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定策乐城(一)
    

第七十五章 定策乐城(一)



    衣带诏最终还是还给了简雍,对此,公孙明并未再向赵云探问究竟,然则从简雍第一时间离开蓟县的行动中,公孙明便可知赵云定是已跟刘备一方作了最后的切割,而这,对于公孙明来说,便已是足够回本了的。

    时间荏苒,转瞬间重阳已过,天渐渐冷了下来,可幽州的复兴却是如火如荼地展开着——郑家商号行动很快,一个半月时间里便已将大批的食盐销往了除蹋顿之外的乌恒各部,换回了不少的牛羊马匹,又打通了黑山贼的关节,竟是将近两千石的食盐走私到了并州,大赚一笔的同时,也从黑山贼以及并州处购入了不少的粮秣以及布帛,有钱又有粮的情况下,公孙明自是就此放开了手脚,一边将大批物资投入市场,以稳定民心,一边大肆整军备武,诸事皆可谓是顺遂无比,更令公孙明兴奋的是薛逸派了名信使前来报信,言称庞统、徐庶两位大才以及延揽的另外十数名荆州文士已随行归来,预计将于九月十五日进抵乐城。

    听闻庞统与徐庶将至,公孙明当真兴奋得难以自持,第一时间便丢下手头的军政事宜,交待赵云与沈飞主持蓟县军务,自己率三千亲卫骑军在高览的陪同下,一路急赶到了乐城,并于十五日时,出城十里列队恭迎。

    “主公快看,好像是来了。”

    尽管薛逸说是十五日进抵乐城,可具体时间却没说,为确保无虞,公孙明可是一大早便出了城的,这一等就等到了末时过了半,方才有一支车队从远处的山弯后头迤逦行将出来,眼尖的王贺第一时间便出言提醒了一句道。

    “奏乐!”

    公孙明的眼神好得很,根本无须王贺出言提醒,他同样也发现了那支商队,只不过他并未有甚表示,直到那支迤逦而来的商队渐渐行到了两百步左右之际,公孙明终于确认了那策马行在最前方之人正是薛逸,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一松,于下令之际,声线里竟是颤音满满,足可见公孙明的心情有多激动。

    “主公。”

    薛逸先前也已是瞧见了迎接的队伍,本以为这是前来接应的军队而已,一开始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可待得见公孙明居然站在了队伍之前,哪敢再缓缓上前,忙不迭挥鞭疾驰着冲到了队列前,一个干脆利落地滚鞍下了马背,很是恭谨地便行了个大礼。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这一趟可是辛苦道远(薛逸的字)了。”

    尽管很是关切庞统与徐庶是否在队伍中,然则公孙明却并未急着追问,而是和煦无比地伸手将薛逸扶了起来,满脸真诚之色地安抚了其一句道。

    “不敢,不敢,能为主公效力,实属下之幸也,劳主公前来远迎,属下惭愧。”

    不得不说公孙明这一手收买人心的小手腕耍得很是漂亮,饶是薛逸也算是见多识广之人了,还是不免被感动得眼圈泛了红。

    “嗯。”

    公孙明没再扯甚虚言,而是伸手重重地拍了拍薛逸的肩头,一切尽在不言中,当即便感动得薛逸眼角见了泪花。

    “主公,这位便是庞统、庞士元,而这位即是徐庶、徐元直。”

    鼓乐声中,车队缓缓驶到欢迎队伍前,打头的一辆马车帘子掀动间,两名文士分别从车辕的两端行了下来,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并着肩便朝公孙明行了过去,一见及此,薛逸赶忙迎上了前去,为公孙明作了个介绍。

    “某盼二位先生到来如盼甘霖啊,今日方能得见庞兄、徐兄,何迟哉。”

    其实用不着薛逸介绍,只一瞧见二人之形容,公孙明便已分辨出了二人,无他,那位凤雏先生实在是太丑了些,个头不高不说,还尖嘴猴腮的,相貌实在是不敢恭维,倒是徐庶身强体壮,若非一身文士服,简直与武将无异,此二人各有各的怪异,偏偏还站在一起,对比实在是太别致了些,后头高览等人都不禁为之呲牙不已,然则公孙明却无丝毫之异状,很是恭谦地便迎上了前去,其礼贤下士之作风实无可挑剔处。

    “公孙将军客气了,徐某与庞老弟相约来幽州散心,恰逢薛先生相邀,也就顺道来看看,公孙将军如此盛情相迎,我等实不敢当啊。”

    饶是公孙明持礼甚恭,然则徐庶似乎并不领情,不单不曾口称主公,反倒是在言语间透出了几分不打算效忠公孙明之意。

    “说到散心,某忝为地主,自当陪二位兄台好生游览我幽州一番才是,二位兄台,且先请到乐城暂歇可好?”

    若是换了个人,满怀希望而来,乍然闻之请来的大贤突然道出不愿归附之意,十有**会勃然作色,可公孙明倒好,脸上的笑容居然和煦一如先前,反倒是顺着徐庶之言便发出了邀请。

    “好,同去,同去。”

    见得公孙明这般做派,徐庶的眼神里立马便闪过了一丝亮色,可也就仅此而已了,哈哈一笑,抬脚便往前行了去,至于庞统么,倒是无甚言语,仅仅只是冲着公孙明一躬身,旋即便跟上了徐庶的脚步。

    “来人,赶马车来,某当亲为二位兄台持鞭。”

    庞、徐二人都不过只是白身而已,居然表现得如此之倨傲,王贺、高览等人无不被气得面色铁青不已,然则公孙明却是浑然不以为意,概因他很清楚庞、徐二人之所以如此行事,其实是在考验他公孙明是否真有明主之像,这等名士做派,在公孙明看来,其实是可笑得很,奈何时人就是这么个德行,既如此,顺毛捋了去也就是了。

    “主公……”

    这一听公孙明要亲自为庞、徐二人赶马车,王贺可就真忍无可忍了,怒目圆睁地便抢了上来,开口便欲进谏上一番。

    “玉山来得正好,就坐某左辕好了。”

    不等王贺将话说完,公孙明便已是一摆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了道命令。

    “啊……”

    王贺本来是想要为公孙明打抱不平的,却不曾想最后居然将自己给绕了进去,登时便傻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