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内宅攻势(二)
    

第八十九章 内宅攻势(二)



    “无晦老弟,家母正在气头上,若是有所责骂,还请老弟多多忍耐,为兄就只能送老弟到此了。”

    切身利益相关的情况下,袁尚办起事来,还真是风风火火,快得惊人,这不,早间才回的府,申时便又转回了别院,言称刘老夫人有请,一路将公孙明护送到了主院的门口,自个儿却很不讲义气地当了缩头乌龟,只丢下句交待,便即头也不回地闪了人,足可见这货午间定是没少遭其母、其妹之埋汰,这都已是被骂怕了的。

    娘的,说好的义气哪去了,还同生共死呢,这货真不可靠!

    别看公孙明先前定策时信心满满,这一路乘车而来之际,也是风轻云淡,浑然一派成竹在胸之模样,可真到了毛脚女婿要见丈母娘之时,公孙明心里头也自不免狂打着鼓,本想着拽袁尚一道进去壮个胆子,却没想到这混球居然逃得如此之快,弄得公孙明的头也自不免大了一圈,忍不住便翻了个白眼,奈何来都已是来了,再想退走已是没有可能,无奈之下,也只能是紧着整了整衣衫,由两名侍女陪着便往院子里行了去。

    袁绍好奢华,其所住的主院自然是宽绰无比,楼台参差毗邻,更有假山池水,长廊蜿蜒,景致无疑极美,然则公孙明却是无心赏玩,闷着头,任由两名侍女引领着沿长廊向内走了去,连过了几道照壁拱门,终于来到了一处庭院中,入眼便见一名中年美妇正自端坐在一张几子的后头,满脸皆是阴霾之色,其身旁还跪坐着一名少女,看不清面庞,隔着虽远,却隐约能听到抽泣之声,毫无疑问,这两女子必是刘氏与袁梅无疑。

    “晚生公孙明见过老夫人。”

    既已断明了二女的身份,公孙明也自不等两名侍女上前回话,紧着便是几个大步抢上了前去,很是恭谨地行了个礼。

    “嗯。”

    刘氏膝下三子,却只有一女,素来视若珍宝,年都已近十六了,还舍不得让其出阁,此番骤然听闻袁绍瞒着她要招公孙明为婿,弄得个满城风雨不说,到了头来,居然是打着招婿的名义要谋掉公孙明的性命,这可就真触及到了刘氏的底线,没旁的,公孙明的死活她不在意,可事涉爱女的名节,刘氏却是怎么也不能不管的,将跑来搅事的袁尚骂得个狗血淋头之外,兀自不解气,又勒令其赶紧将公孙明唤了来,就是想看看公孙明究竟是何等样人,若不似袁尚说的那般出色,用不着袁谭出手,她便会着人当场打杀了去,可眼下只一看公孙明那等英挺不凡的样子,刘氏的心火当即便消了不老少,但却依旧没给公孙明啥好脸色看,甚至不曾叫起,也就只是从鼻孔里轻吭出了一声罢了。

    “得闻老夫人宣召,晚生匆匆而至,来不及准备,唯有薄礼一份,还请老夫人鉴赏。”

    尽管遭了冷遇,然则公孙明却并未有甚不满之表现,只见其一抖手,便已从宽大的衣袖中取出了一物,双手捧着,向前便是一递。

    “递上来。”

    刘氏出身汉室宗亲,身份极贵,眼界自然极高,乍闻公孙明要送礼,下意识地便打算拒绝了事,然则话才刚到嘴边,突然间发现她竟是认不出公孙明双手捧着的那东西究竟为何物,好奇心起之下,呵斥之言顿收,转而语调淡然地便吩咐了一声,自有一名先前引路的侍女脆声应诺之余,紧着便将公孙明手中之物转呈到了刘氏的面前。

    “这是……”

    那事物玉石为骨,白绢蒙其上,更有花鸟之绘以及诗赋一首,看着别致异常,可刘氏翻来覆去地把玩了许久,也搞不懂此物究竟何名,又能有何用,不得已,只能是迟疑地探问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好叫老夫人得知,此为玉折扇,握其柄而摇之,便是一扇子。”

    刘氏认不出来也自不为奇,概因这时代就没这玩意儿,公孙明之所以费尽心思整了出来,就是要用在此处的,若不能引起刘氏的好奇心,此番的内宅攻势可就不免要有折戟沉沙之虞了的。

    “嗯,倒是个稀罕物,这扇面上之画与诗合,别有一番雅致之格调,不错,不错,不知何是哪位高人之手笔?”

    这时代可没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陋习,不少大户人家的女儿都是饱读诗书之人,刘氏出身显赫,自然不是庸俗之人,对于折扇的功用根本不在意,问过也就问过了,并不当一回事儿,倒是对扇面上所绘的画以及背后的一首五言绝句赞不绝口。

    “晚生惭愧,信手涂鸦尔,实当不得高人之说。”

    公孙明的前任文武皆寻常得很,自然是整不出啥风雅之勾当的,可架不住公孙明前世那会儿为了混官场,风雅的本事却是练了不老少,虽谈不上一流国手,却也颇有几分功力,至于那诗么,当然是剽来的了,左右作者都还没出世呢,公孙明窃为己有之际,还真就理直气壮得很,浑然不带半点脸红的。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真是公子所作的么?”

    听得自家母亲没口子地赞许那诗那画,一直在低头咽泣的袁梅顿时便起了好奇之心,伸出素手,从其母手中接过了玉折扇,摊将开来,正反面都看了看之后,忍不住便低声地咏读了起来,末了更是明眸翻波地望向了公孙明,讶异无比地发问了一句道。

    “去岁之时,小生偶然于无定河边瞧见一渔翁冒雪泛舟河上,遂有感而发,让姑娘见笑了。”

    袁梅这么一抬起头来,公孙明这才发现其长得与袁尚颇为的相似,唇红齿白,明眸善睐,虽尚未成年,却活脱脱便是一美人胚子,放之后世,至少也是女神级的人物,心中不由地便是一荡,可也就只是一荡而已,很快便恢复了宁静,言语平和不说,眼神更是正得几无可挑剔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