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不谋而合(一)
    

第七十七章 不谋而合(一)



    “诸公,刘玄德巧取了徐州,已尽复其旧观,遣简雍为使,来我邺城,欲邀我军合击曹贼,并言明荆州刘表也已同意出兵北上,诸公以为可行否?”

    天将十月,正是秋高气爽之时,半年余的休整下来,折戟幽州的阴影已然散尽,兵强马壮之下,袁绍本已起了再度调集大军北伐幽州之心思,然,计尤未定,刘备却派了简雍前来,以衣带诏为由头,邀袁绍共击曹操,对此,袁绍虽有所意动,却又顾虑颇多,遂召田丰等众谋士前来相商。

    “主公,窃以为此事可行却不可急行。”

    田丰乃是首席谋士之身份,往昔议事时,他基本上都是作总结发言之人,然则此番所议之事干系重大,唯恐袁绍的思路被郭图等人带歪了去,田丰也就顾不得去端首席之架子了,头一个便站了出来,意图为此番议事定上个准调。

    “哦?此话怎讲?”

    一听田丰此言蹊跷,袁绍的眉头不由地便是微微一皱。

    “主公明鉴,刘表其人看似开明实则暗弱,守成有余,进取不足,纵使承诺北上,也必不会为之,至于刘玄德,貌似忠良,实则野心勃勃,其虽已篡得徐州,然根基未稳,之所以急欲与我军联盟,无外乎是要借我冀州之力以牵制曹操罢了,殊无诚意可言,倘若我军先动,则入刘备彀中矣,此便是不可急行之理,然,曹贼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势已大,实我冀州心腹之患,主公欲成大业,终归须得先除此国贼,方可携大胜之余威横扫天下。”

    田丰显然很是清楚袁绍多谋而寡断的性子,事关重大之下,他自是不吝将道理往细里说了去。

    “嗯……元皓所言甚是,某岂可行为人火中取粟之事哉,唔,那依尔看来,何时进兵为宜?”

    这一听田丰所言尽皆说到了点子上,袁绍原本微皱着的眉头立马便是一展,只略一沉吟,便已表明了赞同之态度。

    “我军只消按兵不动,曹贼必会先驱兵去破刘备,待得曹、刘双方交恶,许都必空,我军则趁机大举渡河,不惜代价,一路杀奔许都,破曹贼之老巢,断其根基,待其惶急回军之际,自可得以逸待劳之优势,灭之不难,如此,大局定焉!”

    田丰敢站出来开头炮,自然是早有成竹在胸了的,一番谋算下来,当即便听得袁绍连连颔首不已。

    “主公,窃以为元皓所言看似有理,实则不然,其一,我军众而曹贼寡,以众击寡,又是吊民伐罪,何须所谓的择机而为,大军所至,万民远迎,破贼易如反掌,此堂堂正正之谋也;其二,曹贼固是虎,势在必除之列,然幽州尤有一狼,目下正自磨牙利爪,大肆整军备武,与黑山贼勾连日密,又自暗中结好乌恒诸部,足可见此人心志不小,且与我冀州有杀父之仇,焉能不防?此后背之患不除,南下之举断不可行哉。”

    田丰倒是一派苦心,只可惜审配唯恐其得势,本就有意要别一下田丰的苗头,加之深恨前番大败于公孙明之手下,两者一相加,他自是不肯就这么让田丰主导了议事之节奏,也没等袁绍有所表示,便已昂然站了出来,朗声提出了反对的建议。

    “唔,正南所言也是有理,公孙小儿近来动作频频,四下延揽高人逸士,其志非小,诸公看能否先北上伐之,待得定了幽州,再南下攻曹?”

    袁绍自起兵以来并非没败过,可却从未似败在公孙明手下那般憋屈过,手握二十余万精锐,居然被只有三万不到之兵的公孙明玩弄于手掌心中,每每一想起前番北伐的功败垂成,袁绍都不免恨得牙关发痒,正因为此,一听审配提到了公孙明,袁绍的心思立马便从南下又更易到了北伐上。

    “主公不可啊,曹贼挟天子以令诸侯,强占大义名分,羽翼已丰,若不趁其虚而破之,一旦让其整合好了衮、豫、徐三州,以其手下文武大才之众,我冀州恐难有速胜之可能矣,此贼当早图为上,至于公孙小儿么,虽略有小才,然,终归是居于幽州那等苦寒之地,人口部众皆不算多,三数年内难有大作为可言,待得破曹之后,反手灭幽州不过等闲事尔。”

    袁绍这等自以为是的言语一出,沮授可就沉不住气了,赶忙抢将出来,朗声便点明了轻重缓急之所在。

    “嗯,也对,曹贼势大才雄,确是得先行平灭了去方好,然,公孙小儿也自不得不防,诸公可有甚能稳住此小儿之妙策否?”

    袁绍不愧有着嬗变之名,此际一听沮授如此说法,立马又转变了思路,然则心下里却不免担心公孙明会在紧要时跳出来捣蛋,毕竟两家间的仇隙实在是太深了些。

    “……”

    袁绍此问一出,满堂谋臣们当即便全都沉默了下来,没旁的,袁家与公孙家大战近十年,彼此血仇已深,要想化解实在是太难了些,而在主力出动之后,谁也没把握用一旅偏师去挡住公孙明与黑山贼的联军,毕竟公孙明自出道以来,用兵奇诡,每每以弱胜强,连战连捷,还从不曾失手过,又岂是那么好应付的。

    “怎么?都哑巴了,嗯?”

    等了片刻之后,见众谋士们依旧保持着沉默,袁绍显然是有些不耐了,喝问的语调也自不免便冷厉了起来。

    “主公明鉴,某倒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一见袁绍明显不耐烦了,众谋士们的眉头自不免便全都皱紧了起来,只是心中无底之下,大家伙也自不敢胡乱进言,倒是许攸却是来了精神,一个大步便从旁闪了出来,面带自得之色地便反问了一句道。

    “子远有话只管直说便是了。”

    见得冒出头来的人是许攸,袁绍显然是有些不喜的,无他,概因许攸总依仗着彼此间的总角关系,屡屡出些派不上用场的馊主意,袁绍对其之建言都已是有了心理阴影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