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吃干抹净(三)
    “来得好!”

    这一见刘和奋勇冲杀而来,公孙明不单不怒,反倒是暗喜不已,没旁的,若是刘和就这么降了,要杀其,还须得背上个杀降的恶名,且有可能造成幽州民心之激烈动荡,毕竟刘家父子在幽州民间的声望实在是太高了些,而今么,刘和既是决意求死,公孙明自是乐得成全其一把。

    “杀!”

    刘和本就一文士而已,虽也有些武艺,可说来也就只有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罢了,此际纵使都已是含怒出手了,可其所刺出的枪势却既不快,也不威猛,破绽更是多得令人啼笑皆非。

    “铛、噗嗤!”

    彼此既然无法共存,公孙明自然不会有甚恻隐之心,瞧清了刘和的枪势之后,也自没啥客气可言,只一枪便格飞了刘和的长枪,顺势一个借力打力,双臂猛然一送,锋利的枪尖便已急速捅穿了刘和的胸膛,再一甩,倒霉的刘和便已惨嚎着飞上了半空,人都没落地呢,便已没了声息。

    “传令下去:各部尽快打扫战场,全力收拢战俘!”

    杀刘和这等弱鸡,实在没啥快感可言,公孙明甚至懒得朝其尸体看上一眼,一摆手中的长枪,紧着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中,原本整齐列阵的近两万渤海军将士立马奔行而出,与高速冲来的赵云所部合力将早没了斗志可言的刘家军残部全都缴了械,押解着便往方城方向而去了……

    “报,禀主公,张燕率六万大军正高速向我军冲来,距此已不足四里了!”

    随着刘和的被斩,原本就难称激烈的战斗很快便告了个终了,刘家军四万兵马除了近万将士逃散得不知所踪外,战损两千不到,被俘者多达两万八千之巨,这无疑是个辉煌之胜利,然则就在公孙明集合好队伍,准备收兵赶回方城之际,却见一骑游哨匆匆策马赶了来,给公孙明带来了道紧急军情。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

    尽管心中认定张燕此来应无恶意,然则本着“防人之心不可无”之原则,公孙明还是下达了紧急列阵之将令,旋即便听鼓号声骤然大响中,原本迤逦而行的近四万渤海军将士很快便以中军为基准,飞速地向两翼拉开。

    “全军止步,列阵,列阵!”

    就在渤海军列阵方毕不多久,烟尘滚滚中,大批的黑山军已在张燕的统领下赶到了近前,这一见渤海军当道摆开了防御阵型,张燕也自不敢再往前冲,一挥手,紧着便下了道将令。

    “张叔远道来助,小侄感激不尽啊,只是您来晚了一步,小侄可是都已吃干抹净了的,没能给张叔留口汤,皆小侄之过也。”

    张燕所率的这六万大军明显便是其主力部队,布阵的速度也自奇快,尽管其阵型算不得太严整,可军伍中的煞气却是浓得惊人,足可见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并不弱,然则公孙明却根本不曾在意,策马便漫不经心地往前走,甚至连得胜钩上的长枪都不曾取下,口中更是笑呵呵地打趣了张燕一把。

    “哈哈……贤侄还真是不客气,倒叫为叔白担心了一场,那刘和可曾拿下?”

    公孙明猜测得没错,张燕确实是担心公孙明所部以四万对四万会有所闪失,这才特意率主力赶来增援的,却万万没想到公孙明居然如此快便将刘和所部拿下了,心惊之余,钦佩之情也自不免便就此大起了。

    “好叫张叔得知,那刘和自感罪孽深重,无颜见幽州父老,已自行了结了,可惜啊,小侄本还想劝其去御史台自首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完,那厮便已自寻了死路,可叹,可悲啊。”

    阵斩刘和虽是事实,又是当众所为,然则公孙明却不打算亲口认了这笔账,而是恶意满满地便给刘和扣上了个畏罪自尽的帽子。

    “唉,是可惜了,此间事已了,为叔就先走一步了,回头再与贤侄把酒言欢则个。”

    明知道公孙明此言必然不实,然则张燕却并不打算去刨根问底,附和着感慨了一句之后,便即率部先行掉头撤离了,一炷香之后,公孙明也自率本部兵马押解着众多战俘往方城大营撤了去……

    得知公孙明与张燕联手设伏全歼了刘和所部,袁绍震怒不已,昭告天下,言称公孙明忤逆不道,擅杀朝廷重臣,以下犯上,罪无可恕,并向汉庭状告公孙明,号召天下群雄共讨之,然则没等天下群雄对此事作出反应,公孙明也紧急发檄文昭告天下,言称刘和勾结袁绍,妄图献幽州予袁贼以换富贵,乃幽州人氏之公敌,本就在诛除之列,只是念其能幡然悔悟,自尽以谢幽州百万民众,特免其一家老少之死罪,与此同时,也自上本汉庭,一方面大肆为手下将士请爵请官,一边还没忘状告袁绍屡次进犯幽州,杀死杀伤幽州军民无算之恶行,说是朝廷若不出面严惩卑鄙无耻之袁贼,百万幽州民众必将联名请愿云云。

    公孙明与袁绍互喷口水,闹腾得可谓是欢快无比,双方的檄文你一封我一封地连发个不休,可也就只限于口头官司罢了,双方显然都无意在短时间里再度兵戎相见,至于天下群雄么,也都只是看个热闹,鲜少有人会傻到参与其中的,唯有曹操却是头疼了起来,没旁的,汉庭如今就掌控在他手中,若是不能就公孙明与袁绍之间的口水官司拿出个令人信服的判决来,汉庭的威严可就真要扫地了去,问题是那两家都是豪雄,根本不是他曹操所能指挥得动的,要想让两造到许都对质么,那根本就是没可能的事儿,偏偏判决书还得他来下,当真搅得曹操的偏头疼旧疾竟是又连犯了几回。

    怎么办,凉拌呗,曹操不得已之下,也只能以汉献帝的名义下了道诏书,诏令袁绍与公孙明一起到朝中对质,对此,袁绍表示境内黑山贼猖獗,地方绥靖吃紧,暂时脱不得身,而公孙明则更是干脆,直接上本言称要为惨死在袁绍屠刀下的先父守孝三年,须臾离开不得,如此一来,曹操也就找到了理由,称刘和一案扑朔迷离,当得仔细调查,留待真相大白之后再行定夺,就这么着,一场闹剧般的口水官司便已是不了了之了去,谁都没输,谁都没赢,也就只倒霉了刘和一人,连死了都没能得个安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