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委屈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终于,南知秋宛若死神一般,走到了史统身边。

    他低下头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史统,手指一弯,那点点幽火已是掉落下去,并粘附在史统腹部的衣服上。

    这一次,火焰并未蔓延,而只是缓慢的烧着。

    一点一点的,吞噬掉了史统的整具身体。

    这个过程持续了长达半小时,期间,史统不断的惨叫着,求饶着,南知秋却只是默默地看着,完全无动于衷。

    末了,南知秋收起兵器,用真气冲刷掉兵器之上沾染的污秽,并收入战神魔方之中。

    幽火烧毁的人,连尘埃都不剩下。

    这个包厢中,仿佛原本就不存在除南知秋外的其他人一样。

    其实,就算留下尸体也无所谓,邱轻语自有办法处理后果。

    ……

    晚间八点左右,南知秋按照邱轻语发给他的地址,来到了一栋小区居民楼下方。

    只见,在那昏暗的小道上,正停着一辆火红色的跑车。

    邱轻语依靠着车身,手里拿着一罐啤酒,不断的往嘴里灌着酒。

    南知秋缓步走了过去:“给我也来一罐。”

    邱轻语从口袋中摸出车钥匙,按了一下。

    汽车玻璃自动打开了。

    “在车座上,自己拿吧。”

    南知秋探手进去,拿出一罐啤酒,喝了两口。

    抬头望着居民楼,南知秋随口问道:“这是梦雨的家?她住几楼?”

    “四楼。”

    “为什么不上去?”

    邱轻语微微低下了头,红色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侧脸,她的手指微微用力,将啤酒罐整个捏扁了。

    “都怪我的大意,险些让她**,那丫头说,她不想再继续做艺人了。”邱轻语发出低沉之声。

    邱轻语知道梁梦雨有多么喜欢这份工作,之前又是有多么的努力,所以,她也能理解,梁梦雨说出那句‘不想再做艺人’的话时,究竟是有多么的伤心和不舍。

    “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两个混蛋想方设法的去侮辱别人的梦想。”南知秋沉声说道。

    “是啊,我原本以为我已经足够警惕了,觉得我把梦雨保护的够好了,但是今天,要不是你回来了,我真的无法想象梦雨会受到多么大的伤害。”邱轻语扬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无比自责的说道。

    南知秋喝完啤酒,随手将罐子抛到附近的垃圾桶中:“轻语,你也无需太过自责,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就不会在黑龙学院久待,有你陪梦雨一块去参加宴会,对方也就不敢造次了,这个世界上,各种事情都是环环相扣的,硬要去深想的话,我是不是也要自责一番呢?”

    言罢,南知秋扬手拍了拍邱轻语的肩膀:“别多想了,走吧,咱们一起去看看梦雨。”

    “我就不去了吧,她现在最需要的应该是你。”

    “也罢,那我就一个人上去了,梦雨住在四楼哪一户?”

    来到四楼,南知秋站在四楼东户门前,扬手敲了敲房门。

    咔嚓……

    房门打开了,出现在南知秋面前的人并非梁梦雨,而是一名面容慈祥的中年女子。

    “小伙子,你找谁?”梁贵芳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问道。

    “阿姨,梦雨在家吗?我是她的朋友南知秋。”南知秋微微一笑,说道。

    “南知秋,你就是南知秋?快进来坐。”梁贵芳慈祥的笑着,将南知秋领进了客厅。

    请南知秋坐在沙发上之后,梁贵芳又倒了杯开水给他。

    “谢谢,阿姨认识我吗?”南知秋接过水杯,笑着问道。

    梁贵芳坐在南知秋面前,笑着点了点头:“我家梦梦经常说起你。”

    “她是如何说我的?”

    “说你是个正直又热心的大哥哥,还说要不是遇到了你,她的梦想可能就实现不了了。”

    “我只是帮她牵了根线而已,后面的成就,可都是她自己努力创造的。”南知秋笑着说道。

    梁贵芳扭头看了看女儿的房间,已是缓缓低下了头:“那孩子呀,打小就特别努力,梦梦是个没爸的孩子,她爸在我生下梦梦的时候,就抛弃了我们母女二人,梦梦跟我姓,我们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受了半辈子的苦,梦梦从小就特别要强,还说等她长大了,一定会挣很多很多钱,让我享福……”

    南知秋轻轻的放下了水杯,认真的聆听着。

    只听,梁贵芳继续说道:“梦梦是我活下来的支柱,也是我的骄傲,她一直都很懂事,所以她长大后的任何选择,我都支持,她真的很喜欢表演,喜欢向别人展现自己的优点,后来,她终于梦想成真了,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替她开心,只是,她为了工作废寝忘食,又不免令人担忧她的身体。”

    说着说着,梁贵芳抬起头来,看着南知秋,认真的说道:“我的女儿喜欢现在的工作,无比喜爱,但她今天回家,却跟我说,她不再继续做艺人了,我能看出来,她受了委屈,受了伤害,因此而害怕了,退缩了,她不跟我说原因,应该是怕我担心吧,小南,你跟梦梦是同龄人,共同语言比较多,也便于说心里话,阿姨想让你去陪她聊聊,顺便你也帮阿姨带句话,无论她日后走怎样的路,我都无条件的支持她,让她在做出选择时,不要因我而顾虑什么。”

    “好。”南知秋点了点头,已是站起身来,朝着梁梦雨的房间走去。

    站在门口,南知秋敲门问道:“梦雨,睡了吗?”

    “还没。”梁梦雨正坐在床上,看着剧组的照片,回忆着什么。

    “那我进来了。”说着,南知秋已是推开了房门。

    “别,等一下……”梁梦雨话还没说完,南知秋就已是走了进来。

    只见,她连忙慌慌张张的将照片藏了起来。

    “别藏了,我都看到了。”南知秋关好房门,缓步走到梁梦雨身边,很随意的坐在了那可爱的小花床上。

    环顾四周,南知秋打量了一番梁梦雨的房间。

    只见,房间中挂着一串串装饰品,有千纸鹤、小纸船、玻璃风铃等等。

    床头柜上则摆放着各种玩偶,水晶球,音乐盒之类的小玩意。

    整个房间呈淡粉色,格外的温暖可爱,还真像是活泼小姑娘的房间啊。

    “心情好转一些了吗?”南知秋笑着问道。

    梁梦雨抱起一旁的毛绒熊,遮住了半边脸,发出轻微的声音:“你怎么来我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