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奇袭廮陶县(三)
    “主公。”

    沮授在军议之际一直不曾开口言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心中便无所猜测,实际上恰恰相反,他之所以不开口,只不过是因自个儿的立场有些尴尬,但有所言,必会遭其余谋臣的挤兑,故而方才会打算待得会后再向袁绍单独进言上一番,却不料军议虽毕,可郭图等人却并未退出大帐,而是依旧围着袁绍阿谀奉承个不休,一见及此,沮授可就不免有些急了,不得已,也只能硬着头皮抢上了前去,躬身行了个礼。

    “公与何故如此?”

    袁绍早年可是很欣赏沮授之才干的,也自没少重用于其,只是随着郭图、审配等人的不断进谗言,近年来,袁绍对沮授已是渐渐疏离了去,虽依旧让其位列六大谋士,却甚少再用其策,这会儿见其突然行了个大礼,明显是要对自己先前的决断提出异议,心下里顿时便更不喜了几分,于问话之际,语气里自不免满满皆是不耐之意味。

    “主公明鉴,某观公孙小儿行事屡屡出人意表,实非易与之辈,今其骤然退兵,个中必有深意,依某看来,此举诱敌之意味甚浓,须得提防此獠使诈。”

    尽管明知袁绍不喜自己,可出于忠心,沮授还是尽职尽责地将自己的判断道了出来。

    “哦?”

    沮授此等言语乍然听起来与郭图早先所言似乎并无甚不同之处,袁绍自是不怎么放在心上,也就只是无可无不可地吭哧了一声罢了。

    “主公,我军远道而来,利急战,不利持久,若是粮道有失,却恐军心有变,还请主公加派兵马赶去廮陶,以固守御。”

    袁绍这般冷漠的样子一出,沮授的眼神不由地便是一黯,然则心中不痛快归不痛快,可该提醒的,沮授还是坚持道了出来。

    “公与此言实属杞人忧天,廮陶离文安近五百里之遥,个中隔着数县之地,那公孙小儿便是长了翅膀,怕也难飞到廮陶罢,更遑论廮陶尚有吕威璜将军所部万余兵马在,又岂是公孙小儿能图谋得了的。”

    “不错,正南所言甚是,若说黑山军全力去攻廮陶尚有可能,至于公孙小儿么,面对我冀州十数万大军之追袭,逃都来不及,又怎可能驱兵去取廮陶的。”

    “荒谬之言,实不足信。”

    ……

    沮授这等言语一出,果然遭到了郭图等人的围攻,七嘴八舌间,袁绍的脸色登时便有些个不好相看了起来。

    “好了,此事吾已知晓,就不必再议了。”

    袁绍本来就对沮授不甚上心,这会儿见得众谋臣们一致取笑沮授,自是更不会纳其之所言了。

    “唉……”

    事已至此,沮授虽有心再谏,可一见袁绍已然别过了脸去,也自无奈得很,只能是摇头叹息了一声了事……

    廮陶,因出过三皇五帝中的尧帝而闻名天下,其地平坦,原本位于黄河岸边,后因黄河改道,其境东南遂形成了一大泽——大陆泽,于汉时,因有多达九条河流汇聚于此,汉永平年间(公元五十八年),朝廷遂决意于廮陶挖太白渠,开通漕船,以便将幽、翼之粮秣运往洛阳,廮陶就此成为翼、幽、并三州的重要漕运中转处,不算太大的廮陶县城中建有粮库十数座,更有藏粮瓮洞数百,可储粮秣多达千余万石(汉制一石相当于现今的七十斤),原冀州牧韩馥因据此城而丰足。

    自袁绍起于邺城后,廮陶的粮储中心之地位渐被邺城所取代,然,因着与公孙瓒以及黑山贼的大战连连之故,廮陶并未因此荒芜下来,而是依旧发挥着其粮秣中转中心之作用,冀州军历次北伐皆以此城作为粮秣后勤基地,此番亦自不例外。

    “主公明鉴,末将与威璜乃是同族,彼此素来交好,若是大人得允,末将愿去说降于其。”

    廮陶城地处翼中平原正中心,地势平坦,水网虽纵横,却无险可依,为策安全,袁绍在此城中屯有重兵一万,更有吕威璜这等老成善守之将坐镇,显然不是那么好攻取的,至少在吕翔看来,己方这两千轻骑大老远跑来此处,简直就是来自投罗网的,奈何他眼下都已投了公孙明,再想回头已没了可能,为身家性命考虑,吕翔也自不得不尽心为取廮陶城而献谋献策,这不,连奔了两日两夜,总算有惊无险地赶到了廮陶城外五里处,于一处小树林里暂歇之际,却见吕翔满脸决然之色地凑到了公孙明的身旁,小心翼翼地进言了一句道。

    “仲南(吕翔的字)有心了,然,依某看来,吕威璜其人忠耿老成,断非言语可以说动者,且其手中尚有雄兵万余,又岂肯降了我渤海军,尔若敢去,必是自陷死地无疑,某岂可行此自折臂膀之蠢事哉。”

    对于吕翔这等没啥立场与忠诚度可言的武将,公孙明自是不会特别倚重,也就只是姑且用之罢了,当然了,以公孙明的城府之深,却是断然不会流露出丝毫的不信任之意,所表现出来的就只有一派推心置腹之信重。

    “这……”

    吕翔其实根本没信心能说服吕威璜,倒是有些想干脆借着进城的机会索性将公孙明给卖了,看能否凭此功劳再回到冀州军的阵营中去,可这一听公孙明如此设身处地地为自己着想,心下里顿时便涌起了一阵愧疚之意。

    “仲南莫急,且先好生休息一下,待得日头偏了西,某自乔装去城外看个究竟,回头再议行止也自不迟。”

    这一路赶来廮陶城尚算是顺遂得很,于途中,虽也曾遇到些状况,可因着全军皆着冀州军甲胄之故,倒也不曾引得沿途官府之警觉,至于沿途偶尔遇到的冀州官府中人之问讯,也都被吕翔三言两语给打发了开去,至少在目前为止,己方的行踪依旧未曾败露,这无疑是好事一桩,然则说到具体的取城办法么,公孙明此际其实尚未有丝毫的成算,毕竟他又不是神仙,哪可能真有决胜千里之能,所能做的么,其实也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