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雪夜杀机(三)
    

第九十八章 雪夜杀机(三)



    公孙氏乃是辽西豪族,公孙瓒更是称霸幽州多年,在这等环境下长大的公孙明既是有心向武,自是不凡顶级武学,无论是刀剑还是长枪,不单家传武学可用,更有不少有名师之指点,之所以一直只是半吊子水平,并非其人不用功,而是悟性实在太一般了些,故而武力值寻常得很,顶多也就是六十五左右的水准罢了,了不得算是个三流武将。

    前任不行,却并不意味着公孙明也不行,没旁的,哪怕是在后世那等妖孽横行的年代,他的悟性也属于最顶尖的那一级,在有着赵云、高览这等绝世武将可请教的情形下,武艺之提升可谓是惊人至极,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迈过了九十这么道绝世武将的门槛,而今情急拼命之下,出手皆是进招,只攻不守,武力值更是急速飙升到了个可怕的地步。

    “好贼子,受死!”

    发狂起来的公孙明无疑极其可怕,宛若一台不知疲倦的杀人机器一般,剑锋所向,刀挡刀折、剑挡剑断,人若挡,那就只有横尸当场之结果,所过处,剑光如虹飙射间,一具具残尸扑倒于地,浑身浴血之下,当真有若地狱里来的魔神一般,眼瞅着众手下纷纷惨死当场,曹东亮登时便急了眼,一摆手中的大刀,咆哮如雷地便迎上了公孙明。

    “铛,铛铛……”

    公孙明早已杀得兴起,哪管曹东亮如何呼喝,手中的宝剑一领之下,瞬息间便连攻出了数十剑,剑剑不离曹东亮的周身要害,出手速度之快,当真有若狂风暴雨一般,饶是曹东亮都已是拼尽了全力,也没法反还出一招,只能是被动地挥刀招架个不休,却又不敌公孙明的神力,消瘦的身形愣是被震得连连暴退不已。

    “大人小心,看某杀他!”

    尽管被公孙明压着狠打,被动得无以复加,可曹东亮到底是勉强挡住了公孙明的锋芒,这就给了其余摸金营士兵调整之余裕,但听一声暴吼之下,“影鬼”已若鬼魅般蹿到了公孙明身旁,一把涂抹了黑漆的匕首上下翻飞,围着公孙明便是一通狂攻,逼得公孙明无法再去追击被震得身形不稳的曹东亮,只能急速回剑自保,于电光火石间跟“影鬼”连对了十数记,尽管仗着力大,强行震退了“影鬼”,可此时喘息已毕的曹东亮又已再度杀了过来,与“影鬼”联手,硬是将公孙明压在了下风。

    曹东亮与“影鬼”乃是这支夜袭小部队里武艺最强的两人,这都已全被公孙明牵制住了,自然也就无人可以再去挡住武力值更高的赵云,结果么,自然不会有甚意外,哪怕冲向赵云的摸金营士兵多达十数人,却哪堪赵云这等绝世武将之斩杀,但见赵云身形闪动间,剑光随心挥洒,行云流水般从众黑衣蒙面人中穿行而过,每出一剑便有一人惨嚎着倒在地上,前后不过半柱香不到的时间,胆敢向其冲去的摸金营士兵皆已成了一地的尸体。

    “主公莫慌,末将来也!”

    击杀了围攻自己的众黑衣蒙面人之后,赵云根本顾不上另一名已是浑身浴血的幽州军士兵,提着滴血的宝剑便往公孙明所在的战团冲了过去。

    “风紧,扯乎!”

    直到赵云高呼杀来,曹东亮这才惊觉自己的手下居然就只剩下正与残存的幽州军士兵鏖战的三人,余者全都躺尸于地了,心不由地便是一慌,哪敢再战,趁着“影鬼”急攻公孙明之际,高呼一声,扭头便往暗夜里逃了开去。

    “唰、唰……”

    “影鬼”一身的本事都在身法上,至于武艺么,其实并不算太高,之所以能压着公孙明打,完全是因曹东亮正面扛住了公孙明之结果,而今曹东亮这么一逃,“影鬼”哪敢留下来独挡公孙明与赵云这两大绝世强者,身形闪动间,便已踏雪奔进了村中,在残骸中乱闪了几下,便已没了踪影,他这么一逃之下,正自与最后一名幽州士兵缠杀不已的另三名摸金营士兵也自没了战心,乱纷纷地掉头便跑。

    “主公,别追了,小心有诈!”

    见得公孙明还要死追“影鬼”不放,赵云可就不敢坐视不理了,赶忙一摆手中的宝剑,挡住了公孙明的去路。

    “呼……”

    公孙明此际已然杀到了狂,一双眼里血丝密布,如狼般地盯着赵云看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缓和了下来,也自没甚多的言语,闷闷地仰头长出了口大气,手一抖,将宝剑归了鞘,拖着脚便行到了赵磊残破的尸身旁,盘腿便坐了下来,颤巍巍地伸出了右手,为怒目圆睁的赵磊合上了眼皮。

    “主公,此地不宜久留,若是袁贼再派兵追来,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赵云到底是见惯了生死之人,尽管也颇为伤感赵磊的英勇,然则他更关心的是公孙明的安危,这一见公孙明在那儿默默流泪,自不免有些急了,这便从旁进谏了一句道。

    “无妨,不是袁绍干的。”

    尽管在悲痛之中,公孙明的头脑却依旧清醒得很,一开口便下了个结论。

    “这……”

    听得公孙明这般说法,赵云不由地便是一愣,实在是想不明白河北地面上除了袁绍之外,还有谁会下这等黑手。

    “嗯……是曹贼的手下,摸金校尉,盗墓贼子!”

    公孙明长出了口大气,一把拽住一名躺倒在地的黑衣蒙面人之胸襟,只一抽,一支爪状的护身符便已拽在了手中,往赵云面前递了去,寒着声便给出了解释。

    “摸金校尉?主公,不管是何人所为,此处已是险地,实不宜久留,还请主公即刻上马。”

    赵云一低头,借着篝火的光亮看了看公孙明递过来的爪形护身符,却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也搞不明白公孙明凭甚判断刺客便是曹操的人,更不懂摸金校尉到底是啥玩意儿,只不过他也不打算在此时细问,只是一味地催促公孙明赶紧离开此地。

    “撤!”

    公孙明自不会不清楚此际不是伤感的时候,也没再多迁延,伸手从赵磊腰间解下了褡裢,往自己腰间一系,翻身上了最后一名亲卫牵来的战马,恨恨地吐出了个字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