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快刀斩乱麻(一)
    “交出凶手!”

    “官府说话不算话,纵容乱兵奸淫掳掠,欺我升斗小民!”

    “我等要有怨要申,还请崔大人升堂!”

    ……

    上兰县衙外,数千百姓拥挤在了衙外的街面上,群情激奋地指着衙门里或骂或吼个不休,而衙门口处,就只有不到十人的衙役战战兢兢地守住门旁,一个个皆面如土色不说,不少衙役的腿股竟是不受控制地哆嗦不不停,狼狈得简直无以复加。

    “主公,前头太乱,且容末将这就率部先去弹压。”

    眼瞅着前方大乱一片,赵云怎敢让公孙明上前犯险,紧着便打马冲到了公孙明的身旁,惶急地提议了一句道。

    “不必如此,某自有主张!”

    前世当公务员之际,公孙明可是曾参与处置过**,自不会不清楚弹压有风险,一个不小心之下,不单不能平息事端,反倒会造成不可控之威胁,一旦事情闹崩,他再想要收拢民心,无疑要多费无数之心血,正因为此,他自是不会同意赵云的建议,一勒马缰绳,就此停在了离人群聚集处还有两百余步之距上。

    “嗡……”

    县衙外虽是人声鼎沸,然则公孙明一行两百余骑的到来之声势是如此之巨大,众人自然不可能不被惊动,无数人等讶然回首张望之际,骚乱登时便就此大起了。

    “公孙明在此,尔等有何冤屈且自述来,某自当为尔等做主。”

    要想稳妥处置**,关键之要便在于一开始便能压得住场面,若不然便有崩盘之危,对此,公孙明自是心中有数得很,也不等众人的骚乱稍平,便已是中气十足地断喝了一嗓子,声如雷震间,立马便令混乱中的民众全都被震慑得哑然了下来。

    “军爷用膳不给钱,还非礼民女,实欺我百姓太甚。”

    民众们方才刚安静下来,都还没等公孙明接着往下分说,人群中突然响起了个阴测测的声音,当即有若石头砸进了池塘般,瞬息间便引发了阵乱议。

    “肃静!”

    没等场面乱到失控之地步,公孙明便已一扬手,声线冷冽地断喝了一嗓子,竟是以一人之威,生生盖压住了全场。

    “……”

    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便是至理名言,错非走投无路,汉家百姓无疑是最良善之辈了的,当然了,也有例外的时候,那便是受人蛊惑之下,本着法不责众的心理,国人总喜欢凑上回热闹,然则真到了面对权威之际,却又往往会被震慑得不知如何是好,眼前的情形无疑便是如此,这不,公孙明霹雳雷霆一发,众百姓们当即便全都凛然地傻愣住了。

    “某既到此,自然会给父老乡亲们一个交待,然,终归须得厘清了真相,方可依法判决,若都似尔等这般聚众搅扰,叫本将军如何问案,莫非尔等不要真相,只想着造乱不成,嗯?”

    打铁自是须得趁热,这都还没等民众们回过神来,公孙明便已是毫不客气地喝问了一嗓子,当即便令众百姓们全都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几步。

    “凡乡老、亭长者,都站出来,冤屈与否,本将军自会明辨!”

    尽管已然压住了场面,然则公孙明却依旧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紧着又断喝了一声。

    “别听他的,此獠要杀人了。”

    公孙明这么一声喝令之下,众百姓们的目光自然是全都聚焦在了那些乡老、亭长们的身上,显然都指望着德高望重的乡老们能去顶住公孙明的威压,如此一来,众乡老们可就都有些沉不住气了,彼此面面相觑地观望了片刻之后,这都准备硬着头皮往前走了的,却不料人群中突然又响起了个阴测测的声音。

    “大胆狗贼,竟敢妄言诽谤本将军,子龙,去,将那身着黄衫的獐头汉子给某擒了来!”

    饶是那放话的汉子深藏在人群中,奈何公孙明先前就已在留意此獠藏身的方向,待得其又在发出蛊惑之言,公孙明第一时间便已辨认出了妄言者究竟是谁,又怎可能会容忍其一而再、再而三地胡搅蛮缠了去。

    “闪开!”

    赵云先前其实也在观察着人群的动静,只不过他的观察力不及公孙明,并未第一时间发现那名藏头藏尾的家伙,可这一有了公孙明的指向,赵云可就不客气了,翻身下马之余,领着十数名亲卫大踏步便闯进了人群中,而此时,唯恐跟那名黄衫汉子沾上边的百姓们无不赶紧退了开去,当即便将那满脸惶急的黄衫汉子给孤立了出来。

    “尔等要作甚,莫要乱来,杀人了,杀人了……”

    这一见赵云等人急冲而来,黄衫汉子登时便吓坏了,一边慌乱地狂嚷着,一边扭身便要往人群里蹿,只可惜他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些,被众亲卫们一围之下,毫无抵抗之力地便被扭出了人群。

    “某再说一次,凡乡老、亭长者即刻出列,首告之人出列,作旁证者出列,某曲五个手指,过时不至,以抗命不遵之罪论处!”

    公孙明根本没去理会那名黄衫汉子的告饶与狂嚷,将右手高高举起,五指伸直,朗声又喝令了一番。

    “草民等叩见公孙将军。”

    随着公孙明的五个手指依次曲起,众乡老、亭长们以及苦主、旁证等人自是都不敢再行迁延了,陆续从人群中行了出来,乱纷纷地行礼之余,全都跪倒在了地上。

    “来人,去,唤上兰县令程郜即刻到此,并取来文案等物,本将军要在此审明案情!”

    公孙明并未理睬那些跪在地上的乡老、亭长们,收回了高举着的手臂,寒声便连下了两道命令,旋即便见十数名亲卫轰然应诺之余,排众行进了衙门之中,不多会,便见一中年官员满脸惶恐之色地从衙门里行了出来,此人正是上兰县令程郜,并州太原人,早年曾在公孙瓒帐下任过文书,后因文笔出众而颇受公孙瓒之赏识,得以晋升为上兰县令,在任至今已有四年之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