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假戏真唱(一)
    

第九十九章 假戏真唱(一)



    在确认公孙明已然回到渤海郡之后,袁绍也没为难滞留在邺城的王贺等人,很是爽快地便准了王贺的辞行,并托其给公孙明带去了封亲笔信,言称能理解公孙明的苦衷,并说亲事既定,自当早日完婚,待得击败了曹操之后,便会着人护送袁梅去幽州云云,对此,公孙明表示感谢,并承诺袁军渡河之际,定会按约定自提大军赴前线配合作战。

    在得到了公孙明的保证之后,袁绍似乎安心了,一边调集大批精锐进行冬训,以备开春之后发起进攻,一边派出大批的使节出访各割据势力,南阳张绣、荆州刘表、徐州刘备、江东孙策、关中马腾等处都可见袁家的使者出没,与此同时,曹操方面也在做着战前的准备工作,同样是大批使者赶赴各地,联络群雄,最终的结果是各有所得——南阳张绣、黑山军张燕投入曹操之阵营,刘备、刘表言称加入袁绍一方,江东孙策明确表示中立,而马腾则是态度暧昧,意图不明。

    尽管各有盟友,可从实力对比上来说,曹操依旧处在绝对的下风,没旁的,张绣与张燕都只有一郡之地,兵马号称都有十数万之众,然,可战的精兵却都不多,就算全部投入曹操麾下,也不及袁绍一家的兵强马壮,更别说刘备就顶在曹操阵营的后背上,形势于曹操而论,无疑很是不妙,当然了,袁绍一方也同样有着隐忧,那便是兵力雄厚的刘表根本无意北上,所谓的结盟不过只是口头上嚷嚷而已,至于羽翼渐丰的公孙明么,袁绍明显不是太放心,而刘备所部又立足未稳,自守都难,更别说出兵助战了,总而言之,双方各有各的麻烦。

    双方势力犬牙交错,形势晦暗难明,要想破局,无疑需要果决之勇气,在这一点上,曹操明显要比袁绍强了老大的一截——元宵刚过,曹操率先开始了军事行动,急速调集二十万大军,不顾袁军随时可能渡河之威胁,以泰山压顶之势直扑徐州,消息传到了邺城,田丰、沮授一致提议趁许都空虚之际,全军过河,一举断掉曹操的老巢,偏生此时袁绍的幼子袁买生了病,袁绍心焦之下,无心军政,居然坐视战机流逝,刘备独木难支,很快便被击溃,单骑逃走,过河投入了袁绍麾下。

    时光荏苒,一转眼便已是建安五年三月初三,袁绍着陈琳撰写檄文《为袁绍檄豫州文》,于文中将曹操骂得个狗血淋头,标志着两大军事集团间的矛盾已然彻底公开化,双方调兵遣将,动作频频,大河南北战云密布,一场大决战已是在所难免了的;三月初六,袁绍的调兵文书送抵蓟县,要求公孙明践约率主力赶到青州,从侧翼攻击曹军,与此同时,张燕也接到了曹操密令,着其南下攻击袁军后方。

    张燕与袁绍乃是死敌,双方大战过多场,彼此间的血仇早已是浓得化不开了的,若是有机会,他自然是想给袁绍来上个狠的,问题是公孙明这个袁绍的准女婿就在侧旁,张燕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可又不免担心曹操若是败了,袁绍会掉过头来朝其开刀,左右为难之下,遂决定约公孙明面谈,地点依旧定在了相思亭。

    “公孙将军当真好雅兴么。”

    三月初的相思亭之景色无疑是最美的时候,细雨朦胧间,绿柳吐新芽,桃花蔓两岸,蝶舞莺飞,好一派的勃勃之生机,一身白袍的公孙明悠闲地端坐在亭中,手持着酒樽,好整以暇地赏着美景,口中不时地还哼着小曲儿,当真是要如何悠哉便如何悠哉,这等模样自不免令缓步行来的张燕为之摇头失笑不已。

    “呵呵,偷得浮生半日闲嘛,人生在世,不知享受,活着作甚?”

    去岁相思亭相会时,公孙明是弱势的一方,有求于张燕,而今么,却是完全反了过来,励精图治之下的幽州早已不是当初的残破之地,而是北方最富庶的所在,兵强马壮之下,公孙明自是能悠哉得起来。

    “嘿,享受么?公孙将军是有心享受了,可张某却是火烧眉毛了,往后啊,怕是没那个福分享受喽。”

    望着公孙明那等放松的姿态,张燕心中可谓是酸楚得够呛,要知道去岁相见之际,公孙明可是一口一个张叔地唤着,而他张燕也一直自称为叔,可如今呢,彼此的地位完全调转了个头,有求于人之下,张燕愣是没敢将“为叔”这两字眼吐将出来,只是心中不甘作祟之下,话自不免便说得个醋味十足了去。

    “张叔说笑了罢,您手握十数万重兵,治下民众过百万,于这北方之地,又有谁敢让张叔您难受了去。”

    公孙明很清楚张燕找自己来究竟是为了何事,然则他却是不急着转入正题,而是笑着摇了摇头,扯了些无甚营养的废话。

    “嗯……曹公与袁贼大战在即,想必老弟应是已接到袁贼的请兵文书了罢?不知老弟将作何打算?”

    听得公孙明依旧称呼自己为张叔,张燕紧绷着的心弦顿时便稍松了些,可他却是不敢再以为叔自居了,竟是改称公孙明为老弟,言语间明显透着股讨好之意味。

    “呵,是啊,想来曹贼必也已是移文张叔处,要张叔发兵攻袁公之后路罢?”

    公孙明并未否认张燕的推测,但却没说自己打算怎么办,而是紧着便反问了张燕一句道。

    “确有此事,然,某心中却有疑惑,情形不明之下,某也自不敢轻举妄动啊,不知依老弟看来,这一仗究竟谁能赢?”

    张燕本想否认,可转念一想自家军中与公孙明眉来眼去的可不在少数,这等军机根本无法瞒得过公孙明,矢口否认不过是徒增笑尔,加之他确有心要问策于公孙明,也就索性直说了出来。

    “张叔希望谁能赢?”

    公孙明多精明的个人,只一听便知张燕到底想问些甚,可却故作不知,并未为其解惑,而是不动声色地反问道。

    “这……”

    张燕就是因为不知道谁能赢方才会来寻公孙明探听虚实的,而今一听公孙明居然就这么一脚又将问题给踢了回来,登时便傻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