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快刀斩乱麻(五)
    “来啊,将此獠带下去,指认所有参与其事者,给本将军一体拿下了!”

    静静地听完了赵小高的陈述之后,公孙明便已知其所言应该不假,显然他也并不清楚真正的主事者究竟是谁,也就不打算再在其身上多浪费时间,一挥手,便已厉声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见众亲卫们轰然应诺之余,齐齐抢上了前去,将赵小高架了起来,往人群处行了去,逐一辨认那些同谋之人。

    “禀主公,嫌犯行刑已毕,请主公明示。”

    一番折腾下来,五十大板终于是打完了,而此时,朱大贵早已陷入了昏迷之中,自有两名亲卫将其架着丢到了文案之前。

    “取水来,将此獠浇醒了。”

    所有的线索都指到了朱大贵的身上,要想弄明白幕后之黑手,显然是须得撬开朱大贵的嘴才成了,有鉴于此,公孙明自是不打算轻饶了朱大贵。

    “哎哟,哎哟,疼煞老子了,哎哟,哎哟……”

    一大瓢水浇将下去,朱大贵终于悠悠转醒了过来,只是此獠早没了先前的嚣张气焰,就只剩下有气无力的呻吟之声了。

    “朱大贵,尔连犯数罪,已是必死之身,不仅如此,尔之三族也自难逃,然,上天有好生之德,本将军可以给尔一个将功折罪之机会,说出收买尔之幕后主使,本将军可以网开一面,饶尔全家老少一命。”

    似朱大贵等人虽是形容可憎,然则不过都是蝼蚁般的货色罢了,杀与不杀其实都无关痛痒,公孙明真正在意的是那只隐藏起来的黑手,为了能找出真凶,他自是不介意给朱大贵指出条活路。

    “我招了,招了,是王棠主使小人的。”

    公孙明看得很准,朱大贵就一泼皮而已,并非啥硬骨头之人,这被打又被吓之下,心理早就崩溃了的,到了此时,为求活命,又哪肯为旁人背锅的。

    “王棠?是何来历,尔又是如何与其勾搭上的,说!”

    一听“王”这么个姓,公孙明第一时间便联想到了被其拿下的王如乾,再一联想王如乾的出身,心下里已猜到了幕后黑手究竟是哪路神仙,但并未说破,而是紧着又往下追问了一句道。

    “回大将军的话,那王棠乃是蓟县王氏的三管家,小人早年曾与其有旧交,只是已有数年没来往了,前些日子,王棠突然寻到了小人门上,说是要送场大富贵给小人,言称只要小人能寻机在县中聚众闹上一场,所有费用全由其所出不说,还可给小人百贯之财,小人鬼迷心窍之下,也就答应了下来,只是一时半会难以寻到由头,也就一直不曾发动,直到昨日巧遇燕军爷等人与王三夫妇起争执,小人这才灵机一动,顺势整出了事端,小人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指望朱大贵这等小人物有大气节显然没太多的可能,这不,公孙明只一问,他便已如竹筒倒豆子般将所有的内幕全都交待了个底朝天。

    “甚好,来啊,将朱大贵带去签押!”

    案子审到此处,一切都已是明了了的,公孙明自是懒得再浪费时间,一声令下之后,也没管朱大贵是如何呼喝告饶的,起身便往兀自跪在不远处的那些乡老、亭长们走了过去。

    “大将军饶命啊,小人们一时糊涂,受了恶徒们之蒙蔽,小人们错了。”

    “大将军息怒,小人们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大将军饶命啊,小老儿知错了,知错了啊。”

    ……

    众乡老、亭长们本都是四乡八里中威望最著之辈,早先被公孙明如此冷遇,心下里其实都不满得很,只是面对着大批甲士的弹压,不敢胡乱闹事罢了,可心下里其实早就不知问候了公孙明的祖宗多少回了,然则到了真相大白之后,却又都不免恐慌了起来,没旁的,概因身为乡老、亭长,本该是官府中最基层的骨干,哪怕并未入品,可无疑负有绥靖地方之责,而今,众人不单不曾安抚地方,反倒跟着干出了围攻县衙的恶行,若是公孙明执意要追究众人之罪的话,真不好说究竟有几颗脑袋要落地的,到了这么个份上,众人心中也就只剩下惶恐与不安了的。

    “诸位父老乡亲且都请起罢,本将军相信尔等用心都是好的,只是受了恶徒之蒙蔽,激于义愤,以致于酿下了大错,念及事出有因,本将军就不罪尔等了,可有一条,本将军却是须得提请诸位父老乡亲的,那便是不管出了甚事,一切终归须得按规矩来办,断不可随意莽撞,以往种种就搁置不提了,本将军希望从今而后,诸位都能牢记绥靖地方之责,不给不法之徒有钻空子之机会,似今日这等冲击县衙的事,万不可再有了,若遇不平之事,可去县衙告状,县衙若是不理,便去太守府,太守府不能解决的事,大可直接来找本将军,真合理之事,本将军自当为尔等做主,好了,话就说到此处,诸位父老乡亲就此散了罢。”

    上兰县之事看似严重,其实还是次要的,相较于九县暗自勾连抗命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而今案子既破,公孙明自是不愿再多纠缠,好生安抚了众乡老、亭长们一通之后,便即就此下了逐客之令。

    “大将军英明,草民们谢您大恩了。”

    这一听公孙明并不打算计较众人的过失,众乡老、亭长们紧绷着的心弦立马全都松了下来,哪敢再在这等县衙门前的是非地多做逗留,叩谢了一番之后,便即各自招呼乡亲们就此撤了个精光,一场规模浩大的**至此也就算是告了个终了。

    “主公,时候不早了,可否容属下置办些席面,为主公接风洗尘。”

    待得众百姓们散去之后,自觉处事失当的程郜赶忙凑到了公孙明的身旁,小心翼翼地发出了邀请。

    “程大人的好意,本将军心领了,然则此案之幕后黑手尚未落网,本将军就不在此多留了,林伏留下,暂代县尉一职,其余人等即刻押解众嫌犯随某赶回蓟县!”

    别说还有大事要办,就算没有,公孙明也自懒得跟程郜这等既无能又无忠心可言的货色多拉呱,留下一名亲卫屯长暂代上兰县尉之后,便即领着赵云等人便就此绝尘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