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不谋而合(三)
    

第七十九章 不谋而合(三)



    “禀大人,前将军公孙明亲来拜访,已到了府门外。”

    乐城,临时寄居的园子中,许攸正自百无聊赖地独饮着,冷不丁却见一名随从飞奔而来,连大气都来不及喘上一口,便已是兴奋奋地嚷了一嗓子。

    “哦?来得好快啊。”

    这一听是公孙明前来拜访,许攸不由地便是一愣,没旁的,他是四日前午间到的乐城,按正常报马脚程,远在蓟县的公孙明最快也不过前日午前才能收到消息,这才两天的时间而已,居然就到了府门外,这就意味着公孙明几乎是一接到消息便即动的身,还得彻夜赶路,方才能在此际出现,在许攸看来,个中之意味显然不那么简单。

    “走,看看去!”

    心中猜疑归猜疑,许攸却也不敢让公孙明久等了去,只略一愣神,便即紧着起了身,伸手整了整身上的衣袍,疾步便往大门方向行去,只不过到了离门不远处之际,他却是突然慢了下来,只见其眼珠子转了转,竟是踱起了四方步。

    “来的可是许先生么?某,公孙明在此有理了。”

    府门外的台阶下,一身官服的公孙明早已等候多时了,这一见许攸宛若大人物般昂首挺胸地踱步而出,心中不禁暗自好笑,可也不曾带到脸上来,而是紧着上前数步,很是恭谦地拱手行了个礼。

    “呀,不知将军远来,许某失礼了,失礼了。”

    许攸虽是故作姿态,可真见得公孙明如此礼遇,倒也不敢真将架子端到底,紧走数步,便下了台阶,客气地还了个礼,只是言语间明显是将他自己摆到了与公孙明同等的地位上。

    “是某冒昧前来,多有打搅,许先生莫要见怪才好。”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本就是公孙明的拿手本事,前世那会儿早就锻炼得炉火纯青了的,这会儿扮演起礼贤下士者来,根本没啥压力。

    “公孙将军客气了,许某此番乃是奉我家主公之命前来,欲与将军共商大事的,不知公孙将军意下如何哉?”

    公孙明越是客气,许攸的狂傲症便越发明显了起来,先前还只是将自己与公孙明并列而论,这会儿摆出来的竟然已是一派上差之架势了的,真不晓得其如此良好的自我感觉从何而来。

    许攸这等愈发狂傲的做派一出,王贺等随行众人的脸色自不免便都有些难看了起来,要知道公孙明乃是实际上的幽州之主,地位几与袁绍相当,而许攸不过只是冀州从事而已,彼此地位相差着实太过悬殊了些,而今此獠居然敢在公孙明面前摆出上位者的姿态,当真欺人太甚了些。

    “先生远道前来教我,明感激不尽。”

    要说不爽,公孙明心中难免也会有些,然则以其城府之深,那是断然不会有丝毫的流露,表现出来的依旧只是一派的温文尔雅。

    “哟,光顾着说话,都忘了请将军入内,许某之过也,公孙将军请!”

    这一见公孙明对自己的尊重始终如一,许攸的自尊心自也就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脸上的自得之笑容也就更灿烂了几分,口中虽是说着致歉的话语,可表现出来的上差之姿态却不免更露骨了几分。

    “先生,请。”

    唾面自干的能耐,公孙明倒是不曾修炼出来,可要说应付自大狂么,以其之见识,却是丝毫不难,左右不过就是顺着毛捋罢了,对此,公孙明可是很有心得的,这不,于笑呵呵地还礼之余,很是谦虚地让许攸先行一步,于途,更是与其笑谈无忌,完全将其当场亦师亦友来对待,短时间里便令许攸飘然得晕乎了起来。

    “世人皆言将军少年英雄,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啊,不知将军可已有了家小否?”

    许攸一飘然,对公孙明自然也就越看越是顺眼,一番闲话叙过,借着这等热乎劲,许攸一派笑谈状地便转入了正题。

    “让先生见笑了,明,年不过十七,尚未弱冠,错非机缘巧合,明此际应尚在就学中尔。”

    这时代的人结婚虽早,可大多男子也都是年满了十八方才娶亲的,当然了,订婚的年龄就不一定了,娃娃亲乃至指腹为婚都不算罕见之事,至于公孙明本人么,其便宜老爹只顾着争霸,根本就不曾考虑过要为公孙明定个婚啥的,到如今自然还是打着光棍了的。

    “哈,那可就巧了,我家主公也有一女,如今年将十六,已到了出阁之时,与将军还真就是良配啊。”

    公孙明乃是冀州大敌,他的家世乃至婚姻状态,对于冀州高层而论,从来都不是啥秘密,许攸又怎可能会不知公孙明如今并未成家,之所以发问,只不过是为了引出袁绍招婿之话题罢了,这会儿听得公孙明自承未有家小,许攸当即便乐了,但见其一击掌,便已是笑呵呵地暗示了一句道。

    “啊,这……”

    尽管在来前,庞统便已千叮咛万交代过了该如何应对袁绍招婿之事,可真到了许攸提将出来之际,公孙明还是不免为之风中凌乱不已的,没旁的,他虽是继承了前任的所有记忆,可骨子里却还是一穿越众,思想体系根本就不曾更易,要他接受这等政治联姻,心理关着实不那么好过。

    “将军可是有所顾虑么?”

    此番出使前,诸多同僚对结果都表示不看好,为此冲着许攸冷嘲热讽者也自不在少数,为此,许攸心中可是狠憋着一股气,打算用事实来给诸同袍们一个耳刮子的,而今一见公孙明诧异若此,许攸立马便紧逼了一句,明显是准备以三寸不烂之舌来强行说服公孙明了的。

    “唔……”

    顾虑倒是没啥可顾虑的,左右他就一穿越众而已,袁家与公孙家往昔的那些仇恨,对于他公孙明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也不担心会被袁绍占了便宜去,更不担心此事会引起幽州军内部的反弹,真正让他无语的是这等事情未免太过狗血了些,哪怕事先早有思想准备,可真遇到了,还是不免有些个尴尬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