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奇袭廮陶县(四)
    廮陶县虽是冀州军的后勤转运中心,但却并非时时刻刻都忙乱不堪,实际上恰恰相反,只有前方下了调令之际,才会有大批精锐将士护送运粮车向易京转进,其余时候,廮陶县除了驻军多之外,与其它城池并无甚太大的区别,城中百姓日出而作日落而歇,浑然不受前方战事之影响,更令公孙明分外诧异的是冀州军居然不曾在廮陶城外围部署警戒力量,这不,伪装成游山玩水的公子哥之形象的公孙明领着几名下人装扮的亲卫都已在城外转悠了近半个时辰了,愣是没见有人来盘查过一回。

    面对着这等简直是在唱空城计的防御状况,公孙明第一个反应不是兴奋,而是狐疑,这也不奇怪,习惯挖坑埋人者,一旦遇到了不明情况,自然而然便会怀疑自个儿是不是遇到坑了,然则事实证明,是他多想了——一名奉命进城侦查虚实的亲卫很快便带回了准确消息——吕威璜的防御重点对内不对外,除了四面城墙各派了一千兵马驻防之外,六千主力全都麋集在了粮库附近的营房中,防火防盗工作倒是安排得当行出色,却压根儿就不曾考虑过廮陶县有遭敌袭之可能。

    公孙明在出击廮陶县之前,本来是准备发动夜袭战的,为此,还专门打造了一批飞爪以及绳梯等物,可眼下这等情形,显然是无须如此大费周章了的,这不,一番准备之后,趁着大批在田间劳作的百姓陆续回城之际,由吕翔打头,自率二十余骑大模大样地便往东城门处策马而去,与此同时,近两千轻骑也在沈飞的统领下,从藏身的树林间开拔而出,不徐不速地向廮陶县开进。

    “来人止步!”

    尽管廮陶县的守御不算森严,可见得公孙明一行人等纵马飞奔而来,还是有一名屯长领着数名士兵紧急迎上了前去,挥手断喝了一嗓子,声音倒是响亮得很,可说来也不过只是例行公事罢了,浑然没见半点紧张之感。

    “放肆,某乃宁国中郎将吕翔,尔等安敢阻我去路,找死么,嗯?”

    饶是那名屯长呼喝得山响,然则公孙明等人却显然并未在意,一路直冲到了城门口处的警戒线前,这才齐齐勒住了座下战马,旋即便见吕翔满脸不愉之色地策马而出,声线阴冷地便骂了一嗓子。

    “将军息怒,将军息怒,不知您这是……”

    军队乃是规矩森严之所在,那名屯长不过只是低级军官而已,连品阶都没上,较之吕翔的身份无疑悬殊得很,这一听吕翔声线不对,哪敢有丝毫的怠慢,但见其慌乱地后退了两小步,忙不迭地躬身告饶不已。

    “哼,三公子大驾将至,尔这狗贼还在此愣着作甚,赶紧去通禀威璜、赵叡即刻来此迎驾!”

    吕翔自然不会将区区一屯长放在眼中,只见其不耐地一挥手,便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又喝骂了一句道。

    “将军请稍等,小的这就去通禀。”

    吕翔的态度越是恶劣,那名屯长便越是不敢有所质疑,但见其紧着应承了一声之后,匆匆便奔进了城门洞中,不多会便见城门楼中抢出了一将,几个大步便冲到了城碟处,先是满脸诧异地看了看远处正自不紧不慢地奔行而来的大批骑军,而后又望了望城下,待得见昂然策马立于众人之前的那名将军真是吕翔,那名络腮胡将领这才赶忙三步并作两步地蹿下了城头,此人正是廮陶县东门守将赵叡。

    “末将赵叡参见吕将军。”

    吕翔乃是冀州军中重将,位份之高,也就仅在颜良文丑等寥寥数人之下,而赵叡不过只是别部司马而已,官阶差了吕翔三级,纵使心下里对吕翔突然来此有所狐疑,却也不敢急着发问,而是先紧着行礼问了安。

    “杀!”

    赵叡本想着见礼过后再细究吕翔之来意,这等想法不能说错,只可惜他显然是没有细究之机会了的——就在赵叡躬身的同时,没等吕翔有所表示,就见原本混在亲卫丛中的公孙明突然一声大吼,纵马持枪而出,只一个突刺,便将赵叡串在了枪尖上,再一甩,倒霉的赵叡已是惨嚎着横飞了出去,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口鼻处鲜血狂喷不已,其魁梧的身子猛地一僵,而后又是一软,竟是就此没了气息。

    “敌袭,敌袭……”

    公孙明这么一动手,早有准备的众亲卫们立马也跟着都策马冲了起来,一柄柄长枪暴刺不止,刹那间便将列队迎驾的众守军将士们冲得个七零八落,很快,告急的呼喝声便即此起彼伏地暴响成了一片。

    “冲进去,夺门!”

    一枪挑杀了赵叡之后,公孙明根本没去理睬那些四下乱窜的溃兵们,一摆长枪,呼喝着便率众径直向城门洞冲了过去,枪出如风,接连挑杀了数名试图关上城门的守军士兵,很快便牢牢地将城门掌控在了手中,数十息之后,沈飞已然率近两千骑呼啸着赶到,奔腾如雷般地便顺着城门洞杀进了城中……

    “报,禀将军,不好了,东城有变,吕翔反了,赵将军遇刺身亡,城门已失!”

    粮库大营中,得闻吕翔陪同三公子袁尚赶到之消息后,吕威璜本就在将信将疑之中,虽已集结好了手下众将,只是尚未决定是否要紧着去迎,正自踌躇不已间,却见一名报马匆匆赶了来,连马背都来不及下,便已是声嘶力竭地嚷嚷了一嗓子。

    “该死,快,各归本部,全军集结,将贼子赶出城去!”

    这一听吕翔反了,吕威璜当即便被吓得面色煞白不已,也自顾不得去细究详情,紧着便咆哮了起来,旋即便听鼓号声震天狂响不已中,大批正在营中休整的冀州军将士们轰然应命而动,飞速地在营中空地上列队集结了起来,与此同时,三面城门处的守军也自开始了紧张地调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