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枪打出头鸟(一)
    “主公,您真打算行此约法三章么?”

    时值乱世,各地豪强都恨不得将民众剥削个精光,哪怕一向号称廉政的曹操也没少干加捐加税之事,偏偏公孙明居然敢放言免赋税一半,还宣称永不加捐加税,这明显有悖世情,至少在赵云看来是如此,早先当着无数百姓的面,他不敢出言刨根问底,可待得在蓟县城守府的府门前下了马,赵云终于憋不住了,只见其谨慎地凑到了公孙明的身旁,低声地发问了一句道。

    “不错,子龙兄应是知晓的,某说出去的话,便是泼出去的水,岂有食言自肥之理。”

    公孙明回头看了看赵云那忐忑的脸色,而后方才展颜一笑,斩钉截铁地便给出了个明确无比的答案。

    “主公英明,此确是善政也,只是军需若是不足,却恐军心动荡,实不得不防啊。”

    既已决意辅助公孙明成就一番事业,赵云自是忠心得很,虽极为赞同公孙明的爱民举措,可对军费开支之巨大却是不免有些个放心不下。

    “子龙兄不必担心,军费开支一事,某已早有安排,这么说罢,三叔此去渔阳郡公干,忙的便是此事,且再过两月时间,子龙兄便可知端倪了的。”

    公孙明并未将盐场一事详细道出,不是对赵云不信任,而是此事说起来话长,自是不好在府门前详谈,他也只能是狠狠地卖了个关子。

    “主公英明。”

    跟随公孙明虽仅仅月余时间,可在见识过公孙明算无遗策的诸般神妙手笔之后,赵云对公孙明之能已再无疑心,哪怕搞不懂公孙明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啥药,他也没再往下追问,恭谨地称颂了一声之后,便即退到一旁去了……

    “公孙小儿还真是豪情四溢么,当真给老夫出了个大难题啊,诸公以为那小子的约法三章如何啊?”

    公孙明的动作很快,进驻幽州只一天,便即以前将军暂领幽州牧的名义下了公文,遍传所辖之诸城,这下子不单是幽、渤二地的百姓为之欢欣鼓舞,更令天下群雄都为之侧目不已,个中又属曹操最为烦心,紧着便将手下诸多谋士们全都请到了府中,专门就此事展开紧急磋商,此无他,曹操在平定了徐州之后,又将目光转向了青州,为备战,这才刚下了文要加捐,结果公孙明就来了这么个约法三章,愣是打了曹操一个措手不及。

    “明公,窃以为此举不过是哗众取宠尔,实无足为虑。”

    事涉要务,众谋士们一时间都不敢轻易开口言事,唯有因曾亲眼见过公孙明而被破格招来与会的陈群却是没太多的顾忌,头一个便站了出来,朗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哦?”

    曹操本心里也希望公孙明此举是在作秀,问题是幽州的公告都已贴满了其所辖之诸城,显然不是在作假,正因为此,曹操方才会怀疑公孙明此举的底气之所在,而今一听陈群居然如此轻易便下了个结论,虽不曾直斥其非,可一声轻吭里已是明显透着不满之意味了的。

    “明公,那公孙小儿所言之约法三章的第二条也就罢了,左右不过是拾人牙慧,将高祖入长安之所言照搬而已,第一条与第三条却是完全相悖的,众所周知,幽州乃百战之地也,其西面有张燕,南面有袁本初,北面有乌恒,东面有公孙度,除张燕与其貌合神离外,余者皆敌也,要想保境安民,便须得扩军,要扩军便须得有大量资材,依属下算来,若无十万兵马,何谈保境安民,今,其能调用之兵不过四万出头,照此算去,缺口极大,以幽、渤二地之赤贫家底,岂能敷用,故,窃以为其之所以敢如此放言,不过是被逼无奈罢了,早晚必会自食其言。”

    陈群素善理政,口才又好,一番分析下来可谓是丝丝入扣,几乎找不出甚瑕疵来,不止是曹操为之颔首不已,荀攸等重量级的谋士们也大多为之欣然。

    “明公,请恕嘉直言,此事恐非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那公孙小儿虽是年幼,却非等闲之辈可比,心志极高,怕是断不肯做出失信于民之事。”

    这一见曹操似乎很是赞同陈群之分析,郭嘉可就不敢再保持沉默了,紧着便从旁打岔了一句道。

    “嗯……也是,此獠悍然吞并了刘和所部,野心已是毕露无遗,当不会干出朝令夕改之勾当,只是其底气究竟何在,老夫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听得郭嘉这么一说,曹操立马想起了当初决定用刘和去试探公孙明之心思一事,也自觉得公孙明理应不是莽撞之辈,只是对公孙明的底牌何在却是怎么也猜不出来。

    “明公海涵,对此人之算路,嘉也有些看不太清,然,却可着人试探一下其维护三章之决心,或许到时便知其之态度究竟如何了。”

    郭嘉虽是王佐之大才,可限于眼界,也自没办法算到公孙明的底牌究竟何在,所能做的也就只是给出个谨慎的提议。

    “试探么?唔……”

    曹操的地盘离着幽州虽远,然则他毕竟有着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优势,自然是早借此优势在幽州安插了暗桩,行试探之策倒是不难,然则是否值得提前动用暗桩却是曹操不得不谨慎考虑之事了的……

    “混帐的公孙小儿,他到底想作甚?”

    被公孙明的约法三章所惹恼的可不止是曹操一人,刚率军回到邺城没多久的袁绍同样被这么个约法三章弄得火大不已,没旁的,为了弥补此番北伐之战损,袁绍也同样方才刚下了加捐的政令,结果么,公文方才刚出,也自同样被公孙明打了个措手不及,以致于在召开应对会议之际,袁绍竟是罕见地暴了粗口。

    “……”

    自打北伐失败以来,袁绍的脾气便一天比一天差,哪怕是心腹谋臣,但凡是稍有违逆其意的,都没少被其臭骂上一通,正因为此,这会儿一见袁绍明显正在火头上,为防引火烧身,众谋士们自是都不愿急着开口言事,满大堂里竟是就此安静得诡异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