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杀机暗藏(四)
    

第八十七章 杀机暗藏(四)



    “诸公以为那公孙明其人如何哉?”

    好端端的一场洗尘宴竟是整成了鸿门宴,宾主双方显然都无心再宴饮下去了,几折歌舞之后,也就草草告了个终了,再着袁尚将公孙明一行人等护送到别院暂歇之后,袁绍心事重重地便将手下众谋臣们都召到了书房中,也自无甚寒暄之言,一开口便直奔了主题。

    “主公明鉴,某以为其人慷慨好义,实有古侠之风。”

    许攸两次幽州之行不单一直受捧,更得了公孙明大笔的好处费,自然是要为公孙明说话的,这不,袁绍话音方才刚落,他便已第一个站了出来,朗声为公孙明高唱起了赞歌。

    “子远休要妄言误主,那公孙小儿奸诈过人,假作慷慨,必是别有所图,其心诡异,主公万不可不防啊。”

    许攸在众谋士里人缘极差,他的话,自然没谁肯出面附和,倒是先前被公孙明摆了一道的沮授头一个站出来唱了反调。

    “公与所言甚是,是儿与我冀州有血仇,此番竟肯如此放低姿态,个中若无蹊跷才是怪事了的。”

    郭图往昔在打击沮授时素来不遗余力,可此番为了能斩断袁尚的臂助,却是一反常态地高调表示了对沮授的支持。

    “公则此言过矣,某观那公孙明之言行不像有假,今徒议无益,不若等上三、四日,看其所应承之粮秣、食盐是否真有兑现再做计较也不为迟。”

    因着曾在公孙明手下吃过大亏之故,审配其实也很是不喜其人,奈何袁尚执意要引公孙明为援,他也自不得不配合,只是在行动上么,明显有所保留,尽管是在为公孙明缓颊,却也并未将话完全说死。

    “主公,窃以为正南此言大善,那公孙明是忠是奸,三数日便可见分晓,又何须急着下个决断。”

    逢纪与审配的心思并不一致,尽管同样对公孙明没啥好感可言,只是考虑到颜良、文丑已然被袁谭所拉拢,为确保己方不在夺嫡战上落败,他倒是赞成拉拢公孙明为用的,这一点,从其言语明显较审配积极上一些便可见端倪。

    “嗯……元皓怎么看此事?”

    因着公孙明的承诺着实太重了之故,袁绍对其观感可谓是大改,从一开始的必除之心已不知不觉地转为了收为己用,只是心下里还是有些不衬底,这便迟疑着将问题丢给了田丰。

    “先贤有云:大奸似忠,此人城府过深,实非善类,当得早除为上!”

    真说起来,田丰对公孙明还是很有好感的,然则身为首席谋士,田丰并不会因个人好恶而感情用事,一针见血地便点出了公孙明不能留之根由所在。

    “不可,万万不可,主公明鉴,公孙续与黑山贼兀自盘踞北方,若是我冀州就此斩杀了公孙明,姑且不说天下人会有非议,便是黑山贼占据了幽州,于我冀州而论,都是一场灾难啊,此诚不可以意气用事者。”

    许攸拿人的手短,加之早被公孙明灌多了迷汤,自是不愿见公孙明来得去不得,也没等袁绍有所表示,紧着便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也罢,那就先等三数日再定好了。”

    袁绍素来好面子,自是不愿因杀了公孙明而惹来天下人的非议与嗤笑,加之许攸的分析也自不无道理,已然大起的杀心瞬间便又烟消云散了开去。

    “主公英明!”

    左右与曹操开战的时机尚不成熟,三数日时间无疑是等得起的,众谋士们倒也不急着决断公孙明之死活,此时听得袁绍这般说法,众谋士们自是不会有甚异议……

    “无晦老弟真信人也,如此多的辎重说给便给,为兄佩服,特代父亲多谢老弟之慷慨了。”

    四天的时间并不长,转瞬也就过去了,四日下来,袁绍虽是日日设宴招待,却绝口不提招婿一事,也不跟公孙明谈军政,倒是风花雪月地扯了不老少,看似对公孙明信赖有加,可到了乐城方面真的交割了大批粮秣以及食盐之后,袁绍反倒是不露面了,只派袁尚到别院向公孙明致谢一番了事。

    “显甫兄,还请救小弟一命罢。”

    袁尚倒是说得个兴奋无比,可公孙明的脸色却是突然垮了下来,紧着便是一个长鞠,语带颤音地求肯了一句道。

    “这,这是从何说起来着?”

    袁尚根本就没想到公孙明会是这般说法,登时便傻了眼。

    “唉,都怪小弟,为确保讨曹贼能大胜,小弟已是倾囊支持了的,却不料竟引起了某些人的贪心,误以为幽州豪富,这就要杀鸡取卵了。”

    邺城乃是龙潭虎穴,公孙明自然是不想在此处多呆的,问题是要想祸水南引,他又势必不能潜逃回幽州,而要想光明正大地破局,那就必须勾起袁尚的同仇敌忾之心,正因为此,公孙明可是准备好了一大盆的脏水,就等着泼向袁谭了,当然了,这等勾当断不能一上来便道出,终归须得一步步引袁尚入彀方可。

    “当不至于罢?父亲素来宽仁待人,又岂会行此卸磨杀驴之恶事哉?”

    袁尚这些日子一直随侍在其父身旁,并未听闻其父要对公孙明动手,这会儿听得公孙明说得蹊跷,自是不太相信。

    “据小弟所知,取青州乃是大公子带兵所为,州中大小官吏无不是其心腹,如今又有了颜良、文丑之支持,势大矣,若能再得幽州,何人能与之抗哉?”

    公孙明并未直说要杀自己的人是袁谭,而是将袁家兄弟俩的实力对比摆到了桌面上来谈,个中暗示之意味当真浓得可以。

    “哼!狗贼猖狂,某岂能与之甘休,无晦老弟莫慌,某这就找父亲评理去!”

    军中势力此消彼长本来就是袁尚的心中最疼之所在,这一被公孙明揭破,当即便怒得个不行,忍不住便暴了声粗口,拍案而起之余,竟是要就此到袁绍面前告状去了。

    “慢,兄长这莫非是欲陷小弟于死地乎?”

    公孙明扯出这么些事儿可不是为了让袁尚去告黑状的,而是别有所图,自然不能坐视袁尚就这么盛怒而去的,这都没等袁尚迈动脚步,公孙明便已是满脸惶急之色地叫了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