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内宅攻势(三)
    

第九十章 内宅攻势(三)



    “公子高才,小女子佩服,此处亭台阁谢不少,景致尚佳,不知公子可能有感而发否?”

    饶是公孙明谈笑自若,可袁梅显然不太相信以公孙明之年岁,能写出那等空明之诗作,也不太相信那遒劲的笔墨会是出自公孙明的手笔,只是又不好直斥公孙明冒他人之名,这便起了当场考校之心思。

    “且取笔墨来。”

    这一见刘老夫人含笑不语,公孙明便知这一关是无论如何都推脱不得的,可也不放在心上,左右他乃是有备而来的,又岂会怕了区区考校。

    袁家贵极,自然不会缺了文房四宝,随着刘老夫人一挥手,立马便有一名侍女紧着应诺而去,不多会,笔墨纸砚皆已齐备,公孙明也自不会有甚客气,提笔略一思忖,便即挥毫速书了起来,很快,一首辞便已跃然纸上,一笔瘦金体力透纸背,傲骨嶙峋,气势庞然!

    “伫倚危楼风细细, 望极春愁, 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 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啊……”

    时值公孙明挥笔之际,袁梅已是难耐心下里愈发浓烈的好奇心,待得公孙明搁下了笔,登时便坐不住了,款款起了身,凑到了几子旁,呢喃地便念了起来,直到最后一句时,两团红晕当即便浮上了脸庞,心慌意乱之下,竟是羞得个不行,只一声惊呼,腰身一扭,人已慌慌张张地逃进后堂去了。

    “这丫头……唉,小女年幼,不识礼数,还请公子勿怪。”

    母女俩本来是约好了的,若是公孙明的表现不能入眼,袁梅只管自行离开,后头的事儿么,刘老夫人自会召唤众健仆们冲进院子来,将公孙明安上个莫须有之罪名,当场打杀了去,也好保住自家女儿之名节,可眼下袁梅逃是逃走了,却显然不是不满意,而是羞不可耐,刘老夫人摇头失笑之余,对公孙明的好感也自就此大起了。

    “不敢,是晚生唐突了。”

    公孙明的演技早已炉火纯青,演啥像啥,那温文尔雅的做派一出,当即便令刘老夫人眼中的慈爱之色愈发浓烈了不老少。

    “嗯,公子是哪年生人?”

    刘老夫人虽从来不理外事,可对今春公孙明连败袁军之事还是有所耳闻的,而今又见识了公孙明在文事上的本事,心下里对这位文武双全的毛脚女婿其实已是十二分认可了的,只不过此事关系重大,她倒也没敢当场给公孙明一个承诺,然则问起公孙明八字本身就已表明了心迹。

    “回老夫人的话,晚生是光和五年二月初六生人。”

    尽管两辈子都没当过毛脚女婿,可架不住前世那会儿电视剧看多了,到了这般田地,公孙明哪会不知自己已然成功地征服了刘氏母女,紧绷着的心弦立马便是一松,回答起刘氏的提问来,也就愈发恭谨了几分。

    “壬戌年生人啊,嗯,比梅儿大了正好一岁零一个月,好,甚好,老身有些乏了,公子且先回了罢。”

    刘老夫人对公孙明是越看越爱,也自有心要成全于其,这会儿心急着要去寻袁绍说理,也就没再多留公孙明,笑呵呵地便下了逐客之令,自有随侍的两名侍女行上了前来,恭谨地将公孙明送出了主院。

    “无晦老弟,情形如何了?”

    这才刚出了主院的门,袁尚便已若鬼魅般从屋角处蹿了出来,神情紧张地便发问了一句道。

    “兄长可真没义气,丢下小弟一人自己逃了,回头啊,小弟可就直接唤你三舅哥了。”

    这一见袁尚冒出了头来,公孙明心情正好之下,忍不住便打趣了其一把。

    “为兄这不是……咦,好你个无晦老弟,行啊,这就打趣起为兄了,当真是新人进洞房,媒人丢过墙啊,哈哈……”

    袁尚也自知丢下公孙明去受罪大有不妥,紧着便要出言解释上一番,只是话才刚开了个头,突然间便猛醒了过来,忍不住便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见及此,公孙明自是乐得跟着放声大笑上一回……

    “老爷,夫人请您去主院一行。”

    平白得了公孙明大批辎重,袁绍的心情自是好得不行,紧急召集了手下文武重臣,商议渡河作战事宜,这一商议便商议到了日落时分方才告了个段落,腹中空空之下,袁绍也自没留众心腹手下们接着往下议,这一结束了军议,便即兴奋奋地往后院行了去,这才刚转过内外关禁的照壁处,立马便有一名侍女紧着迎上了前来,恭谨万分地便福了一福。

    “嗯。”

    袁绍妻妾虽是不少,可对刘氏这个贤惠的续弦却是素来尊重,此际一听刘氏有请,也自不疑有它,不置可否地轻吭了一声,抬脚便往主院行了去,待得从主房的屏风后头转将出来,猛然间发现爱女袁梅也在房中,正自伏在刘氏的怀中,低声地咽泣着,袁绍的心头当即便是一沉,脚下也自不免便顿住了。

    “老爷回来了。”

    见得袁绍已在屏风处站定,刘氏虽是满脸的阴霾之色,可还是依礼起身福了福,反倒是往昔最为乖巧可人的袁梅却宛若没瞧见袁绍一般,伏在榻上,哭得更响了几分。

    “夫人不必多礼了,梅儿这是……”

    尽管心下里已然猜到定是招婿一事露了馅,可袁绍心中还是难免存了一丝的侥幸,但见其眼珠子转了转,强笑着试探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老爷自己造的孽,还要来问我母女作甚?”

    袁梅只管趴在榻上哭,根本不曾抬起过头来,倒是刘氏却是开了口,只是说出来的显然不会是啥好话。

    “这,这是从何说起来着?”

    眼瞅着自家妻女如此作态,袁绍的头皮自不免便是好一阵的发麻,心中有愧之下,一张老脸当即便被憋得个通红如血,可要他就此认错么,那也是万万不能的,毕竟相较于女儿的名节来说,占领幽州无疑更加重要,此时此刻,袁绍已然打定了主意,要来个死不认账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