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哄老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时此刻,南知秋遭受连番重击,竟然还是迷迷糊糊的状态。

    只见他赤脚站在地上,揉了揉眼睛,又晃了晃脑袋,才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以前南知秋睡觉不会这么难醒,主要是这次睡得舒服过头了,进入了最深层度的睡眠状态。

    还有就是他现在是六星龙级巅峰的体质,就算是毫无防备的状态下,秦冰和赵月的全力攻击也破不了防。

    朦胧之中,南知秋看清楚了赵月的脸。

    “赵月?你怎么在这里?这不是我老婆的房间吗?”南知秋这样说着,已是心中暗道:糟糕,走错房间了。

    但是紧跟着,他就看到了床边的秦冰,当看清秦冰身上的睡衣时,南知秋又心头大定,拍着胸口说道:“还好还好,原来没走错啊。”

    又接着,南知秋看到赵月也穿着睡衣。

    再联想到睡梦中貌似是抱了两大绝代美人儿,南知秋已是尴尬的挠了挠头:“那个,你们昨晚,是不是睡一块了?”

    赵月俏脸微红,低下了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秦冰走上前来,一脸冰冷的瞪着南知秋,说道:“你是不是想说,你原本以为床上只有我一个人?”

    南知秋连连点头:“不愧是我老婆,这都被你猜中了。”

    “我应该自豪吗?”秦冰又瞪了南知秋一眼,已是冷哼了一声,径直转过身去,拿起外套披在身上,夺门而出。

    “老婆,我啥都没干呀,只是睡了个觉。”南知秋对着秦冰大喊道。

    然而,秦冰已是毫不停留的走远了。

    南知秋扭过头来,看着赵月,问道:“我应该是啥都没干吧?”

    赵月略感无奈,走上前来,伸手推了南知秋一把:“你干没干啥都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去追秦冰。”

    “也对。”南知秋说着,已是快步朝着房门处跑去,“唉,原本还想给她个惊喜的。”

    “结果成了惊吓。”赵月无奈的说着,弯腰捡起一双鞋子,对着南知秋丢了过去,“给你的鞋。”

    南知秋随手接住鞋子,快速穿上,已是顺着走廊跑去了。

    在一扇房门前,南知秋碰见了刚刚起床的温素柔。

    “南知秋……好久不见了啊。”温素柔笑了笑,说道。

    “嗯,素柔,早上好,你刚才看见我家老婆了吗?”南知秋着急忙慌的问道。

    温素柔点了点头:“看见了,她刚才来我房间了……”

    南知秋心头一喜,直接冲进了温素柔的房间:“老婆……”

    “喂,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冰儿刚才的确是来我房间了,但她只是找我借了套衣服,换好之后,就又离开了。”温素柔说道。

    南知秋大感无语:“你怎么不早说?”

    “是你太急躁好不好?”

    “罢了罢了,她借走的衣服是什么颜色?”

    “黑色,运动装。”温素柔随口说道。

    嗖……

    南知秋已是快步奔走了。

    “衣服上还有红色条纹……”温素柔冲着南知秋的背影扬声喊道。

    之后,看着南知秋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温素柔已是摇头无奈一笑:“爱情啊,真够折腾人的。”

    静轩茶庄内的一条清清溪流旁,秦冰蹲坐在河边草坪上,一手抱着并拢的双膝,一手不断的捡起小石头扔进溪水中。

    每扔一颗小石子,秦冰都会气呼呼的嘟囔一声,似乎全部都是在骂南知秋。

    “混蛋南知秋。”

    “色心不改。”

    “花心大萝卜。”

    ……

    缓缓地,一阵脚步声接近了。

    只见,是南知秋找到了这里,并在走到秦冰身侧后,缓缓蹲了下来。

    “老婆,还在生气啊?”南知秋扭头看着秦冰俊俏可人的侧脸,开口问道。

    “没,我才不生气,某些人根本不值得我为他生气。”秦冰撇着小嘴,一脸傲娇的说道。

    南知秋挠了挠头,开口解释道:“我昨晚来的时候,真的以为床上就你一人,不知道赵月也在。”

    “人你都抱了,你会不知道有两个人在?”秦冰表示完全不相信。

    “那是因为后来睡得太熟。”

    “切,鬼才信你,再说了,就算后来的不算,你进来的时候,以你的本事,会感受不到赵月的气息?”

    还真别说,这一点秦冰是真的冤枉南知秋了,昨晚的南知秋心怀鬼胎,一心只想着钻被窝,根本就没有分神去感受气息。

    看秦冰还在生气,而且根本没有听解释的意思。

    南知秋已是左思右想了片刻,笑着说道:“老婆,你穿的太单薄了,来,把我的外套披上。”

    说着,南知秋已是脱下了外套,给秦冰披上了。

    哪曾想,秦冰又随手将外套拉开,扔到了一边:“我有神女之泪项链,穿什么都不会冷。”

    南知秋为之一愣,那神女之泪可以自由调节周围温度,他把这茬给忘了。

    说起神女之泪,秦冰似是想起了什么,已是扬手将神女之泪取了下来,并递到了南知秋面前:“这个还给你,我不要了,你可以把它送给你的新欢,或者怎么样都行。”

    “老婆,别闹了,我哪有什么新欢。”

    “你不是整天想着左搂右抱的吗?怎么会没有新欢?”

    南知秋立刻举起了手:“老婆,我可以发誓,左搂右抱这种事,我真的只是想想而已,可从来没有真做过。”

    “想想而已?那不还是有想法吗?”

    “圣人说,思想是自由的,我就是随便想一下而已,不过我保证,想得最多的就是老婆你。”南知秋一本正经的说道。

    秦冰盯着南知秋看了半天,然后,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站起身来,朝着住处走去了。

    只不过,南知秋看到她又重新戴上了项链。

    心头一喜,南知秋快步追了上去:“老婆,你原谅我了?”

    “哼……只是觉得你还算诚实,再给你一次机会罢了,下不为例。”

    “老婆大人万岁。”

    “去你的,你才万岁呢,我永远都是十八岁。”

    “不说这些了,我饿了,老婆,这儿哪有吃的?”南知秋乐呵呵的问道。

    秦冰白了南知秋一眼,无奈的说道:“就知道吃,跟我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