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夏天里的第一把火(一)
    滹沱河,源自山西繁峙县境内,蜿蜒横穿太行山后进入河北,于上游处固是波涛汹涌,得一别名:滔滔河,然,流至渤海郡境内时,却成了条波澜不惊的浅水河,最宽处赫然达十二里之巨,而最深处却仅仅只有三尺多一点,河中多沙洲,如珠串般横亘于河心处,又多芦苇,不止是沙洲上密布此物,河岸两旁两里范围内也都是如此,望之真有若是青纱帐一般。

    青纱帐无疑极美,尤其是夕阳西斜之际,一群群鸟儿在宽阔的河面上盘旋飞舞,不时落进青纱帐中,鹤舞鸳飞,洒下阵阵清脆的鸟鸣,其景如诗如画一般,叫人流连忘返,然则公孙明却是无心去欣赏这等美景,尽管是强装镇定地屹立着不动,看似从容淡定,可其实么,望向东北方向的眼神里却明显透着股浓浓的焦躁之色,没旁的,菜肴都已摆上桌了,可“客人”却迟迟没到,这叫公孙明又怎能不为之忐忑不已的。

    “报,禀少主,沈、赵二位将军正引着颜良所部主力急速而来,距此已不足四里了。”

    申时三刻,就在公孙明等得心焦无比之际,却见一骑报马绝尘而来,直奔到了公孙明的面前,方才一个干脆利落的滚鞍下了马背,冲着公孙明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好,传令下去,着各部按预定计划行事,有敢喧哗乱动者,斩!”

    这一听颜良所部已然上了钩,公孙明紧绷着的神经当即便是一松,可依旧不敢掉以轻心了去,紧着便下了道死命令,自有随侍在侧的数名传令兵躬身应诺之余,匆匆赶往各部埋伏点,将公孙明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快,冲进去,过河,过河!”

    四里并不算短,可对于亡命奔逃的军伍来说,也不过就只是一刻来钟的时间便已冲过,眼瞅着芦苇荡已到,沈飞哪敢有丝毫的迁延,一声呼啸,率溃兵们便沿着豁口处狂冲进了青纱帐中。

    “颜将军且慢,且慢!”

    翼州军一路狂追了近一个时辰,早已是杀红了眼,这一见渤海军溃兵逃进了芦苇荡中,根本不曾稍停,急于报仇雪恨的吕翔一马当先便率前军跟着冲了进去,而颜良也同样不曾有所迟疑,率主力中军也自一路向豁口处狂冲,就在此时,却见审配急若星火般地从后头赶了上来,满脸焦急状地呼喝了一嗓子,顿时便令颜良不自觉地便放缓了马速。

    “颜将军,前方芦苇厚密,须防贼军使诈啊!”

    颜良的速度这么一缓,马术不甚精的审配总算是气喘吁吁地赶到了,顾不得喘上口大气,便即紧着进谏了一句道。

    “唔……”

    颜良虽是急欲为其堂弟报仇,可这一听审配所言颇是有理,也自不免便犯起了踌躇。

    “哈哈……好大的个笑话,正南此言实是杞人忧天,这芦苇荡虽密,然,高不过肩,岂能藏得大量兵马,再者,芦苇正青,火烧难着,又有何可惧之处?”

    没等颜良有所决断,策马立于一旁的郭图便已是毫不客气地贬损了审配一番,言语尖刻无比,根本没给审配留甚情面。

    “说得好,全军听令,追击!”

    郭图这等言语一出,颜良心中的疑虑顿时便去,也就没再多犹豫,一抖马缰绳,率部便冲进了芦苇荡中,一见及此,审配扬手便要叫停,奈何颜良马速快,瞬间便已冲出了老远,审配无奈之下,也只能是策马跟着冲了起来。

    “发信号!”

    芦苇荡豁口处左翼里许开外有座缓坡,不高,也就只有十数丈上下而已,坡上怪石嶙峋,灌木丛生而又低矮,从豁口处望将过去,根本看不出有藏兵之可能,然则坡后却是别有蹊跷——一道长达两里半、宽达数丈的天然壕沟就紧贴在了坡后,身为一军主将的公孙明此刻就趴在了一块大石头之后,双目炯然地注视着翼州军的动向,直到见颜良已率部冲进了芦苇荡中,公孙明始终憋在胸中的一口气总算是吐了出来,但却顾不得调整一下紊乱的气息,咬紧牙关便即发出了一声怒吼。

    “咚、咚咚……”

    随着公孙明一声令下,列在坡后的数十名鼓手立马便齐齐抡起手中的鼓槌,疯狂地敲打出了一阵暴烈的鼓点声。

    “嗯?”

    芦苇荡的豁口乃是渤海军刻意开辟出来的,宽达三丈有余,笔直地从平原之地直通滹沱河边,虽有些芦苇根的残骸在,可基本尚算平坦,人马行于其上,自不会有甚阻碍,尤其是在前军已基本冲出了芦苇荡的情况下,颜良自是更不会起甚疑心,这一路狂奔得可谓是放松至极,直到暴烈的鼓声轰然响起,颜良这才惊觉似乎有些不对,下意识地便勒住了座下狂奔的战马,双眼凛然地便望向了缓坡所在之处,只可惜因着缓坡的阻隔,他根本无法看清缓坡那头的动静。

    “起火了,该死,起火了。”

    “不好,着火了!”

    “中计了!”

    ……

    没等颜良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芦苇荡中突然接连燃起了数十处的火头,很快便向豁口处蔓延而来,浓烟滚滚大起中,翼州军将士们顿时便乱作了一团。

    “卑鄙的公孙小儿,撤,后队变前队,撤,快撤!”

    颜良实在是想不明白看似青翠碧绿的芦苇荡怎么就会突然起了如此大的火势,可有一条他却是清楚的,那便是此地断不能久留,但见其紧着一拧马首,高呼了一嗓子,纵马便要往来路逃将出去。

    颜良的将令倒是下得很是及时,问题是眼下军心已是一派大乱,真能听其令而动的也就只有跟在其身旁的那些亲卫而已,至于大部分的将士此际全都乱了分寸,有的想往前冲,有的想往后退,还有的被吓得原地乱打转,整支队伍就此彻底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这都还没等渤海军杀来,自相践踏而死的翼州军将士便已不知有多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