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牵牛战术(五)
    训练有素与否不单体现在正面作战上,同样也体现在了亡命飞奔上,饶是渤海军先逃,一开始也自有着里许之优势,可大半个时辰的追逐下来,彼此间的距离赫然已缩小到了只有百余步,这下子渤海军将士们可就真的慌了神,急于逃命之下,丢盔卸甲者当真不在少数,一见及此,翼州军将士们自是追得更来劲了,数十名掉了队的渤海军士兵哪怕都已是跪地求饶不已了,却还是被追杀得兴起的翼州军将士们乱刀砍杀在地。

    “呜,呜呜,呜呜……”

    在鲜血的刺激下,翼州军将士们自是全都疯狂地呼喝了起来,越追越猛,而渤海军将士们为了能活命,自然也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地埋头逃窜着,唯恐爹娘少生了几条腿,狼狈得个无以复加,好在这等苦难并未一直持续下去,就在渤海军将将被赶得散了架之际,一阵凄厉的号角声突然在大道旁不远处的林子中响了起来,旋即便见沈飞率部有若旋风般从林中狂飙而出,直击翼州军的侧翼。

    “轰……”

    沈飞所部的出击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些,正自狂飙突进的翼州军根本来不及作出丝毫的反应,便被汹涌而来的渤海军一举冲成了两截,万余将士彻底乱成了一团。

    “全军都有了,跟我来,杀回去!”

    赵云先前被追得可谓是憋屈至极,这会儿见得沈飞杀出,哪肯放过这等痛打落水狗之良机,一声大吼之下,左臂一用力,强行兜转了马首,率手下将士掉头便往回杀了过去。

    “杀,杀死这帮狗娘养的!”

    “一群狗贼,受死!”

    “他奶奶的,追得爷们好苦啊,兄弟们,杀,杀啊!”

    ……

    深感憋屈的可不止是赵云一人,其手下近三千将士们也自同样火大得慌,眼瞅着翼州军已乱,又哪会有甚客气可言,纵使是跑得没了兵刃,挥拳也要上,逮住乱作一气的翼州军便是一通子狂冲乱打。

    “不要乱,稳住了,贼子不多,稳住,跟我来,杀,杀,杀!”

    骤然遇袭之下,冲在最前面的吕翔、吕旷兄弟俩全都慌了神,根本不敢应战,齐齐一拧马首,便往斜刺里逃了开去,倒是落在后头的颜明却是勇悍绝伦,嘶声狂吼着率手下亲卫队拼死向前冲杀,试图力挽狂澜。

    “蟊贼休狂,赵某来也!”

    还别说,颜明的武艺虽不咋地,可疯狂拼命之下,竟是反过来冲乱了沈飞所部的冲锋阵型,若是吕家兄弟俩能及时兜马回援,这仗还真就有的打了,只可惜他没能等来吕家兄弟,等到的却是跃马横枪冲来的赵云!

    “哇呀呀……”

    这一见赵云狂飙而来,正自疯狂冲杀的颜明登时便慌了神,本想着拨马回逃,奈何他先前冲得过猛,这会儿周边人马拥挤不堪,根本没法及时调整方向,无奈之下,颜明也只能是硬着头皮策马向前狂冲,一边嘶声怪叫着,一边双臂猛振,疯狂地连续劈出了十八刀,赫然正是其兄的看家本领——旋风十八斩!

    “旋风十八斩”确实是强招,在颜良使来,那绝对是威风八面,霸道至极,可同样的招数,在颜明手中么,那就实在是太过寻常了些,这不,饶是颜明都已是拼尽了全力,可其招式的连接上却还是难免露出了不少的破绽,若是换了旁的武将在此,或许会被颜明的疯狂劲吓住,可惜他遇到的是赵云这等绝世勇将,即便是颜良在此,都不可能靠这一招吓退赵云,就更遑论颜明的武艺连其兄的六成都不到,拿来对付赵云,明显不够看!

    “受死!”

    面对着颜明这等色厉内荏的所谓强招,赵云哪耐烦跟其见招拆招的,但听其一声断喝之下,双臂陡然一振,手中的亮银枪便已如虹般地暴刺而出。

    “噗嗤!”

    赵云这一枪速度快到了极点,瞬息间便已穿透了颜明刀法的破绽之处,没等颜明作出应变,只听一声闷响过后,锋利无比的枪尖便已捅穿了其之咽喉。

    “撤,快撤!”

    吕家兄弟借着颜明的拼死冲杀之时机,总算是各自勉强聚拢了些乱兵,本正打算掉头回杀呢,冷不丁见着赵云一枪刺死了颜明,登时便全都慌了神,随着吕旷一声呼喝,兄弟俩头也不回地便率残军疯狂地向大清河方向狂逃了去。

    “追上去,给我杀!”

    击溃了颜明余部的抵抗之后,沈飞显然不打算就此收手,一声令下,率部便在后狂追不已,可怜翼州军都已是狂奔了大半个时辰的疲兵了,这会儿体力早已差不多见了底,纵使是丢盔卸甲地疯狂逃窜着,也依旧难以摆脱渤海军的衔尾追杀,不断有掉队者被汹涌而来的渤海军所淹没,这等景象与先前赵云所部遭追杀时几乎完全一样,所不同的是双方的追逃关系彻底颠倒了过来。

    “呜,呜呜,呜呜……”

    就在渤海军追杀得来劲之际,西北方突然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旋即便见烟尘滚滚大起中,颜良已率翼州军主力狂飙而来。

    “撤,快撤!”

    沈飞所部只有五千兵马,再算上已渐渐落在了后方的赵云所部,也不过方才八千不到之数,哪怕大胜之余士气正旺,却也断然不可能是颜良所部主力的对手,硬要战,那绝对是死路一条,似沈飞这等战阵老手,自然不可能犯下这等错误,这不,大老远见着前方烟尘大起,沈飞第一时间便下达了撤兵之令,率部扭头便往西南方急撤而去。

    “一群废物,没用的蠢货,整好队形,跟在后头,追上去,杀光那帮蟊贼!”

    颜良所部冲得很快,就在沈飞刚率部掉头而逃不多久,颜良便已迎上了溃败而归的吕家兄弟,待得听闻颜明战死之消息,颜良的眼珠子当即便泛了红,怒不可遏地臭骂了吕家兄弟几句之后,便即急若星火般地率部紧追在了渤海军身后,一路烟尘滚滚地向滹沱河狂飙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