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杀机暗藏(二)
    

第八十五章 杀机暗藏(二)



    “你、你……”

    辛评一向自认风雅过人,素以雄辩自负,此番自以为占据了主场优势,试图居高临下地问责公孙明,却万万没想到公孙明不单敢抗辩,还言辞犀利如此,一时间里短词穷之下,竟是不知该如何应对方好了的。

    “好了,都是朝廷大员,如此喧闹,成何体统。”

    袁绍原本是想着给公孙明一个下马威的,故而先前并不制止郭、辛二人的出头刁难,却不曾想自家的两大谋士不单没能压倒公孙明,反倒自身被挤兑得下不来台,眼瞅着再这么闹腾下去不是个事儿,不得已,也只能一压手,来了个各打五十大板。

    “长者面前失礼,诚小子之过也,还请袁公恕罪则个。”

    尽管袁绍是在公然拉偏架,可公孙明却无一丝的怨怒之色,有的只是满脸的歉意,行礼之际,尽显温文尔雅之气度。

    “嗯,罢了,些许小错,无足挂齿,来人,备宴,为公孙将军洗尘。”

    这一见公孙明举止有度、进退有节,人又长得英武不凡,袁绍自是越看越是喜欢,自是不打算再让手下文武们出头刁难公孙明,挥手间便已下了道命令,自有随侍在侧的下人们轰然应诺而去……

    “公孙将军以为曹丞相何许人哉?”

    大将军府人手众多,加之又是早有准备,宴席排开自非难事,拢共也就半柱香左右的时间而已,宾主便都已在后花园里落了座,当然了,宴必然不会是好宴,这不,头一巡酒刚过,歌舞都尚未上场,就见沮授已然冲着公孙明一拱手,看似随意,实则暗藏杀机地发问了一句道。

    “曹贼托名汉相,实则汉贼,人人得而诛之!”

    沮授这么一开口,在场诸般人等的目光立马齐刷刷地全都聚焦在了公孙明的身上,那等压力之巨,实非一般人所能承受得起的,然则公孙明却是浑然不放在心上,概因他早已猜到了沮授此一问背后的诸般埋伏。

    “嗡……”

    众冀州文武官员们显然没想到公孙明会答得如此之干脆,也没想到公孙明对曹操居然会是这么个评价,一时间不禁全都轰乱了起来。

    “何解?”

    沮授虽号称智者,可显然也没料到公孙明会是这般评价曹操,一时间也自不免发愣了片刻,这才出言追问道。

    “曹贼若是真心匡扶汉室,那便该护卫圣驾还京,而非将圣驾扣于许都,此举无外乎是欲挟天子以令诸侯罢了,如此视陛下为傀儡,不是汉贼又是甚来着?”

    公孙明本就对曹操没啥好印象,加之双方注定将会是敌手,自然没必要给曹操留啥情面,再说了,袁绍与曹操即将开战,在其面前说说曹操的坏话,无疑是投其所好之举,这等不花钱又能讨好“未来岳父”的事儿,又何乐而不为哉。

    “说得好,曹阿瞒野心勃勃,矫诏乱政,确属汉贼无疑,某自当提大军荡平此獠!”

    袁绍对曹操是早就不满已极了的,之所以到现在还不曾跟曹操擦枪走火,只不过是因着幽州未定,唯恐腹背受敌罢了,实则心中无时不刻都在琢磨着如何将曹操打垮击烂,这会儿听得公孙明如此贬低曹操,袁绍自然是乐见得很,也没等沮授再度开口,便即一击掌,高声喝彩了一嗓子。

    “主公英明!”

    袁绍这么一定了调,众冀州文武官员们自是须得紧着称颂上一番,此乃题中应有之意,却也无甚可奇怪的。

    “公孙将军既言曹贼人人得而诛之,想必应是我大汉忠臣无疑,今,袁公之意已决,不日便将渡河击贼,公孙明将军怕是不好坐视罢?”

    尽管有了袁绍的打岔,然则沮授显然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让公孙明过了关去的,众人称颂之声方落,也没给袁绍再度开口之机会,沮授便又将矛头对准了公孙明。

    “自然不能,某虽才疏学浅、力量单薄,然,在大义面前,却也断不会后人!”

    明知道沮授这是在挖坑等着自己跳,可公孙明却根本不曾在意,昂然便表明了态度。

    “哦?不知公孙将军打算如何行了去?”

    公孙明这么个回答显然再度出乎了沮授的意料之外,硬是令其很明显地愣了愣,方才出言紧逼了一句道。

    “这世上总是多只会唱高调之徒,公孙将军不会是打算藏在幽州摇旗呐喊罢?”

    “空口虚言的话语就不要拿出来说了,我等可不是三岁小儿。”

    “不错,说的再多都是废话,终归是须得战阵见分晓,幽州号称雄兵十万,拿出八万讨贼应是不难罢?”

    ……

    沮授的逼问之言一出,冀州文武们立马便全都喧嚣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地乱嚷个不休,显然是套好了要逼公孙明当场表态出兵助战的,对此,袁绍只笑不语,毫无出言帮衬”自家女婿”之表示。

    “诸公如此滔滔,足可见讨贼之心甚坚,皆我大汉忠臣啊,某感佩不尽,为表决心,某在此发誓,当与曹贼不两立,为振军心,我幽州自当有力出力,有粮出粮,多的不敢说,粮五百石、盐千石四日内便可送到乐城,袁公只管派人去接即可,待得与曹贼开战之际,某亦当亲率部众助战,若违此言,叫某万箭穿心而亡!”

    对于冀州文武的步步紧逼,公孙明早在来邺城之前便已算计到了,又怎可能不早作安排,这不,待得众人闹腾得差不多之际,公孙明面色突然一肃,举起了右臂,干脆至极地便给出了承诺。

    “……”

    一听公孙明这般说法,正自闹腾得欢快的冀州文武官员们顿时便全都傻愣在了当场,不为别的,只因公孙明所作出的承诺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些,旁的不说,光是先期给出的五百石粮、千石盐便是偌大的一笔资材,足可武装起一支五万人的兵马了,更别说公孙明还承诺要亲提大军助战,若是真都能实现的话,冀州众人也自不知还有啥可挑剔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