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挖坑埋人(二)
    “主公且请息怒,此乃公孙小儿借刀杀人之策也,还请主公三思则个。”

    郭图乃是有名的智谋之士,以其之能,自是不可能会听不出淳于琼所言颇多不实之处,然则他却是不能不出面搭救于其,无他,淳于琼与其有深交固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淳于琼与郭图一般,都是站在袁绍长子袁谭一方的翼州重臣,为确保袁谭能在夺嫡之争中击败素来得袁绍恩宠的幼子袁尚,郭图是怎么都不能坐视淳于琼就此死于非命的。

    “公则(郭图的字)此言差矣,依某看来,公孙小儿如此行事,并非是借刀杀人,而是行激将之计,这是要激我军于立足未稳之际仓促出兵,主公还须得慎重方好。”

    若说郭图要救淳于琼乃是出于夺嫡之争的需要的话,站在袁尚一边的逢纪出于同样的道理,却是非要置淳于琼于死地不可,这都还没等袁绍有所表示,逢纪便已大步出了列,毫不客气地驳斥了郭图一番。

    “元图(逢纪的字)所言甚是,公孙小儿既是能耍出诈降计,又能在短短一日时间里掌控渤海军之军权,足可见其人狡诈过人,所行之事看似胡为,其实必有深意在其中,此万不可不防也。”

    审配与逢纪乃是一体的,逢纪既已站了出来,审配自然不会让其孤军作战,紧着也出列附和了一把。

    “主公,窃以为正南(审配的字)所言看似有理,实在不然,依某看来,公孙小儿不过是侥幸得手罢了,实不足为虑,淳于将军于处置上虽稍有疏失之处,然,罪不致死,还请主公给其将功折罪之机会。”

    这一见审、逢二人一唱一和地要置淳于琼于死地,同样是袁谭一系的辛评可就沉不住气了,赶忙站了出来,直白无比地便为淳于琼缓颊了一番。

    “好了,都别争了,某岂是自折股肱之人,淳于琼有过当罚,拖下去,重打三十军棍!”

    往昔每逢两系谋臣大起争执之际,袁绍总是采取和稀泥的态度,此番也自不例外,在饶了淳于琼死罪之余,也给了其一个不轻不重的惩处,便算是将此事揭了过去。

    “主公,公孙小儿如此无礼,岂能容其猖獗了去,末将请命率部出击,不灭此獠誓不罢休!”

    经两系谋臣这么一搅合,袁绍的怒气已然渐消,诸将们暗自松上口大气之余,报复之心顿时便大起了,个中又属悍将颜良动作最快,头一个站出来自请了一番。

    “好,颜将军愿往,某无忧也。”

    颜良、文丑乃是袁绍部下最勇悍的两员大将,在袁绍兴起于翼州之际,二将出力最多,素来得袁绍之恩宠,个中又以颜良排在第一,而今其既是出列自请,袁绍自是不会拂了其之意。

    “主公,窃以为此时不宜再战,我军于幽州立足未稳,仓促出兵,胜还好,若是不能速胜,张燕所部必然会趁机大举来犯,我军腹背受敌之下,势必危殆,依某看来,当须得以稳为上,不妨派人出使公孙小儿营中,假以议和之名拖延时间,待得三数月后,幽州便可初定,到那时,我军兵分数路,分进合击之下,纵使公孙小儿有三头六臂,也自断然逃过倾覆之下场。”

    袁绍话音刚落,就见沮授已紧着从旁抢了出来,朗声提出了缓战之意见。

    “主公,窃以为公与(沮授的字)所言大谬也,殊不知迁延时日之下,我军固是可以稳住幽州局势,却不得不防那公孙小儿趁机进兵翼州境内,一旦翼州有失,我军根基危矣,故,当须得从速剿灭公孙小儿方是正理,某愿随军出征,还请主公恩准。”

    审配素来与沮授不睦,加之有心要拉拢一直在袁尚与袁谭间摇摆不定的颜良,这会儿一瞧见颜良因沮授之言而面带怒色,审配立马紧着出列力挺了颜良一把。

    “主公明鉴,某以为公孙小儿乃胆大妄为之徒也,此一条,从其敢乔装亲赴淳于将军营中便可见一斑,似此等枭雄之辈,确须得尽快剿灭方好,某也愿随军出征。”

    袁尚一系与袁谭一系虽是素来不合,可在打击沮授与此番坐镇邺城的田丰一事上,却往往总是步调一致,这不,审配话音刚落,郭图也自不甘示弱地自请了起来,毫无疑问,同样也是冲着拉拢颜良去的。

    “嗯……也罢,那就这么定了,正南与公则同去,颜将军,某给尔五万大军,务求尽快拿下公孙小儿,不得有误!”

    袁绍看了看审配,又看了看郭图,明显有些难以定夺,犹豫了好一阵子之后,最终依旧是玩起了和稀泥的老套把戏,至于沮授处么,袁绍却是连看都不曾看过一眼……

    “将军可知某为何独留将军于此么?”

    就在袁绍君臣军议的同时,总算忙完了善后事宜的公孙明顾不得身体之疲惫,紧着派人去将高览请到了中军帐中,也无甚寒暄之言,一开口便问出了个古怪的问题来。

    “嗯?”

    被俘已一日一夜,高览虽一直被单独关押着,可其所住的帐篷却不是在后营,而是就在中军大帐附近,除了不允许出帐一步之外,并不曾限制其之行动,正因为此,高览不单亲眼目睹了淳于琼等袍泽的悲惨遭遇,也瞧见了大批被俘的翼州军普通士兵被押出了军营,唯独就只有他高览宛若是个被遗忘之人一般,弄得高览睡都不曾睡安稳过,精神始终是恍惚着的,这冷不丁被公孙明这么一问,一时间还真就有些个反应不过来的。

    “某若是没记错的话,高将军应是我幽州人氏罢?”

    公孙明并未在意高览的懵懂,也没急着为其解说上一番,而是转而拉起了家常。

    “是又如何,某乃袁公家臣,只忠袁公一人,尔若是欲劝降,还请免开尊口的好。”

    高览似乎突然醒过了神来,根本不打算给公孙明劝降之机会,朗声便表明了不会归顺公孙明之态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