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快刀斩乱麻(二)
    “下官,上兰县令程郜叩见主公。”

    一见到策马而立的公孙明,程郜紧着抢上了前去,恭谨万分地便是一个大礼参拜不迭,口中更是麻溜无比地称公孙明为主公,就宛若他真是公孙明的嫡系一般,可实际上么,除了早年公孙明年幼时,双方曾照过几次面之外,彼此间根本没啥旧交情可言。

    “免了,程县令既已到了,那就陪同本将军一道审案也罢。”

    公孙明对程郜并没啥印象,也就只是前些日子研究幽州官员履历时,才知晓有这么个人的,这厮说起来算是公孙瓒的嫡系,只不过其素性圆滑,在刘虞与公孙瓒交恶时,首鼠两端,态度暧昧得很,至刘虞败亡后,又可着劲地巴结上了公孙瓒,顺利地逃过了大清算,可也因此再没能得到晋升,一直在上兰熬着,在公孙明率部打回幽州时,此人也自不曾第一时间宣布效忠,而是到了吕旷大军进抵城下之际,方才宣布归附,似此等墙头草般的人物,若不是手下无人可用,公孙明早将其撤换掉了,而今又整出了这么场县衙被百姓围困的闹剧,公孙明对其之印象无疑便更差了几分,但并未表露出来,仅仅只是声线平淡地吩咐了一声了事。

    “下官遵命。”

    见得公孙明并未斥责自己之过,程郜紧绷着的神经当即便是一松,赶忙恭谨地应了一声,殷勤地指挥着众衙役兵丁们去张罗来了文案等审案用品,当街摆了开来。

    “末将,上兰县尉王如乾叩见大将军!”

    就在程郜忙着布置现场之际,一名身着甲胄的中年军官领着大批甲士匆匆赶了来,却被公孙明的亲卫们挡在了警戒线外,不得已,那名中年军官只能在警戒线外朗声自报了家门。

    “让他过来!”

    公孙明最为厌恶的便是那些玩忽职守者,似王如乾这等不顾大局之辈,有一个,公孙明便杀一个,当然了,在没搞清事实真相之前,公孙明并不急着处置此人。

    “末将叩见大将军。”

    听得公孙明有令,众亲卫们立马便放了人,可也就只准许王如乾一人进场罢了。

    “王县尉军伍繁忙么,嗯?”

    公孙明并未叫起,就这么任凭王如乾单膝跪在面前,发问的语气里满满皆是冷冽的杀气。

    “末将、末将……”

    这一听公孙明的语气不对,王如乾可就不免有些心慌了,结结巴巴地支吾着,一时间都不知该说啥才好了。

    “本将问你,从百姓围攻县衙到如今已多长时间了,嗯?”

    只一看王如乾那等脸色,公孙明便知此獠心中必然有鬼,于问话之际,杀意陡然间便更盛了几分。

    “大将军息怒,末将反应迟钝,死罪,死罪。”

    见得情形不妙,王如乾的心当即便抽紧了起来,心中悔意滚滚而起,奈何他确实有罪在先,加之事涉家族,他根本不敢说出实情,只能是重重地磕了个头,满脸苦涩地告着饶。

    “反应迟钝?好借口,嘿,本将从蓟县到此,足足五十里之遥,尔这厮居然都没能反应过来,尔七老八十了么?哼,来啊,将此獠捆了!”

    尽管明知王如乾所谓的迟钝必然事出有因,然则公孙明却并不打算在此时细究,概因眼下安抚好聚集在县衙外的百姓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大将军饶命,大将军饶命啊……”

    公孙明这话一出,王如乾误以为公孙明这是立马要下杀手了,登时便被吓得面如土色,顾不得甚体面不体面的,一边挣扎着,一边高呼告饶不已,奈何却强不过数名身强力壮的亲卫之弹压,很快便被捆成了只粽子,到了末了,连嘴都被破布给堵上了。

    “将原告带上来!”

    法官,公孙明是没当过,可前世那会儿却是看多了电视剧里的场景,这会儿拿起架子来,倒也似模似样的。

    “威……武……”

    公孙明话音一落,众衙役们立马便呼威了起来,尽管人数不算多,可架不住众衙役们都是吃这碗饭的,齐齐发声之下,声音倒是洪亮得很。

    “小人王三给大将军磕头了。”

    呼威声中,临时客串衙役的众亲卫们很快便将一男一女两名原告带了上来,个中那约莫三十出头的男子一被带到场,立马温顺无比地跪趴在地上,而约莫二十出头的女子虽也跪在了地上,却是一味地抹着眼泪,始终不敢抬起头来。

    “王三,尔有何冤屈且自道来,若属实,本将军自会为尔做主。”

    这一见那自称王三的汉子一脸的油滑状,公孙明心下里已是有个个预判,但并未带到脸上来,而是一本正经地给出了个承诺。

    “好叫大将军得知,小人冤啊,小人开了个小酒馆,就在城东三里处,小本生意,没旁的帮手,就小人夫妻俩每日在那儿熬着,混个温饱而已,昨日黄昏时辰,几名陌生的军爷前来打尖,小人殷勤招待,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临了,那几名军爷却不给钱,说是要赊着,小人本小,又与那几名军爷素不相识,自不肯赊,好言好语地求着,却不料那几名军爷竟是动手打了小人,小人浑家拼死拦阻,苦苦哀求,却不曾想那几名军爷酒后撒野,不单打晕了小人,还、还玷污了小人浑家,小人苦啊,还请大将军为小人做主啊,呜呜……”

    王三不愧是开酒馆的,口齿伶俐得很,一口气便扯出了篇偌大的文章,到了末了更是放声嚎啕了起来,那小样子要多委屈便有多委屈,当即便令围观的众百姓们都不免跟着摇头叹息不已。

    “王三娘子,本将军问尔,王三所言可是实情?”

    公孙明自己就是演技派高手,自然能分辨出王三的表演做作的痕迹未免太过了些,但并未急着点破,而是转而将问题丢给了一直在哭泣不已的那名女子。

    “大将军明鉴,我浑家受惊过甚,如今只会哭,小人都已劝了她一夜了,依旧没个言语,唉……”

    那女子并未回答公孙明的问题,依旧低头哭泣不止,反倒是跪在其身旁的王三紧着便抢过了话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