主位上,离着冲来的盾刀手们较远,倒是没第一时间便被斩杀当场,只不过他也没能多活上几息,这都还没等他自报名姓呢,接连几把大刀便已是重重地劈了过来,可怜张燕大半生纵横河北,最终却落得了个被乱刀分尸之下场。

    “饶命,饶命啊,某是公孙……”

    公孙续显然没张燕那等豪气,众盾刀手们方才一出现,他便已慌乱地趴伏在了地上,嚎啕不已地狂嚷个不休,可惜甭管他怎么嚷,杀红了眼的幽州军将士们也自不曾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几道刀光闪过,公孙续也自同样成了一堆烂肉。

    说时迟,那时快,整场大屠杀拢共也就只持续了半柱香不到的时间而已,除了事先躲开的孙轻以及其几名心腹手下之外,连同张燕在内的黑山军众将们无一逃脱,尽皆横死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