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牵牛战术(三)
    “路将军,你率骑军压阵,寻机而动,步军都有了,跟我来,断桥!”

    有了弓箭手的掩护,拥挤在桥上的那些渤海军后卫将士总算是抓住机会冲上了河岸,而此时,反应过来的翼州军下马骑兵们也已冲到了桥头附近,一见及此,赵云自是不敢再等了,紧着连下两道将令之余,一翻身下了马背,提着亮银枪便往浮桥边冲了过去。

    双方将士这么一照面,战事瞬间便到了白热化之程度,一方是拼死要杀上岸,另一方则是要坚决顶住,各不相让之下,两军将士很快便绞杀成了一团,一时间竟是杀得个难解难分,可随着战事的推移,翼州军一方渐渐有些力不能支了,此无他,下马骑军本身就不惯步战,加之地利优势又在渤海军一方,任凭翼州军将士如何冲击,都难越雷池一步,尤其是赵云亲自把守的中间那座浮桥上的战斗更是成了一边倒之势,但凡敢冲上桥头的翼州军将士,无一不惨死于赵云之枪下。

    “贼子休狂,看刀!”

    就在赵云横枪中流之际,颜良终于从后头挤了上来,这一见桥面上溅满了自家将士的鲜血,眼珠子立马便泛了红,一声咆哮之下,提溜着斩马大刀便健步如飞地向赵云冲了过去。

    “呔!”

    见是颜良提刀冲来,赵云自是不敢稍有轻忽,一个大步便迎上了前去,双臂一振间,手中的亮银枪便已暴然刺击了出去,枪速不算快,可枪势却是飘忽不定,随时都有着变招机动之可能,令人难以揣测枪尖到底会刺向何处。

    “斩!”

    翼、幽两军交恶多年,身为两军的头号大将,颜赵二将自是没少交手,却从来都不曾真正分出个高下,每回交手总是因着各种原因半途而废,可不管怎么说,双方间大战过数回,彼此间早就已是知根知底了的,正因为此,颜良根本没打算跟赵云去比招式的精妙,一上来便发动了强攻,但听其一声大吼之下,手中的斩马大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杀了出去,用出的赫然是其成名刀法——“旋风十八斩”。

    “铛、铛铛……”

    颜良的刀法大开大阖,招式虽简单却极其之连贯,一刀紧接着一刀,十八刀几乎是一气呵成,瞬息间便布出了一张巨大的刀网,试图以力压人,若是换了个弱一点的武将,只怕一个照面便会被颜良的快刀斩成数截,只可惜他遇到的是枪法已臻化境的赵云,刀网虽是密不透风,可却架不住赵云东一枪西一枪的寻隙挑击,但听一阵密集若雨打芭蕉的撞击声响过,刀网碎成了漫天的流光,火星四溅中,两员大将几乎同时被震得连退了三大步,竟是谁也没能占到丝毫的便宜。

    “好贼子,再来!”

    颜良本就没指望着一个照面便能拿下赵云,纵使刀网被破,他也自浑不在意,脚跟方才刚刚站稳,便已再度挥刀直上。

    “杀!”

    颜良的反应虽快,赵云同样也不慢,几乎就在颜良冲将起来的同时,赵云的身形也已扑击而出,两员绝世猛将很快便又狠斗在了一起,转瞬间便已过了三十余招,却依旧难分出个高下,打铁般的撞击声始终暴响个不停,气浪翻滚间,两军将士都被震得立足不稳,不得不一退再退,浮桥上很快便空出了偌大的一段。

    中间的浮桥上,有颜良能跟赵云争锋,可上下流两座浮桥上的翼州军却是难挡渤海军步兵的凶狠反扑,这都没等颜、赵二将分出个胜负来,上游的浮桥就首先被渤海军步兵们奋力砍断了缆绳,断成了两截的浮桥在渤海军将士们的欢呼声中,顺水漂向了中间那座浮桥。

    “斩!”

    尽管在激战之中,可赵云却是第一时间发现了上游的异变,但见其一边运枪如飞地与颜良周旋着,一边用眼光的余角观察着顺流漂来的断桥,待得断桥将将撞上浮桥之际,只见赵云脚下一滑,似乎是一脚踏空,以致于露出了个不小的破绽,一见及此,颜良自是不肯放过这等斩杀大敌之良机,只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双臂猛然一抡,全力便攻出了绝杀的一刀。

    “轰……”

    就在颜良出刀的那一瞬间,断桥终于重重地撞上了浮桥,只听一声巨响之下,整座浮桥当即便是猛然一振,左右不定地晃动了起来,措不及防之下,颜良用力过老,手中的刀势不由自主地便是一歪,没能劈中赵云不说,反倒是一刀将桥面给斩成了两截。

    “看枪!”

    赵云等的便是这么个机会,这一见颜良刀势走空不说,脚下也自不免有些拌蒜,心中顿时大喜,脚下一用力,原本歪斜着的身子陡然一个前扑,顺势一振臂,一枪如虹般地便刺向了颜良的心窝。

    “哎呀!”

    颜良到底是百战名将,虽惊却并不乱,没旁的,早在刀势走空之际,他便已知自己中了赵云的阴招,心下里已在提防着赵云的反击,纵使如此,真见到赵云那霸绝的一枪,颜良的瞳孔还是不免为之狂缩,一声惊呼之下,赶忙耍了个铁板桥,总算是险而又险地避过了被穿胸之下场,只是头盔却是不免被赵云一枪挑得飞上了半空。

    一枪没能得手之下,赵云自不免暗呼可惜,奈何此际桥已被颜良一刀劈断,再不走,怕就要掉河里去了,无奈之下,赵云也只能是紧着拖枪顺断桥冲回到了河岸上,与此同时,颜良一个翻滚之后,也自拖刀掉头便跑,连滚带爬地也回到了北岸,一场短促而又激烈的血战到此便算是告了个终了,翼州军战死一百六十余众,而渤海军阵亡近百,逃散六百余,从战损比上来看,翼州军一方明显占优,可从结果来说,未能抢下浮桥的翼州军无疑却是失败的一方。

    “来人,命令后军加快速度,天黑前赶到此处,不得延误!”

    亲自上阵都没能抢下一座浮桥,反倒被赵云给挑飞了头盔,颜良自是气恼得个不行,咬牙切齿地便下了道死命令,自有一名传令兵紧着应了诺,策马便往北面狂冲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