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哥俩好(一)
    

第八十一章 哥俩好(一)



    “唰、唰、唰……”

    天已深秋,草木枯黄,风吹过,落叶萧萧而下,林间空地上,一名白衣青年手持亮银枪,舞动正急,只见枪影难见人,随风飘来的密集落叶无不被枪影撕成漫天的碎片,可却无一丝能沾到那白衣青年的身,就枪术而论,无疑已臻化境,这白衣青年赫然正是袁绍第三子袁尚。

    “好枪法!”

    “三公子神枪惊天,古来少有!”

    “论及当今枪术,三公子当独占鳌头!”

    ……

    须臾,白衣青年收枪而立,身旁丈许之内竟是无一落叶,而周边碎叶却足足堆起了半尺来高,更难得的是那丈许之地竟是呈标准的圆形,这等神奇之枪术当即便惹来了随侍人等的狂热喝彩。

    “嘿。”

    袁尚看了看身周那标准的圆,心中也自欢喜得很,但却并未理会众随侍人等的欢呼,随手将亮银枪一丢,自有一名下人殷勤地接过了枪,自去搁在一旁的兵器架子上,更有两名身着宫装的美貌少女紧着便抢到了袁尚的身旁,小心翼翼地侍候其梳洗。

    “禀三公子,许攸、许大人已从幽州赶回,给三公子带来了一大箱子,说是公孙明之所赠。”

    就在袁尚伸手入装满了温水的铜盆中之际,却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门房管事已是匆匆赶了来,冲着袁尚便是一礼,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哦?走,看看去!”

    袁尚年方十八,比之公孙明要年长了一岁零两个月,素来自命豪雄,最喜欢的便是交结英豪之士,尽管与公孙明分属敌对势力,可袁尚心中对公孙明能以十六之龄独掌一州之事实却是素来颇为的欣赏与羡慕,这会儿一听公孙明给其送来了礼物,好奇心顿时便大起了。

    “嘶……”

    三尺见方的大箱子一打开,饶是周边围观的众下人们都算是见识多广之人,却还是不免被内里的珠光宝气给震得倒吸了口凉气,无他,内里那些珠宝以及古玩的价值之高,少说也值两千贯之巨,这等礼不可谓不重。

    “去,探听一下,且看公孙明都给老大他们送了些啥?”

    袁尚素来得袁绍之宠爱,平日里得赏也自不少,可也不曾一次收到如此重的礼,心中也自震撼不已,但却并未带到脸上来,只见其眉头微微一皱,已是不动声色地下了道命令,自有一名下人高声应了诺,匆匆便奔出了院子。

    “报,禀三公子,据闻,大公子收到的是尊白玉老君像,一尺上下,值不过二十贯上下,二公子收到的是个银盘,顶多值十五贯罢了,至于其余兄弟都只有绢帛而已,唯有老夫人的礼稍厚些,可也都是些酒樽之类的事物,林林总总看似量不少,却也多不过百贯,梅小姐处也得了个箱子,却都是胭脂、铜镜等杂物而已。”

    袁尚为了要跟袁谭争位,早早便已在家中收买了大批耳目,消息自是灵通得很,这不,奔出了院子的下人没多久便即转了回来,满脸自豪状地便将公孙明托许攸送给府上各人的礼都报了出来。

    “嗯,知道了。”

    这一听自己所得之礼居然十倍于其余兄弟,袁尚的嘴角边当即便荡漾出了一丝笑意,可也没甚多的言语,仅仅只是不咸不淡地吭哧了一声了事……

    “子远,依尔之印象,那公孙明其人如何哉?”

    袁绍原本去了城外,视察水利工程之进展,得知许攸已归,第一时间便赶回了府,将许攸请了来,略略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即转入了正题。

    “回主公的话,此人知书达理,文武全才,确系少年英杰无疑。”

    此番前去幽州,许攸所获可不止是尊重,临别时从公孙明处所获的赠礼也自多达千贯之数,其本就对公孙明印象极好,又拿人的手短,这会儿点评起公孙明来,自然是不吝褒奖之辞的。

    “嗯,此人可能为我冀州所用否?”

    对许攸这么个评价,袁绍根本不觉得有甚不妥之处,没旁的,公孙明能以十六之龄,搅起如此大的风浪,硬生生打破了袁家独霸河北之图谋,若非英杰之辈,又岂能办得到,袁绍关心的自然不是公孙明的能力如何,他关心的只是能否将公孙明网罗为己用。

    “这……恐有难度,依某所见,与之结盟易,要其彻底归心却还须得水磨工夫方可。”

    尽管被公孙明狠灌了大量的迷汤,可许攸到底不傻,并未真昏了头,在判断形势上,还是不失幕僚之本色的。

    “嗯,其对与我袁家联姻一事可都有甚说法么?”

    袁绍本来也没指望着能轻易收复公孙明,自然也就谈不上有多少失望可言,相较来说,他其实更关心结盟一事是否能顺利达成。

    “好叫主公得知,某初次与其提起此事时,其先是惊诧莫名,经某多方解释,其方才明了了主公宽大之心胸,愿为袁公之女婿,只是提出了有孝在身,身为人子,终归须得守满一年,方好谈婚论嫁,某再三劝之,其总算是答应了先定亲孝满再娶。”

    许攸此番去幽州其实并没花多少心思便完成了任务,然则为了突出自己的作用,在言语间却是没少自我吹嘘上一番。

    “主公,窃以为此獠诚意有限,实难掌控,不若假意准其先定亲,然要求其务必亲来邺城,以显对袁家之尊重,其若是不肯来,心中必定有鬼,若是肯来,那便让其来得去不得好了。”

    郭图心胸素来不算开阔,自打前番兵败滹沱河之后,其对公孙明的恨意便已是浓得无可开解了的,对联姻之事自然也就持着坚决反对之态度,这会儿一听平素最为反感的许攸在那儿胡吹个没完,当即便恼了,也没得袁绍有所决断,紧着便从旁抢了出来,朗声进谏了一番。

    “公则所言甚是,与其留此心怀鬼胎之辈,不若将其诱杀为上,如此,幽、渤二地唾手可得焉,仅剩下黑山军,也就掀不起甚大浪了,此定河北之良机也,还请主公明断!”

    辛评与郭图素来同穿一条裤子,无论是军议还是政论,二人的态度从来都是一致的,这不,郭图话音刚落,也没得其余谋臣有所表示,辛评便已是头一个站了出来,朗声附议了一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