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得饶人处且饶人(三)
    “郑族长对目下之盐价可心中有数么?”

    赐教自然是要的,然则公孙明却是不急,但见其先是好整以暇地端起了茶碗,轻轻一吹,浅饮了一小口,旋即随手放下了茶碗,而后方才神情淡漠地开了口。

    “呃……”

    公孙明此言一出,郑诚登时便傻了眼,此无他,自古以来,盐铁便是国之重利,历朝历代无不以为重中之重,值此天下大乱之时,国家盐铁体系彻底败坏,掌控权完全落入了各地割据势力手中,尽管已是各自为政,可所有的割据势力无不将盐铁二利看得死死地,但凡敢在境内经营私盐、私铁者,一经查获,绝无侥幸可言,可纵使如此,也挡不住私商们投机其中之狂热,概因目下的盐价已是高得惊人至极,暴利十数倍之下,自不缺亡命之徒,郑家商号的摊子张得如此之大,自然也在此事上参了一脚,问题是这可是掉脑袋的勾当,就算再给郑诚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公孙明面前自承此事啊。

    “郑族长只管放胆说好了,尔族中那些阴秽事儿,某早已得知,且,本将军若真要罪尔,又何须甚借口来着。”

    公孙明观言察色之能何其之强,只一看郑诚那般模样,便知其心中到底在顾忌些甚,也自不以为意,漫不经心地便点了一句道。

    “啊,是是,据某所知,我幽、渤二地盐场虽已半废,可到底还是有些产量,盐倒是不算缺,市面之盐价虽略有浮动,大体也就保持在一石三百钱上下,青、徐二州也大体如此,然,至并州、关陇、益州等处,因转运不变,盐价高企,足达八百钱。”

    一听公孙明这般说法,郑诚的额头上立马便见了汗,却不敢伸手去擦拭上一下,只见其忙不迭地躬了下身子,紧着便将所了解的盐价报了出来。

    “嗯,若是贩至草原上,盐价又当几何?”

    尽管事先已着人去了解过了盐价,大体上与郑诚所言差相仿佛,可再一次听到那高昂的盐价,公孙明的眼角还是不免猛抽了几下,没旁的,概因这盐价实在是太过惊人了些,要知道目下一头猪也就两百钱罢了,居然比不过一石盐之价,个中暴利之丰,着实令人触目惊心。

    “回将军的话,草原不产盐,与我中原往来又少,一石盐若是运进了草原,少则一千五百钱,多则三千钱以上。”

    听得公孙明问起了草原盐价,郑诚不禁又是好一阵的心惊肉跳,此无他,郑家商号的主营其实就是走私盐铁到草原上,而这,在历朝历代都是禁忌,敢有违犯者,按罪都是抄灭九族,自由不得郑诚不怕,奈何痛脚已被公孙明抓在了手心,这会儿郑诚也就只有老实作答这么条路可走了的。

    “嗯,尔郑家从私盐户手中购盐之价如何?”

    公孙明虽是有心盐业,也自着人去探查了各地之盐价,然则限于时间,对草原上的盐价却是不甚了了,而今一听郑诚报出的这等高价,饶是他城府深似海,心跳也自不免快了好几拍。

    “当在六十钱上下浮动,只是量都不大,概因煮盐虽不难,却易为人所察,私盐户暗中炼制,实难成气候。”

    公孙明此问已然触及到了郑家之核心机密,此无他,私盐在战乱年代极为畅销,搞到多少就能卖掉多少,难就难在稳定的进货渠道上,若是没了这一条,根本无法维持住局面,若是旁人敢这么问郑诚,那绝对要遭郑家之死命灭口的,奈何此问出自公孙明这等强权人物之口,郑诚别说灭口了,连犹豫之色都不敢表露丝毫。

    “郑族长如此坦诚相告,你我便有了合作之基础,这么说罢,本将军手中盐多得是,所差者,不过是合用之人手罢了,郑家若肯为某所用,前罪一律赦免,更给郑家以两成之利,另,于将来官府出缺之际,郑家子弟可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录用,不知郑族长意下如何啊?”

    公孙明对晒盐法虽是有绝对的把握,于辖区内的官盐也有着全盘把控之信心,可出了幽、渤二地么,那他就鞭长莫及了,毕竟无论是袁绍还是曹操,都是敌对势力,若是他以幽州军的身份经营盐业,那两方又岂能接受,不重兵围剿才是怪事了的,正因为此,他方才需要有民间势力的参与,郑家无疑便是个潜在的可合作之目标。

    “啊,这……不知将军手中有多少盐,作价几何?”

    郑诚本以为公孙明是要郑家交出商号的,却不曾想居然是要跟郑家玩合作,心头不禁便是好一阵的狂跳。

    “除我幽、渤两地之正常用盐之外,每年少说四十万石罢,作价么,约莫四十钱也就差不离了。”

    盐场的建设用的都是战俘,成本低得可怜,不过花些饭钱而已,至于后续的生产么,用的人手也不会太多,虽不曾具体估算过成本价,可公孙明大体上还是能有个概念的,最多也不会超过每石十钱,他报出个四十钱,已然是溢价数倍了的。

    “嘶……”

    四十钱的价格倒是没啥,按郑诚的估算,那些私盐户的成本也差不多就是如此,可那四十万石的数量却着实是太过惊人了些,要知道天下大乱前,大汉每年的海盐总产量怕也不过如此而已,如今公孙明仅仅只不过把握了大半个幽州以及渤海郡之地而已,居然就敢说能产出如此多盐,这叫郑诚又如何肯信?

    “怎么?郑族长以为某是在撒谎么,嗯?”

    没等郑诚回过神来,公孙明已是不悦地板起脸来,声线阴冷地便吭哧了一嗓子。

    “啊,不敢、不敢,将军误会了,郑某绝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

    被公孙明这么一说,郑诚当即便风中凌乱了起来,一时间都不知该说啥才好了的,没旁的,郑家既是插足了私盐生意,对盐业的生产现状自然是心中有数的,再怎么想象,郑诚也无法想象得出公孙明哪来的如此多盐,问题是痛脚被抓之下,他又不敢直接说公孙明就是在胡诌,除了连道不敢之外,也真没啥旁的可说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