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砸开金锁走蛟龙(一)
    

第九十二章 砸开金锁走蛟龙(一)



    “哈哈……无晦老弟,恭喜,恭喜啊!”

    末时刚过,小睡了一觉的公孙明方才刚起床没多久,袁尚就找上门来了,卜一见面,连个寒暄话语都没有,便已是咧着嘴哈哈大笑个不休,显见这货的心情要多好便能有多好。

    “哦?喜从何来?”

    尽管只一看袁尚的自得样子,公孙明便知大事必是已定了的,紧绷着的心弦也自不免为之一松,但却并未表露出来,反倒是作出了副讶异莫名状地发问了一句道。

    “哈,无晦老弟还不知道罢,家父已允了老弟与小妹的亲事,正着人择日,要给老弟与小妹定亲呢,嘿,今日一早,郭图那老混球还试图拦阻,却被家父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一通,就此被赶出了堂去,哈哈……你是没瞧见啊,袁谭那厮的脸色可是臭得跟吃了屎一般,哈哈……笑死为兄了!”

    袁尚原本其实也不是个嘴碎之人,可架不住今日心情好,话自然也就多了许多,肆意笑骂无忌,明显已是将公孙明当成自家人来看待了的。

    “原来如此,多谢兄长成全了,此恩此德,小弟自当永铭于心。”

    听得袁尚这般说法,公孙明的眼神顿时便是一亮,倒不是欢喜亲事能成,而是在庆幸自己拖延时间的战略目的终于实现了,无他,经历过前世那等信息爆炸时代的洗礼,公孙明又岂是见了美女便走不动路之人,再说了,他与袁梅也就只见过一面而已,真谈不上有甚感情可言的。

    “嗯,老弟这话,为兄可是记在心上了,呵,说起来老弟真正要感谢的是小妹啊,若不是小妹以死相逼,父亲他也不会准了这门亲事,老弟将来莫要亏了小妹才好。”

    多日的相处下来,袁尚早将公孙明引为知己了的,倒是没介意公孙明的谢还是不谢,此时此刻,他甚至忘了夺嫡之事,一门心思地希望公孙明能善待自家小妹。

    “兄长放心便是了,小弟断不会叫兄长失望了去的。”

    饶是公孙明城府深似海,可这一听袁梅居然为了自己以死抗争,心下里不由地便是一疼,无他,最难消受美人恩,自古以来,莫不如是,一想到将来要跟袁家决战沙场,公孙明心中可谓是百感交集,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大公子,主公突然变了卦,如今定亲在即,事恐难为,还须得早作绸缪方好啊。”

    就在公孙明与袁尚笑谈无忌之际,郭图也正在向袁谭进言着,其那张白胖的脸上满满皆是不忿之色,显然是又想起了上午议事时所遭遇的耻辱。

    “嗯……”

    要说恼火,袁谭心中的火气只会比郭图多,而断不会少了去,要知道他为了拉拢颜良、文丑这两位军中重将,所花费的代价可谓是大到了极点,多年的积蓄几乎散了个精光,好不容易才在夺嫡战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随着公孙明被袁尚拉拢过去,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这叫他情何以堪哉,问题是眼下大局似乎已定,袁谭尽自不甘得很,也自没啥法子可想了的。

    “大公子明鉴,某倒有二策,管叫那公孙小儿回不得幽州!”

    郭图恨极了公孙明,不止是前番在公孙明手下吃了大亏之故,连同今日一早所受的耻辱也全都算在了公孙明的头上,为能除掉公孙明,郭图已是豁出去了。

    “哦?公则有何妙策只管直说好了。”

    若是能顺利砍断袁尚的臂膀,袁谭倒是不吝付出一些代价的,这会儿一听郭图自言有妙策,精神立马便是一振,紧着便出言追问道。

    “头一策便是李代桃僵,大公子可向主公进言,就说幽州苦寒,远不及邺城干爽,为小妹之幸福故,当将公孙明留在邺城,以待成亲,至于幽州牧么,可另选他人前去替代,左右都是一家人,又何须分出个彼此,那公孙小儿应了的话,大公子便可着颜良前去幽州掌总,一举断掉公孙小儿的老巢,若是不应,那便是公孙小儿包藏祸心,当诛!”

    郭图在大局观以及战略能力上,本事缺缺,可在耍阴谋诡计上,却是个中之好手,只见其眼珠子略微一转,便已给出了条毒计。

    “嗯,公则言之有理,此策大可一试,只是三弟若是执意反对,却也难保父亲不为其所动,若如此,又当如何哉?”

    一听郭图此策甚妙,袁谭的眼神当即便是一亮,只是碍于袁尚掺杂其中,他也不敢保证袁绍会听自己之所劝。

    “至于第二策么,便是绝杀之策,在公孙小儿回幽州的路上,大公子可着人假扮黑山贼,劫杀此獠于道,但消人死了,万事俱休矣,纵使主公最后得知真相,也断不会太过为难大公子的。”

    郭图也没指望第一策能得圆满,毕竟有着袁尚在,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了些,也就只打算姑且一试罢了,成与不成都无所谓,左右进言而已,又不会有啥实际的损失,他真正要进献的其实是第二策,亦即绝杀之策。

    “呼……也罢,那厮既是不识相,那就送其一程好了!”

    袁谭本就是杀伐果决之人,为了自身之大业,他自是不会顾及到自家小妹是否幸福,但凡挡了他的道的,都是敌人,该下杀手之际,袁谭自不会有甚含糊可言……

    “禀三公子,公孙将军,主公请公孙将军即刻去府上一趟,有要事相商。”

    离着定亲还有近十日之久,公孙明尽管心急着回幽州,却也没得奈何,只能是在邺城熬着,为确保无虞,每日里基本上都与袁尚待在一起,几乎是形影不离,防的么,自然是意外,然则有些事显然不是靠防便能防得住的,这不,就在公孙明与袁尚在别院后花园里宴饮之际,一名袁家亲军将领却是突然赶了来。

    “有劳了,某这就去。”

    这一听袁绍只请自己一人前去,公孙明心中立马便是一动,但却并未有丝毫的迟疑,紧着便起了身。

    “无晦稍候,某陪你一道去。”

    袁尚显然也意识到此番邀请恐怕没那么简单,唯恐公孙明吃亏之下,也自跟着站了起来。

    “三公子海涵,主公只请公孙将军一人。”

    果然不出公孙明所料,那名亲卫将领毫不犹豫地便谢绝了袁尚的同往,此言一出,袁尚的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